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偷偷摸摸的进入了天庭,对上的敌人张天赐乃是掌教之子,身份地位超然,天知道什么人和他是一个鼻孔里出气的,这类人的手段谁知道又有多少。

为了就林英男出来,杜晨可以说是费劲了周折,如今眼看就要能打入内部,这真面目自然是难以示人,一旦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站在了别人的面前,要是不引起人家的怀疑,就算事成之后,也很难走脱。

可是这个奇怪的少女刚一出现就能点破杜晨的伪装,而且从刚才的情况而言,少女的修为绝对不是很高,确切的说只是达到了这个年纪的不错地位,只是不能登堂入室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人”杜晨的心里依然警觉,刻意的掩饰着自己心中要冒出来的杀意,耐着性子和对方周旋。

如今身份被人识破,那么在此之间已经不安全了,稍有不慎极有可能会被人围殴。

别的不说,你偷偷潜伏进来,不敢以正面目示人,那么就代表着你心里面有鬼。一旦被人确定心里面有鬼,对于堂堂天庭而言,摆明了就有敌意,这样的人天庭岂能放过。

当下一年既成,周边无形已经设下了领域,一旦少女敢有个异动,杜晨敢保证第一时间就能把人给杀掉,随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就算那些老不死的发现,通过空间之术敢来也来不及。

“都说了,我没有敌意的。”少女明显被杜晨这凶神恶煞的冷漠给吓到了,显得有些害怕,那一张娇艳欲滴的脸上满是惧意,不断的往后退缩,道:“我是张嫣然,我的父亲可是掌教,你要是杀了我”

这话一出,杜晨的脸色终于变得极度难看,张嫣然,掌教的女儿,那么就和张天赐有着脱不开的干系了。

当下一伸手,手掌之中出现一条雷电,猛然间就袭击到了张嫣然的面前,顺手一扯,就将人给拉了过来。

女孩的修为虽然能登堂入室,可比起杜晨而言,两者相差的可不是一个等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张嫣然连一点的还手余地都没有。

只是杜晨随即感觉到了诧异,雷电的法则不像其他的法则,它本身就具有强大的攻击能力,一旦和生物触及,那便能将生物伤害,可是少女竟然没有被电晕过去

这超乎了杜晨的相像,难道说这个少女成了绝缘体,不导电的感觉不像是那个样子,如果说是少女的修为能抵御电流所产生的麻痹,那也更不可能。

可随机发现少女的周身也散发着噼里啪啦的电流声,明显是粗浅的雷电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