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sodu

大虎的回答如同一记重锤,将苏涟漪狠狠打击。

饶是坚强的苏涟漪,也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坐回了那椅子上,白玉面庞爬满愁容。

“怎么了?”大虎欲哭无泪,军营将领闲时吃酒经常说,以他的家庭背景,姑娘们排队要嫁他,如今他这第一次对心爱之人表明,为何却适得其反?“涟漪,今日既然你已决定把话说开,就别再隐瞒,我云飞峋最怕的就是互相猜忌,有什么事大家不能坦诚不公?非要你猜猜我,我猜猜你,那样不是平添误会?”

涟漪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素手轻掩嘴角,“真看不出,你平日鲜少说话,但却也是个有主见之人。”云飞峋?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金鹏大将军的名字云飞扬,无比的张扬得意;而他的名字云飞峋,却有了内敛和青涩。

“只不过鲜少可以有事引起我的注意罢了,不代表我没看到、没想到,涟漪,你刚刚到底叹什么气,告诉我可好?我云飞峋可保证一生只有你一人,我……我……我也不是那种贪财贪酒好色之徒,我的人品,这一段时间凭你的聪明也能看出,为何你要拒绝我?”

在云飞峋的眼中,他可比叶词和李玉堂好上许多。

其实在苏涟漪的眼中,他也确实比那两个人要好,问题不是出在人身上,而是家庭。

门当户对,是至理名言!在现代尚且如此,何况是古代,假设是李玉堂或叶词的家庭,哪怕对方家中再有钱,她也不觉得中间有差距。因为钱财多少,她有把握赚来,但面对官宦,她就真的没了信心。

生活不是凭空吹牛,有理想是好事,但当理想超越现实太多,便成了虚无。

涟漪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大虎……”

“别唤我大虎,叫我真名。”起初他是不在意的,一个外人,用什么来称呼他都无所谓,但随着对苏涟漪越来越在乎,他急切想从苏涟漪口中听见自己的名字。

涟漪愣了下,“若是我在外那么唤你,身份被发现了怎么办?”

后者没想过这个问题,浓眉紧锁,“那就在家里这么唤我好吗?”他在涟漪的椅子一侧蹲跪了下来,修长的身子正好与苏涟漪的坐高相仿。

看着对方真挚、热情又急切的眼神,涟漪的心软了一软,“知道了,飞峋。”

说不心动是假的,这一段时间,他如此照顾她、帮助她,而如今又是第一个不顾这男尊女卑伦常表示要对她一心一意,这些足以让她心中接受他。

这一次群菁会之行,听了欧阳老先生的故事,给了她很大的触动。可以想象当初欧阳老先生和“如儿”之间的爱情多么轰烈绵长,但结果呢?还是按照这时代的惯例三妻四妾。

从老先生那件事,更能反衬了如今大虎的真挚感情。

苏涟漪在心中狠狠鄙视了自己一把,人家作为“古代人”的大虎都可以为了爱情抗争,不顾周围人的蜚语,她一个现代人却畏畏缩缩,这成何体统?

她从来都是冷静的,成也冷静、败也冷静。

从前只在自己幻想中,苏涟漪能称呼自己名字,如今亲耳听得真切,云飞峋很激动,忍不住抓住涟漪的手,“涟漪,我云飞峋发誓,今后定要好好待你。”

涟漪面上猛然爬上了红,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对方却抓得紧,“恩。”

云飞峋激动万分,“这么说,涟漪你是答应我了?”

“你刚刚说,不喜欢互相猜忌?其实我也是如此。”涟漪答,很讨厌么有必要的误会。

“恩,涟漪,你说。”飞峋抓着涟漪的手不肯放开,蹲跪在地上,双眼注视着她,静听她的话。

苏涟漪挣扎了下,没了往日里的沉稳,突然有些害羞起来。“我……只能说给你机会,如今你任务在身,也不方便谈什么儿女私情,若是有朝一日,你任务结束,引我见你父母,若是你父母同意你只娶一妻,我便……从你,可好?”

