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战并没有结束,真神之境的人通天地,法则之下万物都是尘埃,杜一夫一力破万道,可是并没有打到四长老面前,空间的叠加岂容小看,一旦形成示威,连天地都为之让道。

人影再一次的出现,万般的四长老从不同的地方折射出影子,随即手影连连变换,终究有无数条的神链形成,向着杜一夫席卷而下。

“轰轰轰”

这些链条铺天盖地,压根就没有办法躲避,既然没有办法去躲开,杜一夫就没有躲。他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站在那里,任由这些道链锤击身体,只是他身体散发出了阵阵涟漪,每当于链条相互接触的时候,就会被全然给当下。

他的周身出现了一种极度的黑暗,那些乱流刮起了一股风,吹的那一片区域朦胧之色**漾。

空间乱流空间之力与人对抗,自然产生的能量反噬,这些东西只要是普通人稍有接触,就会吹的连渣都不剩。

那本就不是存在于世间的东西,就算是真神也没办法控制他们,他们是风,也不是风。

杜一夫身上的衣服被吹破了几个洞,露出了一截强壮的手臂,忽然他伸出手来,对着前方一抓,生生的将一根链条给拉了过来,一手带动,像是武器一样挥动了出去。

“咔嚓”

天空中再一次的出现了碎片掉落,触目惊心的感觉让人后背发凉。

“怎么会这样四长老的领域又被打破了,这人怎么回去这么强”

都是真神,领域法则便是不可打破的神话传说,领域一旦被一朝顿悟,进入天地共存之境的时候,那便是自成一世界,那么对于存在而言,那就是神,对于这个空间的生物而言,一年级灭一念又生。

可是领域,又被再一次的打破,这怎么可能

这就是真神,虽然只是一个境界,并没有神乎其技的地步,但是其强大的战斗力已经让人心生畏惧。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四长老”

数以万公里之外的四长老再一次的展露出身形来,他的表情显得特别的凝重,看着杜一夫的眼神之中有些不确定的光彩来,刚才的从容已经消失不见。

这一次,他没有主动出手,两大高手彼此立在空中隔空相对。

“哎,你这歧途虽然一成,但我也不否认已经彻底的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天庭之所,恐怕有你一席之地了。”

杜一夫对此只是持之一笑,并没有多言。

“由此修为,就算我等老一辈也该自愧不如了,但你想要在天庭纵横显然是不行,一朝顿悟,岂是那么容易,不过你能察觉到领域之门,我想假以时日,你可破空而去,去其他的空间寻找属于自己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