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春药

李府,牡丹院,李玉堂一抬头,见到苏涟漪正慢慢饮着茶,心中大叫不好,若是他没闻错,这茶里有烈性春药——寻欢散!

再一看自己的母亲陶氏,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两人,那眼神暧昧中带着阴谋和狠戾。

猛然醒悟,难怪从开始他便觉得奇怪,为何明明是母亲下令将他强制唤来,却说他“偶然”而来。当时他便察觉不对劲,但后来因见到苏涟漪心情愉悦,便将那件事压了下去。

原来母亲打的竟是这个算盘,可恨!

李玉堂一下子冲到苏涟漪面前,将自己心中的惊恐和气愤狠狠压了下去,“苏小姐,上一次苏家药酒的帐我还没给你结,既然你已将妆品送了来,择日不如撞日,我便将那账结给你吧。”

涟漪一愣,苏家药酒的账?她怎么不记得?

当抬头看向李玉堂时,却发现对方严肃,一双狭长的眸中十分急切,聪明的她竟糊涂了。账?什么账?

李夫人和刘妈妈两人也是没看出怎么回事,但李夫人生怕真就将两人放了出去,一会药效发作时两人不在一起,岂不是便宜了外人?赶忙道,“玉堂你这孩子真是做生意做傻了,涟漪今日是来探望我的,你谈什么生意?”

李玉堂却否认,“母亲,您有所不知道,之前我与苏小姐便已达成协议,要及时结账,况且苏小姐妆品上市在即,少不得需要银两,这账,还是早一些结吧。”

如果说刚刚苏涟漪因事发太突然没反应过来,如今已明白了李玉堂的意思,想来,这其中必有蹊跷。

也站起身来,微微一笑,“是啊,涟漪打扰夫人多时,想必夫人也累了,妆品厂还有很多事,我与李公子结了账便先行回去吧。”

苏涟漪哪能想到,那茶里有问题,只以为李玉堂让她速速离开李府。

李夫人哪肯,亲自上前拉住苏涟漪的手,“有什么事非要这时候办?你俩都来了,我也高兴,我这牡丹院也好久没热闹一下了,”转头对刘妈妈道,“弄些酒菜,让两个孩子陪我吃吃酒吧。”

“是,夫人。”刘妈妈赶忙道,快步到一旁叮嘱小丫鬟去厨房备菜。

苏涟漪的手被李夫人抓着,抬眼,用眼神询问李玉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玉堂急了,上前一把抢过苏涟漪的手,“母亲,抱歉,这账今日非结不可,回头我为母亲摆一次宴席,让母亲好好欢乐一番,但今天不行。”说着,压低声音对苏涟漪说,“跑出去。”

李夫人对刘妈妈迅速使了一个颜色,刘妈妈立刻喊来了小厮,要关门。

李玉堂拉着苏涟漪瞬间跑到门口,就在那门即将关上的前一刻,一脚将门踢开,门外小厮吓了一跳。

“好大的胆子,你们没尝过我的厉害?”李玉堂的声音冰冷,浑身散发出阵阵阴戾。

涟漪吓了一跳,到底是什么事,让李玉堂如此!?

“玉堂,你反了,不听娘的话了?”李夫人狠狠一拍桌子。

李玉堂紧紧抓着苏涟漪的手,微微侧过头,“母亲,做事要有分寸,别将自己后路堵死了。”说完,便拉着苏涟漪就走。

“拦住他们两人,反了!真反了!本夫人还不信,今日就留不住这两个小畜生!”李夫人真是气了,不顾身份和气质大叫。

苏涟漪心中又是狠狠一惊,这其中之事,想来严重,再不提出任何疑问,李玉堂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就在李玉堂拉着苏涟漪跑出厅堂,眼看就要出牡丹院时,拿着棍棒的小厮出来了。

刘妈妈挣扎着,一边是夫人,一边是少爷,最后一咬牙,一指李玉堂和苏涟漪两人,“夫人有令,将这两人绑了。”

李玉堂冷哼,“绑?那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能耐。”

这些家丁是李夫人的人,接到命令便扑了上来,李玉堂一手护着苏涟漪,另一只手则与家丁们打了起来,涟漪见情况不妙,这毕竟不是武侠世界,一人再厉害,哪能敌得过对面七个壮汉?

