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万美金绝对没有问题,只不过这次我希望龚琦君能够说到做到。”南宫振旅想都不想地说道。他现在算是掉进了龚琦仁的坑里,这五千万美金要是不给的话,之前的十亿就打水漂了。

“我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南宫振旅继续说道,“我现在虽然只是一条丧家之犬,但我想我这条丧家之犬发起疯来,还是能够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的。”可能是这些天一直当孙子了,此时说出这番话,真是解气极了

龚琦仁微微一怔,倒是也没有生气,很快就笑着说道:“南宫君尽管放心,只要你交了这五千万美金,绝对不会再出任何问题。”

“这还像是合作的样子。”南宫振旅的脸色舒缓了不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很清楚,现在他在龚琦仁的眼里只是一条狗而已,要是说的再过分一点,估计就要起反效果了。

龚琦仁笑着说道:“南宫君,你尽管放心,我对你是非常信任的。所在在这之前,我向上级保证,先让你加入山口组,那五千万美金可以后交。”

南宫振旅眯着眼睛,狐疑地看着龚琦仁,他心里明白的很,这龚琦仁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印象,他凭什么为自己说好话还有,他说是上级想要这五千万美金,可是在他看来,怎么有点像是这个龚琦仁自己想赚钱。

不过就算是明知道这五千万美金是龚琦仁要,南宫振旅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认命,想到这里,他一脸感激地说道:“那我就多谢龚琦君了。”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龚琦仁摆摆手,一副看起来和南宫振旅关系不错的样子。

南宫振旅也没当真,很快就说道:“那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加入贵组织什么时候才能为贵组织效力”

“南宫君。你现在就是我们山口组的人了。”龚琦仁笑着说道,“至于为我们山口组效力嘛,眼下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机会。不过,就是不知道南宫君愿不愿意了。”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振旅。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南宫振旅的地方,请龚琦君但说无妨。”南宫振旅一拍胸膛,特别豪气地说道。他倒不是真的想要为山口组效力,而是因为他只有得到山口组的信任,才能爬得更高,只有爬得更高,他才能够掌握更大的权利,也就能尽快地报仇了。

“南宫君此话当真”龚琦仁的眼睛顿时一亮,不怀好意地看着南宫振旅。

南宫振旅的神色微微一变,有点窘迫地说道:“龚琦君,钱,我是真的没有了。”他是真的被龚琦仁要怕了,他现在是没多少钱了。虽然说对于他这样的武者来说,所谓的钱,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但留点钱,总是没有坏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