这是她的极限了。

云飞峋哪里能不同意,此时激动兴奋得恨不得直接穿破房顶飞向苍穹,两只手紧紧握住涟漪的柔荑,“行,谢谢你,涟漪,今天……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高兴得难以自已。

涟漪尴尬,弄得好像她施舍他一般。

“还有,涟漪,你答应我,在这一期间,你不许接受别人。”云飞峋突然道,一双深邃大眼黑漆漆得,有些孩子气。

涟漪点了点头,“恩。”

“太好了!太好了!”飞峋太过激动,一伸手,将身材纤长的苏涟漪从椅子上拽了起来,抱在怀中,在地上转着圈。

苏涟漪个子不矮,放在现代不矮,放在古代比很多男子都高,但在健硕的云飞峋怀中,就如同轻盈的羽毛一般。

涟漪被晃得头晕,“大虎……云飞峋,你快放开我,头晕得想吐。”转动得太快了,本来这一日就休息不好,如今更是难受了。

“抱歉,涟漪。”大虎赶忙停下,以前在军营中粗鲁惯了,第一次和娇滴滴的女子接触,又因太过高兴,没了分寸。

“帮我烧些热水沐浴可好?”涟漪道,眼前金星直冒。

“好,我这就去。”飞峋开开心心地回答,扔下苏涟漪便跑出了屋子,一蹦老高。

涟漪看着那抹充满活力的背影,伸手扶住晕沉沉的头,纳了闷,这身子不是十七岁吗?为何还是觉得比他老了许多,不中用?

跌跌撞撞地回自己房子,仰面躺了下来,平缓还在晕乎的大脑。其实她今日真是不想再沐浴了,毕竟太累又太晚,至于说沐浴烧水,完全是为了支开大虎……不是,是云飞峋。

……云飞峋……

涟漪闭着眼,唇角忍不住勾起,她曾经猜想过他的名字,三个字,却一个都没猜对。

有趣,一切,好像在梦中一样。

当飞峋烧好了水,进屋来唤涟漪时,发现她已经睡去了。

看着面前带着淡笑沉睡的苏涟漪,云飞峋的眼中柔了又柔,悄悄入内,犹豫着帮她脱了鞋袜,这些事放在从前,他是不会去做的,哪怕明知穿着鞋袜入睡不舒服,但她未接受他的感情前,他一定避嫌。

如今,她接受了他,就是他的妻了,他自然可以赏她的玉足。

他看过后,面色通红,不敢多看,赶忙将薄被取来,为其盖上,而后吹了蜡烛,悄悄退了出去,关了门。

夜幕上,月亮正大、正圆,银色的月光洒下,将云飞峋的心头照得明亮。这是他十九年来最最开心的一天,无比开心!无比雀跃!用任何诗词都无法形容!

晚风吹过,厨房的氤氲水汽随着晚风飘了出来,溢满了小小的庭院。

云飞峋便站在院子当中,已不知何时,这里已成了他的家,他温暖的家。

……

清早,李夫人起床,众多丫鬟们伺候着梳洗,刘妈妈在一旁指挥,手脚灵巧的大丫鬟在苏涟漪的指导下为李夫人按顺序涂抹神仙方的系列妆品。

铜镜中,李夫人面颊皮肤紧致,白里透红,脸上有一层淡淡的光泽,是紧致皮肤所独有得光泽。此时就是有人说李夫人三十五岁,也是有人信的。

以往最难的便是擦粉,那粉总是挂在脸上悬浮一层,曾被年轻的桃姨娘嗤笑过,如今这粉也是极为服帖地在皮肤之上,浑然一体。

李夫人心中暗暗惊叹,别说男人们喜欢年轻女人,女人不也是喜欢?如今看见自己年轻的面容,对从前那般苍老也是嗤之以鼻的,何况外人?

有小厮来报,刘妈妈和李夫人告了退,便出了去。

少顷,在丫鬟们为李夫人挑选发饰时,刘妈妈美滋滋地回了来。

李夫人本来心情就很好,见刘妈妈如此,更是愉悦,“可有什么美事?”

刘妈妈一张老脸笑开了花,恨不得将粉都抖下来,“美事,大大的没事,夫人,昨夜苏姑娘的马车在半路坏了,是坐别人的马车才到的家,您猜是谁送苏姑娘回的家?”

李夫人眸子一转,既然刘妈妈乐成这样,那答案只有一个。“难不成,是玉堂?”

