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悲剧了,文件损坏?

卧房亮着昏暗的油灯,鼻青脸肿的杨侗正躺在甄命苦新买不久木床上,宽大的木床对他来说,空间显然还不够开阔,他呈大字型一字摊开,用对角线的睡姿,霸占了整张床。

不时地听见他的梦呓:“张姐姐,你一定要等我长大啊……”

屋顶上,甄命苦半卧在斜屋瓦上,面对着张氏住所的方向。

几百米远处的张氏房间里早已没有了灯光,她的房门紧紧地关闭着,院子里静悄悄的,里面静静地站着一头小毛驴,离小毛驴不远的地方,是一桶正在浸泡中的黄豆。

这一切都表明张氏正好好地在房间里熟睡着。

他从怀里掏出那台从牡丹仙子身上偷回来的超世代手机,轻轻按下了手机的电源键。

屏幕并没有亮起开机画面。

他用力地晃动手机,十分钟后,再次按动手机的电源键。

“叮咚……”

一阵悦耳清脆的开机铃声响起,手机的高清屏幕亮起了那熟悉的金发手机品牌LOGO。

一个金光灿灿的金元宝,没有比这更俗的登陆界面了。

这个由中国第一暴发户金大发设计的金元宝LOGO,山寨品牌之中的战斗机,此时显得格外光彩夺目。

甄命苦脸露狂喜之色。

随着开机声的响起,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手机就进入了系统界面。

配备了金大发花了几千万专门定制的高性能处理芯片,再加上最简优化的系统,超世代的开机速度不可能不快。

系统界面是一个用户登陆提示。

甄命苦将大拇指轻轻地按在屏幕上,从手机里传来轻微的震动,一条扫描光束从屏幕上闪过,进入系统桌面的声音响起。

手机的启动由一块指纹识别芯片控制,一旦程序固化,手机的登入只能有手机的持有人更改使用权限,若被人为暴力拆解,手机系统数据将被自动损坏,无法启动。

这是专门为一些喜欢拍私密照片的用户设计的认真功能,有了这台手机一千两百万像素的照相机,用户可以随心所欲地拍摄任何私密的,性感曝露的照片或视频,而不用担心会发生艳照门一类的泄露事件。

这台手机测试激活的时候,甄命苦已经将手机的使用权限更改为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使用。

所以就算牡丹仙子不小心触动了手机的电源键,最多也就让屏幕亮起来,却无法进入系统,对她来说,这手机只是个能发光的珍稀宝石。

只不过这种发光屏幕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已经是震撼至极的宝贝了,难怪她会天天将这手机揣在怀里,寸不离身。

也许是想起了从牡丹仙子怀里偷出手机时的情形,甄命苦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想起她的怀里竟然能藏下一部4英寸的手机,这尺寸,没有F也有E吧?

他发了会呆,将这些无聊的念头从脑中甩开,将注意力转移到手机屏幕上来。

看见熟悉无比的系统桌面和桌面上五花八门盗版软件图标,甄命苦脸上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接着打开手机的设置界面,搜索了一下网络信号。

不出所料,手机没有任何信号。

又试了一下其他的功能,他点击了屏幕上的其中一个图标,进入了应用程序的界面。

4英寸大小的高分辨率屏幕上,密密麻麻地摆放着数十个分类明确的文件夹。

电影,音乐,图片,游戏,测量工具,生活常识,野外生存,科技论文,时尚杂志,诗词歌赋,特殊功能……等等,包罗万象。

山寨的功能加上机皇的性能,让这款手机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手机中战斗机,是他设计这款手机的设计初衷。

他打开“医学论文”文件夹,翻了十几页,终于找到了一个名为“真菌感染临床治疗与研究”的论文,点击打开……

……

天边亮起了鱼肚白。

甄命苦揉了揉疲惫的双眼,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坐起身来。

他朝对面几百米远处的张氏家里看了一眼,张氏的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亮起了油灯,昏暗的灯光从窗口中透了出来,隐约能看见张氏那苗条婀娜的身影在房间里忙碌着。

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钟,马上就要到张氏开档的时间了。

关闭了“真菌感染临床治疗与研究”的程序,将手机切换到待机状态,他这才站起身来,下了楼去,走到水缸边舀了勺水,洗了下脸,让脑子稍微清醒了过来,转身进了屋里。

房间里那舒适的大床上,杨侗还在呼呼大睡,嘴角流涎。

甄命苦皱了皱眉头,要不是这家伙死皮赖脸地要跟着他回家,他昨天晚上也不至于要在屋顶上躺一夜,正要上前掀了他的被子,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嘴里自言自语着:“杨侗?杨侗?……”

说着,从怀里掏出手机来,进入界面,在一堆文件中找到了“历史类”那一项。

刚点击,一项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程序闪退。

紧接着,传来系统报错的声音,弹出一个提示方框来,“文件损坏,请重新安装!”

甄命苦愣了一下,点击了确定后,重新回到桌面,再次点击。

出现同样的错误提示。

试了几次之后,他终于确定,这个平时几乎用不上,但在如今却是这台手机上最有实用价值的历史电子书籍,竟然因文件损坏,无法使用了。

这个能让他未卜先知,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作弊神器,竟然遭遇文件损坏这种悲剧。

不能用就是不能用,文件损坏,就算神仙也没辙,除非他能连接上网络,从网络下载程序重新安装。

甄命苦叹了一口气,一脸郁闷地将手机揣回兜里,走到床边,抓住被子的一角,用力一掀……

……

好不容易打发了赖床不肯走的杨侗,让他骑着马回去了,他这才出了院子,关了门,准备出门。

刚关上门转过身,就见张氏牵着小毛驴,车上载着热腾腾香喷喷的两桶豆浆从他屋门口走过。

“早。”他笑着打招呼。

这几天他每天都在这个时候出门晨练,张氏也正好在这时间出门,两人总能不期而遇地碰上。

他总是这样很随意地打个招呼,尽量不让她感觉到不自然。

每次张氏都会转过头看他一眼,微微一笑。

只是今天的张氏有些奇怪,她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脚步加快,逃也似的从他门口走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