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神器在手作弊不愁

巷子里是十几间粮食铺和杂货铺,其中一间挂着“五粮王”牌匾的店铺里,一个婀娜曼妙的女子身影正站在店铺里的柜台前,背对着店铺门口,将一串铜钱放在柜台上,指着柜台里面的其中一个盛放着黄豆的箩筐。

一名四五十岁,满口黄牙,肚大肠肥的中年人,站在她的身边,嘴里喋喋不休地在跟她说着什么。

肥胖中年男人身上穿着丝绸锦缎,显得福贵光鲜,远不是一般的店铺伙计所能比拟的,就算不是店铺的老板,也是个掌柜一类的人物。

他脸上的热情笑容绝对不是一个不愁买卖的粮店掌柜应该有的。

身材婀娜的女子始终沉默着,手里拿着一个空口袋,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那掌柜模样的肥胖中年人说着说着,手便开始变得不规矩起来,先是献殷勤般地将她手里的空口袋夺了过去,递给柜台里面的小伙计,乘着机会抓着她的一只手,轻轻摩挲着,肥硕的身体开始慢慢往张氏身上靠。

女子被迫朝柜台的角落方向躲闪。

最后无处可躲,那胖子终于跟她的身体紧紧靠在了一起,一只肥猪手揽在了她的纤腰上,并慢慢地朝她翘臀上滑去。

没等他的意图得逞,店里的伙计已装好的半袋黄豆,放在柜台上,那女子一把抓起袋子,转身逃也似地跑出了店铺外,将半袋黄豆放在驴车上,牵起小毛驴,匆匆离来。

那肥掌柜从店里追了出来,朝张氏的背影大声说道:“张老板娘,若是有什么困难,记得随时可以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

他那张油光满面的脸带着一丝胸有成竹的奸笑,看着那女子匆匆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嘿嘿,你骗不了我的,生意那么好,进的货却一天比一天少,这世上可没有不要本钱的买卖,迟早你会有求我的时候。”

说完,转身进了店里。

……

张氏刚走不久,甄命苦便从一颗大树后走出来,看了那五粮王的胖掌柜背影一眼,眉头皱了起来。

接着走进了旁边的一件杂货铺里。

“客官,需要点什么?”

“我有件事儿想问你一下。”甄命苦将一钱碎银子递到杂货铺店小二的手里,店小二脸上乐开了花,忙说:“客官您请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

大概半个时辰后,甄命苦扛着满满一麻袋东西从店里走出来。

店里的伙计热情地将他送出门口,看着他离去,脸上乐开了花,对方只是问了几个问题而已,就给了他快半两的银子作为咨询费,都快赶上他半个月的工钱了,嘴里喃喃说道:“第一次见这么古怪的客人,别人的事他打听那么清楚干吗?莫非是要绑票?不过隔壁家冯掌柜可没什么钱,这条街谁不知道冯掌柜的钱都被家里一毛不拔的母老虎给管着呢,想从他身上捞钱,我怕你一个铜板都捞不着……”

他自言自语着,转身进了杂货铺。

……

甄命苦经过张氏住处的门口时,刚回到家不久的张氏正挑着两个木桶从她住处的院子里出来,他跟往常一样跟她点头示意,她却像是根本不认识他似的,低着头挑着水桶匆匆转身走了。

他自讨了个没趣,也没多在意,回到了家里,拿出刚才买回来的竹纸,掏出手机,开机进入系统后,选择了其中“特殊功能”文件夹,找到其中“打印”的应用程序,点击打开。

手机开始发出一声机轴转动的声音,手机的屏幕突然朝两边分开,变成一个宽度跟宇文晴4纸一样的长方形,接着屏幕慢慢地往上伸出,露出一条微小的缝隙。

甄命苦将其中一叠剪裁好的竹纸塞进里面,选择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打印材料,按下“打印”的案件。

竹纸慢慢地从缝隙中滑过,从另一端出来时,上面已经打印满密密麻麻的文字。

手机打印着材料,甄命苦坐在一旁等待着,看着打印出来的资料发呆。

“我没得罪她吧?”

“肯定又是那小子占她便宜占得狠了,连我一起讨厌上。”

“这个小淫.虫!已经不是第一次连累我了,每次占便宜的是他,屎盆子却扣我头上!”

他自言自语着,桌上的手机已经将他所需要的材料打印完毕。

拿起这厚厚的一叠材料,随手翻查了一下,这里大部分是他打印出来的技术论文。

他最后从这些打印资料中抽出一张彩印图片来,上面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站在一家破旧的庭院里,弯腰将一袋黄豆倒进水桶中的图片。

图片虽小,却异常清晰,能一眼看出图片里面的人,正是豆腐西施张氏。

当初设计时,他选用这单成本就要上千元的微长聚焦镜头,本来还担心会不会太下本,现在看来,加上这镜头,几百米外的人都能拍得一清二楚,简直成了偷拍者的必备神器了。

他这么想着,站起身,拿起从铁匠铺带回来的铁炉子,走出屋外。

……

入夜。

一阵诱人的奶香从甄命苦院子里飘了出来。

甄命苦坐在院子里,面前一堆柴火烧得正旺,浓烈的奶香,正是从火堆里飘出来的。

他身边放着一张案台,上面有许多揉好的面团,还有散落一桌的鸡蛋壳,奶酪是他从杂货店买回来的,此时已被调成了奶昔,盛放在盆里。

除此之外,桌子上的盆子里还有一堆烧焦的东西,一看就是失败的试验品。

他的脸被烟熏得如同煤堆里爬出来的矿工。

他看着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是一个电子计时器,他自言自语着:“十五分钟,中等火候,应该不会再烧焦了吧?”

这时,计时器上的倒计时刚好结束,他立刻扒开烧得正旺的柴火,露出他专门让铁匠铺的匠师制作的铁制烤炉。

打开烤炉的盖子,登时奶香四溢。

箱子里面,被烤得金黄的糕点诱人的卖相,预示着在不下十次的失败之后,终于被他摸索出了用自制烤炉烘烤出西式糕点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