刘妈妈连忙点头,“是啊,夫人,正是二少爷,二少爷和苏姑娘终于言归于好了。”

李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昨日的群菁会,她是没带刘妈妈的,因府内后院不省心,她若是连个亲信都不留,实在不放心。所以,刘妈妈自然是没见到群菁会李玉堂与苏涟漪的交流。

李夫人没像刘妈妈那样惊喜,重新看向铜镜中得自己,越来越迷恋。“这是个好事啊,涟漪从前就喜欢玉堂,如今她明白事了,玉堂也愿给她个机会,自然算是好事一桩。”说得好像苏涟漪求着嫁给李玉堂似得。

刘妈妈听这话一愣,却没深究,夫人愿怎么说就怎么说罢,“是啊,其实那苏姑娘虽出身贫贱了些,但好歹容貌气质还算不错,加之苏家近一段日子发展得也很好,苏皓休了妻,以后少不得要娶个商贾之女,苏家前途定然很好。苏姑娘聪明,以后陪着少爷一同执掌家业,也算是如虎添翼。”

刘妈妈自然是捡好听的说,但心头猛然想起当日在丰膳楼,苏涟漪笑眯眯地将她逼到走投无路,被迫对其言听计从,后脊梁就是一层冷汗。

苏涟漪深不可测,怕是少爷……降不住!

虽是这么想,却没说。

“这几日我不在府中,府中可有什么大事?”李夫人问。

“回夫人,一切太平,没什么事。”刘妈妈答。

虽听到这样的回答,李夫人还是觉得心头有种别样的不安,一抬头,一双犀利的眼直视刘妈妈。“桃姨娘那里也没事?”

刘妈妈摇头,“没事,奴婢盯得真切。”

李夫人这才缓缓点了点头,“那贱婢本是不可怕的,怕就怕她拉拢了苏涟漪,虽苏涟漪表态不会参与这纷争,但我却有一种预感,她随便一个鬼主意都能帮了那贱婢!”

提到桃姨娘,李夫人恨得牙痒痒,那个贱人,竟然不知廉耻地天天拉着老爷去她那桃花院。

刘妈妈眼中也闪过恨意。

这时,门外有丫鬟来报,老爷急唤周大夫去了桃花院,不知因何事。

李夫人吓了一跳,难不成是老爷的病情复发?

也顾不得恨了,赶忙收拾了东西,带了刘妈妈和丫鬟们匆匆出了院子,直奔桃花院。

桃花院,自然是桃姨娘的院子,其修饰虽不是十分奢华,确也是美轮美奂,粉色轻纱摇曳,正如桃姨娘本人——妩媚、妖艳。

“见过夫人。”在桃花院伺候的下人们见到李夫人来,赶忙行了礼,有丫鬟快步跑进了屋,通告李夫人的到来。

李老爷很高兴,“快快有请。”

桃姨娘躺在床上,垂着帘子,胳膊伸出,洁白的锆腕上盖着一层轻纱。周大夫则是坐在床边凳子上,为其诊脉。少顷,收回了手,对一旁丫鬟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周大夫,如何?确定是有孕吗?”李老爷太过激动,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

周大夫也笑着,一拱手,“是啊,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桃姨娘确实有了喜脉。”

李老爷高兴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古人说得没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不正是很好的验证?本以为得了那心疾必死无疑,没想到却被苏涟漪救回,如今不仅身子康健,还有了新的子嗣,能不高兴吗?

李夫人入内,正好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只觉得浑身血液忽地一下冲上了大脑,眼前一黑。刘妈妈不动声色地扶住李夫人。

这反常转瞬即逝,当李夫人再一次睁眼,已是满面喜色,“恭喜老爷,我们李家又可添丁了。”那喜悦之情,好像怀孕的不是桃姨娘,而是她一般。

李老爷也高兴,“是啊,以后,你也要多辛苦了。”对李夫人道。

李夫人点了点头,“都是我们家的事,怎么能说辛苦呢?妾身是应该的。”其实口中,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如果这有身孕的是其他小妾,她就有方法让她们能怀不能生!但却是桃姨娘,她只能是束手无策。

桃姨娘在床帐中,隔着半透明的帐子将李夫人的一举一动收入眼中,冷笑。

后来,李夫人自然是到床旁,拉着桃姨娘说一些“知心话”,叮嘱桃姨娘定要保重身子,为老爷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儿子。

