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带着死神的邀请函冲进了协约联盟那尚未扎好的大营内,无数的协约联盟士兵,在马蹄下颤抖,在马刀的锋芒下哭泣。不过,流下的不再是眼泪,而是一滴滴融入大地的鲜血。

一颗颗的首级,不停的飞上天空,失去脑袋的尸体脖颈处,非常愉快的喷洒着鲜红的血液。诺大的军营里,尸体已经铺满一地,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使得大营里面的场景更加悲惨。

可是,骑兵依旧在四处的冲杀着,依旧在造就恶魔的恐怖。在数千骑兵的马蹄之下,无数的尸体被踏为肉泥,数不清的生命被踏穿胸膛,缓缓的走向死亡。

罗成看着眼前的这个大营已经被自己**的不成样子,之后,果断的下令撤退了。再不跑就完蛋了,没看见协约联盟的士兵都特么的被*的集合到一块了吗?虽然,自己的骑兵并没有损失什么,但面临着严密的步兵阵型,自己要是真敢冲,回去之后,老大绝对又该打发自己去烧火了。

这些可不是自己想做的啊,所以,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是撤退吧。再说了,现在自个的老大都已经开始大规模的使用骑兵部队了。作为冷兵器时期的陆战之王,自己目前麾下的五千骑兵终于不用再天天押送俘虏了。

如痴率领骑兵作战的机会,干嘛不干啊。说到底还是骑兵爽,拉着步兵跑半天你也未必见到敌军。就像现在,自己都要撤退了,还没见步兵的影子呢。

骑兵不动如山,压得人喘不过来气;动如脱兔,冲锋的速度非人力所能抵挡,跑路的时候,累死人也追不上!罗成带着六千骑兵,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大营。协约联盟的人看见敌人的骑兵终于走了,一个个哭的不得了。

这个时候,还是先想想怎么安慰自己受惊得小心灵吧,要不要找自个老大要些精神损失费?追击突袭的敌军?傻帽才会去追杀敌人的骑兵,再说了怎么追啊,莫不是你认为咱们一群靠两条腿跑路的人能够追上靠战马四条腿跑的骑兵?

敌人走了,现在大家伙先收拾下自个的大营吧。营地里面到处都是残肢断臂,人头乱滚,就连饺子馅都有着不少呢。再不收拾一下,大家伙晚上总不能睡在尸体里面吧。而且还得赶紧把大营扎好,万一对面的那群恶魔在突然回来怎么办,没有营寨阻挡,大家都有可能死去。

看着眼前的这死尸遍地的大营,协约联盟的五位大佬,一个个脸黑的不得了。太欺负人,实在是太欺负人,就知道欺负俺们没有骑兵,有种咱们就光明正大的好好干一架,靠骑兵偷袭算什么英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