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投石车的巨大威力,萧晨那可是心里直澎湃啊!这投石车简直就是冷兵器时期的大炮啊,看着实在是太尼玛的带劲了。这以后,必须得多多的造投石车啊。哼哼,等小爷整上上万架投石车,特么的看谁不爽就用石头砸他,砸到他彻底的跪倒在地。

随着步兵方阵的临近,弓箭手在一百八十步左右就停了下来,数千名刀盾兵扛着大盾保护着弓箭兵。在安全得到很好的保护之后,弓箭兵们就将一根根箭枝倒插在地上,然后拉开接好弓弦的桦木弓,搭上箭,做好了准备。

“弓箭兵,预备!放!”随着射击的号令下来,准备好的弓箭兵们,立马将弓上搭好的箭枝,朝着协约军大营射了出去。

没有巨石那样超乎寻常的震慑力,但密密麻麻,遮挡了一片的天空的箭枝,依旧是那样让人发麻。近万的箭枝,哗哗啦啦的从天空上洒在协约军大营内的士兵头上。顿时,箭雨落下的地方直接四处散乱的插满了箭枝,就好像一个小小的树林一样。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的尸体不停的从身躯内渗出着鲜红的血液,汇集一条条的小血溪,配上如林的箭枝,就好像异界版的大自然场景一般。

一波箭雨直接使得协约军方面减员了上千人,比之投石车那看起来超牛叉,但伤害却就那么一点那是强力了不少。虽然,没有投石车的震撼,但这种越是不怎么震撼人的东西,造成的伤害越大。

一波箭雨之后,很快,第二波也来到了协约军的头顶上。又是一阵密密麻麻的箭枝,又是一场血淋淋的伤亡,又是一片片变成刺猬的尸体。一切都是那么的残酷,战争,永远让人心悚的词语。

等到步兵来到一百步远的时候,后面的投石车就不再继续攻击了。而弓箭兵则继续在刀盾兵的掩护下,向前方移动了不少距离,继续向着敌军的大营进行着攻击。

这个时候,协约军的弓箭兵也开始发动攻击了。协约军的弓箭兵不是很多,不过也有七千的弓箭兵了。顿时,同样是密密麻麻的箭枝也洒落到盟军士兵的头上。咳咳,谁也没心思去数天空上的箭枝嘛,反正很多就是了。

不过,在密麻的箭雨,对于拥有着刀盾兵手中步兵大盾的遮挡下,压根就没造成多少的伤害。当然,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倒霉蛋。七千多的箭枝,总会有那么一些箭从盾阵的缝隙中钻下去,然后直接射到士兵的身上。

不过,伤亡实在不大,除了几十个死亡的,还有不少被射中脚丫子的呢。受伤的人直接被战友从盾阵下面直接拉到后方,进行包扎抢救。不过,箭雨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刀盾兵们的感受可是非常不开心。

数千支箭枝落下,平均每一个盾牌上都插满了箭枝。原本就不轻的盾牌,再加上密密麻麻的箭枝钉在上面,顿时变得更加的沉重了。刀盾兵们,趁着协约军弓箭兵刚发射一波攻击后的空余时间,急忙用环首刀对着盾牌上的箭枝削了一下。将大多数箭枝的枝杆削落在地,减轻盾牌的重量。

之后,又迎接着敌军的第二波箭雨...七千弓箭兵的威力,实际上跟万余弓箭兵的威力差距并不大。因为再多的箭枝那也要看人品,万一人家人挤得狠,防御力又不足,造成的伤害自然是非常大。但人家零零散散的,防御又非常好,就算是十万支又能造成多大的伤亡呢。

盟军的一万弓箭兵射出的箭枝是密密麻麻的,协约军的七千箭枝也是密密麻麻。同时,两军的军队拥挤程度都差不多。但差就差在,协约军的士兵大多都是躲在营墙上和营墙后面。

营墙上还好说,有盾牌的话,还算有点抵挡力,但寨墙后面的就倒霉了。弓箭兵大多使用的是抛射技巧,只有极少的情况下才会使用直射。而盟军的一万弓箭兵就是

使用抛射,大家就想成迫击炮就行了。

盟军的弓箭兵对协约军大营营墙后面士兵的攻击,就像是迫击炮似的,直接无视营墙,从天空上落下。失去寨墙的掩护,有没有多少盾牌以作抵挡的士兵自然就倒了大霉。

盟军的士兵就不一样了,众多厚实的超大号盾牌举起时,完全可以遮挡住两三个人。防御力不是一般的强,一般的弓箭根本就穿不透这些大盾,造成的伤害自然就少了非常多。除非是手弩或者床弩才能将发射的箭枝穿透步兵大盾,当然投石车也是可以的,毕竟那玩意实在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

随着步兵们扛着一面面的盾牌,掩护着自己和战友慢慢的前进,战斗也将要进入到了最激烈的时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wangyouzhiwangchaojueqi/5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