而桃姨娘也是亲昵得很,一口一个姐姐叫得亲热,说自己没什么经验,还要姐姐多帮助。

姐妹两人和乐融融。

牡丹院。

里屋关了门,便开始了打砸声,李夫人咋一入院便面色大变,入了房屋关了门,便开始砸东西,直到砸累了才坐下,刘妈妈赶忙送上茶水让其消气。

李夫人哪能喝下?将那茶碗狠狠甩在桌上,“这段时间我便一直有不好的预感,如今真成了真,那苏涟漪真是个厉害的,随便几句话就能让桃姨娘那个贱人有身孕。”

刘妈妈心中自然也这么想,但却只能安慰李夫人,“夫人,别着急,那桃姨娘虽是有了身子,但这府内有过身子的妾室还少吗?十个月,足够让她一尸两命。”刘妈妈也是个阴狠的,从最开始教翠儿处理苏涟漪的尸首便能看出。

李夫人急坏了,“那桃姨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放红花、放水银、放麝香、放绊子绊人,这些那桃姨娘能不知?这些招数,她自己都用过很多次,我还能又什么办法?此时那桃花院定然比堡垒还要坚固。还有,她之前能不知自己有身孕?定然早早知晓,却瞒住所有人,直到让老爷第一个发现,可见其心计。”

刘妈妈赶忙安慰,“夫人,我们虽做不到,但却有一人,未必做不到。”

李夫人愣了下,“有一人?谁?”虽然问着,大脑中却闪现一个恬淡沉稳的身影。

刘妈妈阴险地笑,“自然是苏涟漪,苏姑娘啊。苏姑娘知道那么多妙方,想来这神不知鬼不觉地拿掉一个妇人肚里的孩子也不是难事,只要苏姑娘出手,还怕那桃姨娘能生下来?”

此时苏涟漪对于李夫人和刘妈妈来说,就如那活神仙,根本没有做不到之事。

李夫人阴沉着脸,狠狠点了点头,“对,还有苏涟漪。”说着,眯了眯眼。

刘妈妈虽然这么劝着,但心中却觉得苏涟漪根本不会帮李夫人害人。

室内一片死寂,李夫人眯着眼,眼中时不时散发狠戾与诡计。

过了好一会,李夫人得意地笑了,“巧玉,来,有些事,我要你去办。”

刘妈妈俯身,李夫人则是压低了声音说了什么,只见刘妈妈的眼中有了犹豫,不知这样做是对是错,但妇人命运如此,她也就只能听了。

“夫人您放心,奴婢一定办好。”刘妈妈道。

李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无论如何,她一定要让苏涟漪尽快入门,而桃姨娘肚里的孩子,也必须要弄掉!

……

苏涟漪病了。

这么一顿折腾,又劳心又劳力,不生病的不是铁人,而是假人。

苏涟漪连铁人都不是,更何况假人?所以,她很荣幸地病了,发起了高烧,心火太旺。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半梦半醒,浑身肌肉疼得厉害,脑子里和灌了铅一般。

有人在喂她水,她的双唇无比干涸,爆了皮。

喂她水的那个人,动作轻松,偶尔擦碰她面颊的手,是极为细腻柔软的。

涟漪迷迷糊糊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睁开眼,果然见到不日就要分娩的初萤,正挺着大肚子气喘吁吁地照顾她。

涟漪心中感动,但除了感动更多的是气愤。这初萤难道就不能照顾一下自己的身子?总是这般任性,她是个成年人,发烧感冒很正常,若是真传染给她,坏了身子,胎儿做了病,难道让她内疚一辈子?

“初……初萤,我生气了!”声音嘶哑,苏涟漪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初萤也不傻,自然是知晓,“你别气,我知道错了,人家是太担心你了嘛,人家……人家……”说着,就要掉下金豆。

涟漪气得差点再次晕过去,虽然手臂生疼,但还是抓了薄被挡在自己的口鼻上,“如果你现在离开,乖乖回去养胎休息,我就不生气,回头……咳咳……回头等我身体好了再去看你。”

初萤赶忙点头,放下手中的糖水碗,“知道了,你别生气,我这就走,你……你不许生气。”说着便急匆匆地站起来要出去。

苏涟漪差点被初萤再一次气晕过去,觉得这黄初萤就是她命里的克星!初萤的出现就是专门针对她的,“慢点,别跑!你……咳咳……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初萤赶忙停了下来,“涟漪你别气,我慢慢就好了。”说着,便小心翼翼地慢慢出了去。

