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投石车的巨大威力,萧晨那可是心里直澎湃啊!这投石车简直就是冷兵器时期的大炮啊,看着实在是太尼玛的带劲了。这以后,必须得多多的造投石车啊。哼哼,等小爷整上上万架投石车,特么的看谁不爽就用石头砸他,砸到他彻底的跪倒在地。

随着步兵方阵的临近,弓箭手在一百八十步左右就停了下来,数千名刀盾兵扛着大盾保护着弓箭兵。在安全得到很好的保护之后,弓箭兵们就将一根根箭枝倒插在地上,然后拉开接好弓弦的桦木弓,搭上箭,做好了准备。

“弓箭兵,预备!放!”随着射击的号令下来,准备好的弓箭兵们,立马将弓上搭好的箭枝,朝着协约军大营射了出去。

没有巨石那样超乎寻常的震慑力,但密密麻麻,遮挡了一片的天空的箭枝,依旧是那样让人发麻。近万的箭枝,哗哗啦啦的从天空上洒在协约军大营内的士兵头上。顿时,箭雨落下的地方直接四处散乱的插满了箭枝,就好像一个小小的树林一样。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的尸体不停的从身躯内渗出着鲜红的血液,汇集一条条的小血溪,配上如林的箭枝,就好像异界版的大自然场景一般。

一波箭雨直接使得协约军方面减员了上千人,比之投石车那看起来超牛叉,但伤害却就那么一点那是强力了不少。虽然,没有投石车的震撼,但这种越是不怎么震撼人的东西,造成的伤害越大。

一波箭雨之后,很快,第二波也来到了协约军的头顶上。又是一阵密密麻麻的箭枝,又是一场血淋淋的伤亡,又是一片片变成刺猬的尸体。一切都是那么的残酷,战争,永远让人心悚的词语。

等到步兵来到一百步远的时候,后面的投石车就不再继续攻击了。而弓箭兵则继续在刀盾兵的掩护下,向前方移动了不少距离,继续向着敌军的大营进行着攻击。

这个时候,协约军的弓箭兵也开始发动攻击了。协约军的弓箭兵不是很多,不过也有七千的弓箭兵了。顿时,同样是密密麻麻的箭枝也洒落到盟军士兵的头上。咳咳,谁也没心思去数天空上的箭枝嘛,反正很多就是了。

不过,在密麻的箭雨,对于拥有着刀盾兵手中步兵大盾的遮挡下,压根就没造成多少的伤害。当然,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倒霉蛋。七千多的箭枝,总会有那么一些箭从盾阵的缝隙中钻下去,然后直接射到士兵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