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靖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叫出蒋氏的名字,可见已经是气到了极点,对她也不再忍耐,才会这样不给她脸面地直接呵斥,看在下人们眼中无疑代表着,蒋氏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而大小姐却逐渐站稳了脚跟。

蒋氏也是面色青白,本来今日请来蒋夫人便是为了能够让慕锦月提前解除禁足,从蒋家那边传来的消息可是说明了唐昱锋今日单独外出,这是慕锦月难能可贵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但是现在不仅慕锦月那边进展不顺利,更是拉出了珍宝斋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蒋氏完全想不到应该怎样辩驳。

慕靖见蒋氏不说话,更是气愤:“说话啊,这珍宝斋是方氏留给卿月和少鸣的,你倒好,竟然把手伸得这么长,我还道这些年怎么这些个铺子入账可怜,看来是都流入了蒋家啊!”

这话已然说得诛心了,蒋氏若是再不回应,恐怕慕靖就要暴怒之下撤了她的中馈之权。

蒋氏哆嗦着嘴唇跪在地上,一迭声说道:“老爷息怒,老爷您有所不知,这慕府每年的花销很是惊人,妾身也是尽力而为才勉强撑得住,断然不敢私自将铺子的银钱贴补娘家,这一定是下面的人贪心,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慕卿月眼神一眯,凤眸中笑意晕染开来,蒋氏果然已经自乱阵脚,但是此刻还不适合斩草除根:“父亲,女儿看这事儿也不怨母亲,母亲整日里忙着府中事务,怎么会知道外面的事情,那些个下人若是想要动什么手脚,当然会想尽办法瞒住,今日若不是女儿亲自到店里去,还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卿月你详细说说。”慕靖也发觉这事情牵扯颇多,蒋氏含混其词明显是想要蒙混过关,先前已经出了那样的幺蛾子,这个时候是断然不会再相信她的话了。

慕卿月抿了抿唇道:“珍宝斋算是咱们洛城最大的古玩店了,今日女儿去却发现生意并不景气,刚好还碰上这掌柜的强买强卖,偏要用低价收购人家的祖传之宝,难怪名声越来越不好呢。”

“怎

么能算是强买强卖,那书生分明是个骗子,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祖传之宝!”蒋掌柜的还要嘴硬,却被慕卿月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那字画女儿看得真切,确实是前朝大家的遗迹,女儿跟来想着这掌柜的可能是狐假虎威,借着咱们慕府的势力店大欺客,结果没想到还真的是母亲的娘家人,这下女儿也不好办了。”

慕靖瞥了眼面色苍白的蒋氏,又看向那跪在地上仍旧嚣张的蒋掌柜,只觉得太阳穴都被怒气冲的疼痛难忍,转向蒋氏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蒋氏扶着小丫鬟的手臂,身体却仍然站不稳当,虚弱地道:“老爷您要相信妾身啊,妾身为了这个家操持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个下人做错了事情,是妾身御下不严,但是妾身也是被蒙蔽的啊……”

“母亲这样说,那就是承认这掌柜的确实是有问题了?”慕卿月直接接话,脸上仍然是懵懂的表情问道:“难怪这掌柜的竟然会将古玩直接送给那楚公子呢,女儿还道是二妹妹送人情,原来是这掌柜的私自决定咯?”

“什么,什么楚公子?”慕靖再次皱眉。

慕锦月情知不好,连忙抢着道:“父亲,女儿也是刚好碰到楚公子和表姐,当时跟唐小侯爷在一起,自然不好太过小家子气,就将楚公子和小侯爷看好的东西,都做主送给了他们,没想到却被姐姐拦住,硬是要跟他们要钱,女儿看着小侯爷似乎都不高兴了呢。”

慕靖挑眉,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样的曲折,不由看向慕卿月:“确有其事?”

慕卿月斟酌了一下才开口点头道:“事情确实是这样,女儿是听闻店里的伙计说,楚公子经常在店里白拿东西,都是表姐和二妹妹陪着的,女儿想着,珍宝斋现在账面上一个月的盈余也就一千多两,若是长此以往被人这么白拿下去,倒真不如关了的好。”

“难怪让你筹备个宴会你都说府里拿不出钱来,原来这些个铺子都是供着你们蒋家白拿的了?!”慕靖大怒,瞪视着蒋氏的眼神带着可怕的冷酷,就连一旁的蒋夫人都被吓了

一跳。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