苏涟漪真生气吗?确实生气,但心中也是感动的。她能感受到初萤对她真心的好,即便是自己快要临盆,却不顾自己身子跑来照顾她,这一生有个这样的朋友,足矣。

云飞峋见初萤出了去,便端着温热的粥入了来,“涟漪,吃一些粥再吃药吧。”

涟漪因生病本就通红的面颊更是红了,“恩。”

飞峋入内,刚想放下粥碗,但见到苏涟漪病得浑身瘫软,根本无法坐起来自行喝粥,便犹豫了。距离上一次苏涟漪病倒已经几个月,上一次照顾她的是初萤,而这一次,初萤临盆在即,自然无法照料。

何况……

云飞峋有些羞涩又有些激动,何况此时她已经接受他了,两人即便是不小心有些……接触,应该也是可以允许的吧,何况两人是夫妻,当年是拜过堂的。

想到这,他便微微俯身,对苏涟漪道,“我来喂你,可以吗?”

涟漪点头,“恩。”她病得已经半梦半醒了,除了初萤那个孕妇,谁来照顾她都行。

飞峋紧张了下,而后在床沿坐好,将苏涟漪病得柔软的身子微微抬起,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端起碗,这就准备为她喂粥。

苏涟漪紧张死了,这一幕,从前只在电视或电影中见到,这么狗血又煽情的动作有一天竟发生在她身上,不好,她头更晕了。

粥已经温热,被飞峋熬制很久,那米粒都已散开,如粥如糊,云飞峋就这么一勺一勺,将温热的粥喂入了苏涟漪口中。而涟漪靠在他坚如磐石的胸膛前,尴尬又羞涩地,乖乖将粥吃了个干净。

粥已见底,云飞峋将她放下,平躺在床上,自己则是端着粥碗除了去。

鼻尖终于没了浓浓得雄激素味儿,苏涟漪这才敢大大地喘了气,那种奇怪的心情是难以描述的,是抗拒?是期待?

迷迷糊糊,高烧的苏涟漪又睡了过去。

……

当苏涟漪从床上爬起来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也许现代人是不理解的,毕竟有扑热息痛、白加黑、感康还有诸多特效药,针剂方面,一针先锋一号可以让高烧病人躺着进来,站着出去。

但古代,可没有这么多好药,靠得是汤药,发汗和自身得恢复。

一个感冒发烧,若是碰上身子弱得病人,病上个一个多月,那是常有的事,经常有高烧因不能迅速降温治愈转成肺炎的。

不过还好,苏涟漪两次高烧都成功挺过来了,这一次仅仅用了三天。

房间的小隔断里,浴桶中装满了温水,涟漪坐在浴桶里,将这三天流的臭汗洗了干净,如同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沐浴水中滴了精油,是涟漪和飞峋用那专门的蒸馏机器蒸馏出的东西。

将花瓣洗净后用蒸馏,会分离出三种物质——水、油和花瓣残料。这些对于现代人来说丝毫不陌生,但对古代人来说确实创举。水,便是纯露;油,便是精油;将最后花瓣的残料晒干打磨成分,可做美白用的面膜。整个花瓣,丝毫不浪费,而这些也都被加入到神仙方中。

神仙方已准备在即,就等苏涟漪身体恢复好后正式上市。

洗好后,擦干了身子,换了一身干净舒适的衣服,出了门。

当初在军营中威风凛凛的小将云飞峋,如今成了苏家的伙头兵,正在厨房中手忙脚乱做着饭菜,涟漪看着那抹修长的身影忙碌,想到这三日殷勤的照顾,更是对面前男子心仪许多。

到了厨房帮忙做菜,两人吃过后,还分出一些送去给初萤。

初萤快分娩了,这几日孙家阿婆,也就是孙大海的母亲日日来照料,此时正扶着初萤走着。

涟漪提着食篮入内,“休息休息吧,来吃饭,今日来尝尝大虎的手艺。”对外,她还是称呼大虎,但在家中,却被要求称呼其本名——云飞峋。

初萤这辈子也没这么累过,赶忙坐了下,开始喝热水,准备吃饭,补充能量。

涟漪却被孙阿婆拉倒了一旁。

“阿婆,可有事?”涟漪问。

孙家阿婆犹豫了下,最后嗨了一声,“涟漪姑娘啊,你这也是未生产的,这些话想来你也不懂,但黄氏她……”孙阿婆有些犹豫。

涟漪赶忙道,“阿婆有什么都说吧,虽然涟漪并未养过孩子,但看过医书,女人生产,我也是懂的。”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正美滋滋品菜的初萤,眼中有了担忧。