甩开李玉堂的手,对着一旁毫无防备的家丁就是飞起一脚,夺了棍棒,“李公子,我们杀出去?”

李玉堂一愣,没想到苏涟漪这看似柔弱端庄的女子泼起来竟这么厉害,不由得轻笑,“好,我们就杀出一条血路。”这种并肩作战的感觉,很有趣。

两人就真和这些家丁打了起来!

李玉堂的本事自是不说,一人敌四,而苏涟漪也不是省油的灯,勉强可以以一敌三。两人也不恋战,将家丁们打翻在地便撒腿就跑。

“这边。”李玉堂带着路。

涟漪马上跟上,好在她个子高,腿又长,速度较之男人丝毫不慢。

在后面一溜小跑的刘妈妈可吓坏了,这是咋回事啊?“来人啊,夫人有令,快拦住他们。”

一旁的小厮家丁们一见在前面奔跑的是二少爷李玉堂和李府贵客苏涟漪,一时间摸不清头脑,刘妈妈说夫人有令拦住什么人?难道是少爷和苏小姐追赶之人,但再向两人身前看去,没什么人影。

刘妈妈这是让他们去追谁啊?虽是这么想,小厮们也没闲着,跟着李玉堂和苏涟漪两人便开始向李府的东北角追去。

“李公子,这是……这是要去大门?”涟漪跑得哈哧带喘,她来过几次李府,怎么记得这路不对。

李玉堂回头稍微等了一等苏涟漪,“不是,大门那里家丁更多,接了命令搞不好就拦住我们,这条路是偏院,家丁最少。”

涟漪哭笑不得,“那……那我们怎么出去?”正说着,就见到面前有一堵墙,那墙很高,接近一丈,用现代的丈量,得两米多高。

李玉堂一边跑,一边伸手拉住她的手,“一会我将你扔上去,你定要小心,这是唯一的方法,若是被他们抓到,后果很难想象!”

见李玉堂面色严肃,双眼焦急,苏涟漪虽是一头雾水,但还是点了点头,“行,全听你的。”

就在苏涟漪纳闷李玉堂要作什么时,后者突然长臂一伸,手揽在了苏涟漪的腰际,而涟漪还未等害羞,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气将她抛了出去。

“啊——”忍不住惊叫,这李玉堂看似文弱,怎么有这么大的劲儿!?

李玉堂用尽全力将苏涟漪扔了出去,其实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的,这若是不慎,就算是没被他母亲捉到,也得摔断骨头。听着苏涟漪的惨叫,李玉堂都不想睁眼去看。

苏涟漪有副好伸手,在半空中冷静下来,目不旁视,眼看着到围墙上,一伸手抱住围墙,但毕竟她像个球似得被人扔过来,虽是抱住了墙,但这一撞,还是将胳膊和前胸骨头撞得生疼。

没有时间犹豫,胳膊用力、腿一登,就骑坐在院墙上,回头一伸手,“跳上来,拉着我的手。”

李玉堂一愣,他想到苏涟漪撞到墙后掉下来,或者直接被他扔出墙去,却没想到苏涟漪竟反应如此机敏,这么快便爬上了墙,还回头接应他。

李玉堂很兴奋,第一次找到了一个“战友”,向后退了几步,猛冲向前,一个助跑后腾空而起,伸手便抓住了苏涟漪的手。

涟漪丝毫不敢马虎,两只腿夹紧墙壁,另一只手也是狠狠抓着一旁的石柱,就这么硬生生将李玉堂拽了上来。

这时,家丁们已经跟着跑了过来。

跑在最后面的是刘妈妈,声嘶力竭,可见她也是用了全力地跑,可怜了她那一把老骨头,“拦……拦下……他们……夫……夫人有……令……”

这些小厮们总算是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谁了,这就准备去拽人。

“跳。”只听见李玉堂短促有力地一声命令,苏涟漪就这么被他拽了下来,生生跳下了两米多高的地面,两只脚和两条腿被震得生疼,涟漪欲哭无泪,会不会骨折!?

