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金发手机厂

甄命苦坐在床边,跟往常一样剥着橘子,床上的病人头上已经被蒙上了白布。

“说好今天带你去买衣服,你一声不吭就走了,可是你自己不要的,别说我不给你买。”

“今天的橘子比昨天的甜,我都费事给你剥了,自个吃,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做事一点交代也没有,你可太省心了,没牵没挂是怎么着?”

“说好带个女朋友给你看看的,你这一走,我上哪找你去……”

“还托梦呢,你敢再不靠谱一点吗?”

“上去了就好好的,找个女朋友把自己给处理了吧,别老想着以前的那个女明星了,人家都嫁给富豪了,虽然离了,但菜已经不是那菜,天底下好女人多的是,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有事没事别老给我托梦,我正做好梦呢,尽让你给我搅和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我找个女朋友带来给你看看,没办法,谁让我没钱没本事,也不能随便找一个敷衍你,只要随缘了。”

“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了,你没事担心你自己就行了,我跟你一样,没太多的欲望,所以走不了邪门歪道,你以前常跟我说什么生死是自然的轮回,生不可喜,死无可悲,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放心,我会笑着送你走的,不枉你这么多年带我玩了这一程对不?”

护士长和几个和甄命苦相熟的护士,都守在病房门口,听见里面终于传来断断续续的呢喃,一直说了将近一个小时,甄命苦才从里面出来,跟往常并没有两样,像平常一样跟门口的护士们打招呼。

“姐,麻烦你们送我叔出去吧,我去给他买套像样点的衣服。”

……

送走了他叔,甄命苦的生活渐渐地走上了正轨。

每天工厂,公车,宿舍,两点一线,以前为了方便照顾他叔的房子也退了,直接住进了工厂宿舍。

散工也没打了,时间充裕了许多,他重拾了书本,为了成为工厂里的一名电子设计工程师努力。

他所在的工厂是生产山寨手机的,最近在招收产品设计人员,只要通过了工厂的内部考试,有在工厂生产线上三年以上经验的工人都有资格参加公司的设计培训。

一心钻研专业技能书籍,他已经很少去相亲了,经过那么多次的失败经验,对于娶老婆,他并没有太多的奢望,该有的时候总会有的,一切随缘,强求不来,再加上他叔刚走不久,他觉得这事可以缓缓。

今天是工厂考试的日子,甄命苦早早地起来吃了早餐,来到了考试地点。

监考的是他们的车间主任李贺,一个狐假虎威的老板小舅子,没什么真才实学,却喜欢充大尾巴狼,大条道理训人,每天寸手不离地拿着一条破轮胎剪成碎条后绑在一起做成的皮鞭,每天吃饱了就在流水线上来回巡视,见谁开小差偷懒,就在人屁股上来一下子。

尤其喜欢征对女员工,全厂女员工没有不讨厌他的,暗地里都喊他人鞭。

人鞭对员工刻薄是众所周知的事,厂里几乎所有人都被他抽过鞭子,唯独一人例外,那就是甄命苦。

从来没有人见他当着那么多员工的面拿鞭子抽甄命苦,没人知道为什么。

虽然甄命苦脸上有一块疤,初见面时,可能会觉得有些可怕,但跟他相处久了,都知道他是一个脾气好得出奇的人,进工厂快五年了,还没有人见过他跟别人红过脸,吃了亏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倒像是一个没心没肺,从来不知道愁是什么滋味的人。

有跟甄命苦熟的人都问甄命苦为什么人鞭不敢抽他,甄命苦只是笑:“凭我的技术,抽谁也不能抽我啊。”

工友们见甄命苦进来,都纷纷跟他打招呼,只有监考的人鞭很是不屑地瞟了他一眼,鼻哼一声。

甄命苦跟几个一起工作了几年的工友打了招呼,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试卷发下来,甄命苦粗略看了下,卷子上的题没有一道是跟产品设计有关的。

“山寨手机的生命线是价格低廉,功能强大还是质量过关,是否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山寨手机的以下特点中,你最看好哪一个,超大储存容量,超大屏幕,续航能力强,多卡多待,电子书阅读,视频功能,摄像录音功能,太阳能充电功能,运动充电,智能系统。”

“论述山寨手机与手电筒,打火机,吹风筒,汽车模型之间的联系。”

“假如让你设计一台山寨手机,你会将它设计成什么样?”

甄命苦第一次做这样古怪的试卷,不过他答得很认真,答了满满一张试卷,交了上去。……

第二天上班,厂长金大发将他叫到办公室。

金大发是个将近三百斤重的大胖子,连办公室的椅子都是为他特制的,全中国的商场都买不到这型号。

跟他的名字一样,他喜欢金灿灿的东西,特别是黄金,他说黄金代表了高贵,皇家的气派,所以,除了脖子上挂着跳手指粗的金链子,手腕上戴着一块金灿灿的劳力士外,据一些知情者透露,他连套套都喜欢选用金色的。

肥仔短裤,夏威夷衬衣配白袜皮凉鞋,风格绝对是这个高科工业园区里独树一帜的。

金大发既是厂长,也是金发手机品牌的创始人,是少数最早做山寨手机起家的其中一人,曾经有财富杂志对他的财产进行了估价,他的身家保守估计至少在十亿以上。

当初工厂招人时,金大发是最后一轮面试官,甄命苦进来后,他只问了一句:“别人都说我是暴发户,你看我像吗?”

甄命苦连想都没想就说:“像,没有人比你更像了。”金大发哈哈大笑,当场录取了甄命苦,给他开了两千五的底薪。

后来甄命苦才知道,金大发的口头禅就是“我就是暴发户,没见过吧小样!”

对甄命苦来说,金大发是他的恩人,在他最需要钱付他叔医药费的时候,开口问金大发预支两万块工资,金大发二话不说,从包里取出四万,拍到桌子上,说:“我金大发最恨忘恩负义的人,既然受了我的恩,你就给我卖命干,亏待不了你!”

甄命苦在他厂里一干就是五年,金大发从来没跟他提过加工资,金大发也从来没给他加过工资。甄命苦走进厂长办公室时,金大发嘴里正叼着雪茄,看着甄命苦的笔试试卷,听见甄命苦进来,他连头都没抬,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