其实,她也一直担忧一件事,却……

孙家阿婆又叹了口气,“涟漪姑娘您也看见了,黄氏她身子太小,胯骨窄,而孩子又大,怕是……生不下来。”

果然,和苏涟漪担忧的相同。

涟漪一时间不知回答什么。像初萤这样的情况,放在现代,毫无疑问,一定是剖腹产,根本生不出!但在古代,哪有剖腹产一说?

她是脑科医生,上过脑科手术,却没上过妇产科手术,虽然道理她都是懂的,但毕竟丝毫无经验,若是这么莽撞地施行手术,也是……凶多吉少。

何况,这里卫生条件这么差,动手术,那便是将头放在铡刀旁一般危险,手术是否成功不说,感染!发炎!坏血症!这些,都是致命的!

孙家阿婆毕竟事过来人,年轻时还当过产婆,自然也是能看出。

涟漪看着初萤,想到她的一颦一笑,想到她眨着无辜大眼问她各种问题,想到她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去照顾高烧的自己,想到她被骂后三步一回头地看她、担心她。

鼻子一酸,眼眶中瞬间便溢满了泪。

这是孙家阿婆第一次看见苏涟漪哭,在他们的严重,苏涟漪就如同万能的观世音一般,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她,却没想到,黄氏的事,却能让苏涟漪落泪。

涟漪掏出帕子,迅速将眼泪擦掉,不想被初萤发现分毫,而后强打笑容,“没办法,所以这几日就麻烦阿婆了,多带她走动,锻炼她的体力,明日我从县城回来,给她割一些牛肉,未来一段时间就让她吃牛肉增强体质罢。”

为什么初萤要是古代人,若是她生在现代,该多好。

孙家阿婆也是红了眼圈,女人生孩子从来都是和阎王抢命,她从前做过接生婆,眼睁睁地看着几个时辰前还好好的女人,几个时辰后就一尸两命。

这黄氏也是个好人,那一阵子天天教她孙子锦儿学习,锦儿回家后也是一口一个涟漪姐,一口一个初萤姐,谁能想到,却是这样的命运?

涟漪伸手握住孙阿婆的手,“阿婆,这几天就要辛苦您老了。”

孙阿婆赶忙道,“涟漪姑娘您这可就折煞老身了,若是没有你,哪有我们孙家?我们孙家能挺过那么大的难关,都靠了涟漪姑娘。”

涟漪无奈地笑着,“大家都是相亲,帮忙是应该的,初萤就麻烦阿婆了,若是有什么不对劲,就找人去找我,我要么在妆品厂,要么在酒厂,要么就在酒铺,只有这些地方。”

“哎,好,涟漪姑娘你放心把,老身就是用尽全身解数,也要保下黄氏的。”孙阿婆道。

涟漪点了点头,“谢谢了。”说完,便到初萤身边。“好吃吗?”

初萤一撅嘴,“涟漪想听虚假还是假话?”

涟漪无奈笑笑,“虚话和假话有什么区别?”

初萤狡黠一笑,而后垮了小脸,“难吃死了,我就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真的,不信你尝尝。”

涟漪拿起筷子吃了一吃,有些不解,“味道还好啊,虽不算好吃,不过也不难吃。”

涟漪嘻嘻一笑,“和涟漪你的手艺比,就难吃死了,没办法,谁让你把我的嘴喂叼了。”其实,她是在故意奉承苏涟漪呢。

涟漪岂会不知?脸上笑着,心中却哭着,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笑容收敛,换了认真。“初萤,女人生孩子是件大事,你千万不能任性,阿婆说什么你便听什么,记住,万万不能任性!”

涟漪越想越害怕,怕初萤耍小孩子性子,她不敢想象这世上没有初萤!不得不说,这孤独的异世,是这些亲人、朋友给了她温暖,一个,她都不像失去!

