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振旅顿时气得嘴角猛一抽搐,虽说他现在是丧家之犬吧,可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对他这么不屑吧

想到这里,他冷哼一声,说道:“不错,我就是南宫振旅,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福岛吉人。”身材矮小的福岛吉人眼睛微微一眯,一脸轻蔑地说道,“南宫振旅。我的华夏语虽然不是很好,可我也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南宫振旅,你不要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南宫家族继承人,现在的你,只是一条丧家之犬”

饶是南宫振旅气度不俗,或者说他实在是很能隐忍,可是在听到福岛吉人的话后,他的眸子仍变得猩红,眼神不善地看着福岛吉人。

福岛吉人仿佛没有看到南宫振旅的表情一样,鄙夷地说道:“南宫振旅,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你想的不错,我现在就是故意在侮辱你,羞辱你,可是你能如何你得忍着”说到后面,他的声音猛然变大

“你”南宫振旅气得牙齿都咬在了一起,差点没把门牙咯碎,这他妈的,什么东西

“嘿嘿。如果你南宫振旅不想得到我们山口组的帮助,以你现在的实力,完全能够秒杀我”福岛吉人仿佛很满意自己能把南宫振旅气成这样,笑呵呵地说道,“只可惜啊,南宫振旅,你不敢”

“哼”南宫振旅冷哼一声,福岛吉人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不敢,至少现在不敢。想要报复杜晨,必定要投靠一方实力,大洋国的教廷已经被灭,现如今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山口组。

倒不是说其他的势力他不能投靠,而是因为其他的势力根本不会因为他这样一个小人物,和华夏开战

但山口组就不一样了,即便是没有他南宫振旅,山口组都要进攻华夏,这也正好中了南宫振旅的下怀,只要山口组对华夏动手,他就有机会为南宫家族报仇。

所以不管他现在是如何的愤怒,他也不能动手,不敢动手

“我想你今天来到这里,不仅是为了要羞辱我的吧。”南宫振旅别过头,不去看福岛吉人,他怕一看到福岛吉人那张脸,他会忍不住对他动手。

福岛吉人神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冷哼一声,说道:“哼,算你运气好,龚琦君有请南宫振旅,你还不好好收拾收拾,随我去见龚琦君”

闻言,南宫振旅本是愤怒的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了许多,龚琦仁总算是舍得见他了。自从前几天他如约将十亿美元送给山口组,当做是加入山口组的报酬之后,龚琦仁就一直没有找过他。

这期间南宫振旅还担心龚琦仁会黑吃黑,把自己的钱都给吞了,所以才迟迟没有让人来找自己。不过现在看来,之前倒是他想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