60 光谱探照测量仪

她走得很快,但他还是能看见她脸上的神色,那是小白兔见了大灰狼的神情,惊慌失措。

前天她还笑着跟他打招呼,一天不见,简直变了个人似的。

他朝她住处的院子门口看了一眼,宋老头并不在那里。

路上也没有别的行人。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他慢慢地跟在张氏后面,走了一段路,直到一个岔路口才分开,朝铁匠铺的方向走去。

到铁匠铺时,店铺还没开张。

从铁匠铺的后门进了店铺里,铁匠铺其他人都还在熟睡。

冶炼房里,炉火依然在缓缓地冒着青色火苗,熔炉的旁边放着一堆肥龙找来的那堆矿石。

他走到这堆矿石旁边,拿出手机,捡了其中一块,打开手机,打开“特殊功能”的文件夹,选择了其中一个名为“光谱探照测量仪”的应用,点击打开。

一阵扫描仪器的机轴转动的声音响起,一束不停变化着色泽的光束从手机背面的摄像头中照射出来,在矿石的表面来回扫描。

不一会,手机屏幕上便慢慢构建出一幅立体3D的矿石形状图,随着扫描的深入,3D图渐渐被着上各种颜色。

屏幕的旁边,列出了各种颜色所代表的元素和化学物质。

红色:辉石(34%);白色:二氧化硅(28%);灰色:二氧化锰(30%);黑色:三氧化钨(6%)……

不一会,屏幕上弹出一行文字“其余成分约占3%,较为复杂,全部扫描分析可能需要较长时间,需要继续分析吗?”

甄命苦点击了停止扫描的选项。

这时,身后响起尉迟敬德的声音:“可想出什么办法了?”

甄命苦将手机揣入怀里,转过身看着门口的尉迟敬德,笑着说:“正在想。”

“别忘了你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

“我知道。”

尉迟敬德眼睛盯着他身后那一小堆熔炼失败的乌黑矿渣,说:“柱子说你这些天一直在想办法熔炼这些厌火矿,这东西虽然不属于官府管制的范围,不过私自采挖矿石可是触犯刑律的。”

甄命苦不解地问:“莫非帮主你要将我告上官府?”

尉迟敬德失声而笑:“你是我矿帮的人,把你告上官府对矿帮有什么好处,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一下,免得你到时候连自己触犯了律法锒铛入狱还不知道所为何事,其实从我祖师爷那一辈人开始,就在寻找熔炼这种厌火矿的方法,可惜始终无法找到诀窍,我可不相信有人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找到熔炼的方法,我劝你还是另寻他途吧。”

甄命苦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熔炼不了,一种方法不行,换一种也许就能行了,对了,我这几天可能有别的事要忙,可能不能每天来报到了,想跟你请个假。”

尉迟敬德无所谓地说:“你来不来铁匠铺报到我不管,但一个月后你要是交不出我要的东西来,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

当甄命苦怀里抱着一个刚刚打造出来的古怪铁箱子从尉迟铁匠铺里出来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

洛阳大街两旁的商铺陆续关门了。

甄命苦随便在路边摊上买了几个香喷喷的肉包吃下,填饱饿了一整天的肚子,转身进了一家正要打烊收工的文房四宝店。

“老板,你这最好的纸怎么卖?”

“上等竹纸,一两纹银三尺,普通桑皮纸,一两纹银十尺,劣等麻纸一两纹银三十尺,请问客官想要哪一种?”

甄命苦差点没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虽然不知道这上等竹纸是什么模样,单看这价格就已经快要赶上一匹丝绸了。

“什么纸这么贵?”

“不算贵了,本店是百年老店,家里世代造纸为生,做买卖讲究的是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整个洛阳,本店的上等竹纸是首屈一指的品质上乘,制作工艺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客官在别的地方买不着,也算您来得早,不然等那些读书人来了,只怕您想买也买不到了。”

掌柜的一边介绍,一边拿出他所谓的上等竹纸出来。

比起二十一世纪细腻光滑的铜版纸来,这所谓的上等竹纸用来擦屁股都嫌粗糙。

连所谓的上等纸都是这种质量,更何况那些下等纸质了,甄命苦别无选择,只好买了二两银子上等竹纸,让掌柜的裁切成数十张跟超世代手机一般大小的纸张,包装好,这才出了店铺。

……

出了店铺,甄命苦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要到张氏收摊的时间,抱着一堆东西,朝城南洛河的方向走去。

洛河边的张氏豆腐摊上,豆腐摊也已经收拾完毕,早已不见了张氏那熟悉的身影。

看着空荡荡的摊档,甄命苦莫名有些失落,坐在河堤上静静地发了会呆,接着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回家。

……

洛阳大街上,路上行人行色匆匆。

街道两旁每个百米远的地方就竖着一个官府告示牌,上面贴着一些通缉犯和一些被处决犯人的画像,除了性别是唯一能确定的特征以外,就算犯人本人站在画像前,也没人能认出来。

除了这些画像之外,其他都是一些歌功颂德,粉饰天下太平,百姓丰衣足食的官府告示。

平时甄命苦对这些告示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不过今天路过其中一个告示牌时,他却突然停了下来,倒退了几步,回到告示牌前,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告示牌上,贴着一张用上等竹纸书写的帮会告示。

上面写着:“盐帮悬赏:若有能提供两个月前被抢漕运官银线索者,赏银一千两。”

一千两银子,按照洛阳的房价,这是一座大宅子的价钱,等于是中乐透了。

他盯着这张告示看了一会,接着伸手将这告示撕了下来,揣入怀中。

这时,告示牌上显露出一张原本被掩盖着的官府告示来。

那是一张画有两个人头像的劣等桑皮纸。

头像的下面写着“拐卖妇女儿童,罪大恶极,按律当诛”,从上面所署的日期来看,这两人已在前天下午壬时处决。

甄命苦扫了一眼,没怎么在意,正要转身离开,却停了了下来,朝告示牌后面的一条巷子里望去。

巷子里是一排食品和米铺,其中一间最大的“五粮王”店铺门口一棵大树边,拴着一头黑色小毛驴。

他一眼便认出了这头小毛驴,眼中闪过一丝好奇,犹豫了片刻,转身朝那头小毛驴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