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管着这么大的一个慕府自然耗费精力,那红袖一看就是个欺上瞒下的恶奴,看她穿着打扮都很精致,想来之前一定克扣了很多油水。”慕卿月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一旁的蒋夫人,却见她今日似乎是盛装前来慕府,身上也是穿金戴银的很是耀眼,慕卿月像是才看到她一样行礼道:“让姨母笑话了,都是卿月没有看管好下人,竟然让一个奴婢做出这种偷盗的事情。”

蒋夫人摆了摆手,她早就从蒋氏那听说了慕卿月的难缠程度,并不想与她正面对上:“慕小姐才回家没有几日,自然对下人都不熟悉,这些个奴婢就是不敲打就会惹事的,慕小姐以后多多留心便是了。”

蒋氏暗暗咬牙,自己的贴身丫鬟红袖就这样折在了慕卿月手中,不仅没有让她损伤分毫,慕靖还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让她短时间内都不敢轻举妄动。

慕锦月眼见着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有让慕卿月中招,不由着急,若是让慕卿月倒出手来,肯定要揪出之前的珍宝阁的事情,到时候就要出大事了!

想到此,慕锦月急忙朝着慕靖道:“父亲,娘这几日都在忙着去鹿家赴宴的事情,给各个院子都安排了好几身新衣裳,着实是忙得不轻,我这个做女儿的缺什么都帮不上,心中有愧,今日的事情却是那贱婢自作主张,娘也是被蒙在鼓里呢。”

慕靖一向挺喜欢讨巧的慕锦月,只是上一次慕卿月的作用,才让他对慕锦月有些失望,现在看到娇俏可人的女儿朝着自己撒娇,顿时就心软了。

怎么说,蒋氏为自己生儿育女,这么多年来服侍自己,也是有功劳的,单凭这件事情就要对她处置,着实有些不妥,更何况蒋夫人还在一旁,家丑怎可外扬?

“好了,都起来吧。”慕靖出言,跪了满院子的下人们才纷纷起身,慕锦月也起身,言笑晏晏道:“父亲不生气了就好,要是被个下人气坏了身子可怎么了得。”

“说的是

,这后院的事情怎么能总劳烦父亲呢。”慕卿月淡淡地补充了一句,就见蒋氏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这话说得看似轻描淡写,却是在指责她这个当家主母没有管理好后院,竟然让慕靖亲自过问后院之事,是她的失职。

慕靖也瞥了一眼蒋氏,不咸不淡道:“等过些时日母亲回来了,你的压力就小些了,下人都好好管教一下,别再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了,知道了么?”

慕家老太君回来的日子迫近,原本已经逐渐掌家的蒋氏却在这个时候出问题,看来她想在老太君回来以后把持着中馈有些难度了。

慕靖这时候心情已经平静下来,见慕卿月已经恢复了从容,心中满意开口问道:“卿月今日出府做什么了?”

慕卿月唇边带着些许笑容道:“女儿今日上街去,是想着为鹿家开宴准备些东西。”

蒋氏一听不好,这扯到出府的事情上,说不定下一句话就要说到珍宝斋上,连忙打断道:“府里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卿月还缺什么叫下人报上来就是,何必要亲自去准备呢?”

“女儿也是在家里着实无聊,这才想着上街去逛逛,谁曾想竟然还被一个冒充母亲家人的掌柜的给讹上了。”慕锦月语气一转,似笑非笑地瞅了一眼紧张的慕锦月,然后才转向同样提了一口气的蒋氏道:“我已经派人拿住了那人,当时二妹妹可是信誓旦旦说那人是蒋家之人,但是女儿看着可疑,还是拿了过来问问母亲,女儿才算放心。”

说罢也不等蒋氏反应,直接招手道:“红缨,带上来。”

英姿飒爽的红缨提了个不断挣扎的男人大踏步走进了院子,将那人直接往地上一摔,这才退后一步站到慕卿月身后,回应道:“小姐,带到了。”

慕卿月拍拍手,指着院子中央不断挣扎着站起身来的男人,对着蒋氏道:“母亲你看,这人难道真的是蒋家之人么?”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