初萤又撅了嘴,一双大眼晶晶亮。“哼,涟漪,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可不是任性,我是在需要认真的时候比谁都认真,需要任性的时候比谁都任性。”

涟漪苦笑,“知道了,这些饭,能吃得下吗?若是吃不下我就带回去,这就给你做新的,我给你做。”

“不用,不用,涟漪也大病初愈,这些,我就勉强吃了吧,不然大虎会哭鼻子。”初萤嘻嘻笑着。

“……”涟漪无可奈何地摇头,会哭鼻子的只有你黄初萤吧。“那你先吃着,回头我来取碗,最近孙阿婆来陪你,神仙方即将上市,我病了三天耽搁了不少工作,得抓紧时间去做。”

初萤赶忙招手,“知道啦,知道啦,快去吧,嘻嘻。”

涟漪看着笑眯眯的初萤,深深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和孙阿婆打了招呼,便离开了初萤家。

……

苏皓的身子已经痊愈,如今的苏皓已不是当年的苏皓,他有从前的勤奋和努力,更是学会了钱汇圆滑的周转手段,时常也听苏涟漪讲解一些经商的常识。

因为战乱,涟漪便与苏皓协商,不再拓广苏家酒的市场,只维持现有市场,再次基础上,加大苏家药酒的宣传和销售,并计划除了已有药酒种类,再研发其他种类的药酒。

苏皓进步很快,又因不收任何干扰,一心扑在经商上,所以更是进步飞速。苏家酒铺和苏家酒厂的两名管事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有两人在,苏皓就如虎添翼一般,将酒厂生意打理得更上一层楼。

没了酒厂的牵绊,苏涟漪就可专心在神仙方的妆品上。

她走访了岳望县诸多珍玩店挤木匠铺,定制了专属的木箱和容器,双方签订了协议,同样的容器不可卖给外家,否则需进行大额赔偿。

苏涟漪很欣慰,这一点,古人比现代人做得要好上许多。古人最重情义、最在乎口碑,即便是没有这协议,想来这些掌柜也不会轻易将同种容器卖给外人。

容器解决了,苏涟漪又重新回到妆品厂验收妆品。有赵氏的把关,这些妆品百分百合格,无丝毫差错。

精致的容器包装盒运到时,在妆品厂做工的女子们都惊讶得爱不释手,因这些瓶子罐子实在是精美别致,都暗暗惊叹涟漪小姐的眼光。

接下来便是装瓶,将不同种类的妆品装入容器中,那容器是量身定做的,烧制过程中便将妆品名称烧制在了瓶身上,木箱内有格子,格子上铺着的是精美的红色丝绸,红绸白瓶,颜色鲜艳,让女子看着便喜爱。

当一切都完成后,涟漪将第一批五百箱产品一一检查,这一检查,就是整整一天。

夜晚来临,在妆品厂小院,涟漪叫人炒了菜,布了酒,妆品厂的女子们都来聚餐,从来聚会吃酒都是男人们做的事,女人永远是守在家中,而如今,借了涟漪小姐的光,这些女人们也做了一回男人的事,很是兴奋。

敬酒、猜酒拳,比男人还疯狂,让苏涟漪看傻了眼,却心中由衷的高兴。

女人从来不比男人低上一等,女人也得又事业、交际、地位,她坚信。

……

第一箱妆品,是要卖给李夫人的,这是之前的承诺,而同样,李夫人就是活招牌、活广告,因李夫人皮肤的改变,岳望县、乃至周边所有名门贵妇们,都眼巴巴地盯着苏涟漪、盯着神仙方。

这一日,涟漪带着第一箱妆品到了李府、牡丹院。

前厅中,涟漪坐着品着茶,等候着,心中却有些纳闷,平日里她来了便能见到李夫人,今日李夫人却称有事在身让她在厅中等候。

她哪知道,李夫人是真的“有事”,有一个“要紧事”。

但李夫人也算是心细,叫了几名能说会道的小丫鬟陪着涟漪,站在一旁,净捡好听的说,这等待的时间,涟漪也不算觉得太寂寞。

直等了半个时辰,涟漪也有些坐累了,刚想告辞,就见李夫人带着刘妈妈从外出来。“涟漪啊,真是抱歉,让你久等了。”

“哪里,夫人您要掌管这么个大家族,自然是忙的。”涟漪赶忙站起来,微笑道。

李夫人的笑容满是慈爱,当看到苏涟漪手边的冷茶时,突然有了一丝恼怒,对着一旁的丫鬟就呵斥。“我让你们好好招呼涟漪姑娘,你们就拿着冷茶招呼?”

一旁的小丫鬟赶忙跪了下,“夫人息怒,刚刚是和苏小姐聊得太投缘了,才忘了换茶。”

涟漪也吓了一跳,“夫人别责怪她们了,是我不让她们换的,我不口渴。”心中却道,这大家族规矩就是多。

李夫人这才缓了下来,入了座,和涟漪拉起了家常,丫鬟们将冷茶断了下去,换上了热茶,而涟漪陪李夫人说了半天,也口渴了,便喝了。

正说着,从外进来一身,那人身材挺拔颀长,一身白衣容貌俊美,不是别人,正是李玉堂,他是被李夫人硬唤回来的,当看到苏涟漪时,也是吓了一跳。

“玉堂你回来的正好,快来坐下,看看涟漪给我送的东西。”李夫人道。

李玉堂不解,明明是母亲唤他回来,怎么这就成了他“碰巧”回来?

对面,苏涟漪笑意盈盈地坐着,端着茶碗,慢慢品着茶。此时两人已不再是敌人,而是朋友,涟漪对李玉堂的印象也算是好的,毕竟连帮了她两次,也许,从前是本尊将李玉堂逼急了,才把一个好好的公子逼成变态恶魔吧。

李玉堂本来本急唤回来,心里很烦躁的,但当看到苏涟漪,烦躁的心却奇迹的平复了下来,对着苏涟漪微微一笑,声朗淡淡。“苏小姐,又见面了。”

涟漪也是淡淡一笑,“上一次,真谢谢李公子了,第二日本应去感谢,但我却病了,所以无法上门感谢。”

李玉堂一惊,没想到这个回答,一双狭长的眸睁大了几许。“病了?严重吗?”

涟漪摇了摇头,“让您担心了,就是那一日劳累了,躺了几日,就恢复了。”没想到对方这么惊讶,心中有些后悔那些话了,不过却不知如何掩盖。因为按照理解,前一日人家帮忙送她,第二日是应上门答谢的,即便是不上门,也要修书一封。

问题是,当时她病的天天和周公下棋,哪有力气修书?

所以,还是解释下,省的人家以为她没有礼貌,不懂事。

李夫人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中,满意一笑,又看向一旁的刘妈妈,刘妈妈也是对李夫人意味深长地一笑。

李夫人道,“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帮个忙是应该的,涟漪就不用谢他了。”转头对李玉堂道,“记得之前我和你说的神仙方吗?这便是,涟漪准备将神仙方出售了。”

李玉堂很好奇,走了过去,看了那桌上放着的盒子,精美绝伦。又将盒子打开,鲜红得丝绸下趁着的如同白玉般精致的小瓶,“不说这神仙方,光这卖相便是极大的成功。”不由得感慨。

涟漪有些不知如何应对这直白地夸奖,只能喝茶掩盖,只觉得李夫人这茶,特别香,让她忍不住一喝再喝,好像比之前上的茶还要香。

“玉堂啊,涟漪这神仙方上市,你也要多多帮助,周边城镇你都熟。”李夫人道。

李玉堂赶忙回答,“这是自然,母亲放心。”

李夫人又对苏涟漪道,“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玉堂便是,他从小就跟着老爷,经商方面,还是略有小成的。”

涟漪赶忙答,“劳夫人操心了,也谢谢李公子了。”她可不推脱,若是以后碰见难题,打算直接丢给李玉堂。

李玉堂心中很雀跃,因为苏涟漪要“求着他办事”。

回到了座位上,端起了茶,还没喝,却闻到了一股不同于一般茶品的香味,这味道……

李玉堂大惊失色,再看向苏涟漪,正淡然地品尝。

糟,这茶,不能喝!

------题外话------

感谢月票:不左不右、tation2009(3)、lanxinliu85、红梅花开、xiaer1314(1票、清影t、蓝琪1990、zhouna1989、陳伊婷、ankang3300、ss860717、xiaoyoufeier、潇筱菡、桥上看风景的人、苏珊李、13666662082、zhuqihao、660304920717、vicky009(3)、slr1234、xiao123ppp、无硝烟wxy123、灯灯123456、yan2010130、tatami8(2)、蝶衣秋水tamyatam(3钻)viggyzhou(1钻)九轩日轨(1钻)瑜珈(5花)潇筱菡(90花)慕泪i潸潸(6花)jocatherine(1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