李玉堂可不管什么骨折不骨折,继续拽着苏涟漪撒开腿就跑。

小厮们爬墙没两人那么快,慢吞吞地爬着墙,当小厮们翻墙出去时,哪还能见到两人的身影!?

李玉堂早拽着苏涟漪拐了几个弯,穿过人流不息的街市,进了一家药房。

“二少……”还没等掌柜将那“爷”字说出来,李玉堂已拽着苏涟漪一溜烟地跑上了后堂。

街市上、药房中之人都看傻了眼。

今天不是在做梦吧?今天大概就是在做梦!平日里以沉稳见长的李家二少爷和苏家小姐,今天竟手拉手不顾形象的奔跑,这是怎么回事?

到了后堂,李玉堂将那门关上,放开了苏涟漪的手,扶着桌子便大口喘着气,“总算……是……安全了。”但不得不说,今天这逃亡,痛快!

苏涟漪噗通一下跌坐在椅子上,“为……什么要……这……么跑?”她也是累坏了,也许因为跑步的原因,此时身子特别热,浑身出汗,那汗毛孔如同根本不够用一般,汗水争先恐后地向外挤,很难受。

李玉堂长长地喘息几次,到底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好,没一会便恢复了,“若是跑得慢,被抓到,后果不堪想象。”

涟漪不解,这不堪想象他已说了两次,到底怎么个不堪想象法?“到底……什么事?”还在努力调匀呼吸。

李玉堂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解释,“你刚刚在我母亲那儿,喝的茶,是不是有种特别香的味道,那香味超出了其他茶品?”

涟漪回想了下,点了点头。“是啊,我当时还想,夫人那儿的是什么好茶,回头我也买上一些。”不知为何,身子异常敏感,头脑特别兴奋,难道是因为跑步的原因?

李玉堂叹了口气,“那根本不是什么茶,是春药,是寻欢散。”

苏涟漪大吃一惊,“春药!?”好好的李府,也不是青楼,也不是黑店,怎么能出这种东西?“你娘为什么要给我下春药!?”警惕心骤起。

李玉堂苦笑,“不是给你下,是给我们两人下,苏涟漪,你这么聪明,话说到这,你应该就明白了。”

苏涟漪手捂着胸口,那颗心噗通乱跳,她怎么能不明白,给两人下药,不外乎就是让两人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要么生米煮熟饭,要么捉奸在床。而他们两人的关系,八九不离十,是前者。

李夫人为何要这么做?难道是报复她儿子,拿她来恶心李玉堂?还是……想撮合他们两人,让他们立刻成为夫妻?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这后果……相当可怕!

苏涟漪越想越后怕,难怪这身子越来越敏感,头脑也亢奋,很想……很想……

“李公子,这可怎么办?会不会几个时辰不……不那个,我就七窍流血而亡?”虽然这种春药科学无法解释,但在那些小说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既然她这么不靠谱的穿越了,这不靠谱的春药,也不得不防!

李玉堂愣了一下,而后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爽朗的笑声充斥了整个房间,“哈哈——”

苏涟漪面色通红,皱着眉,满面的埋怨,哪还有平日里的淡定冷静?“别笑,此事事关重大,你回答我啊,认真回答。”

李玉堂好容易才忍住了笑,本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俊美面庞,此时因刚刚的疾跑和大笑,面颊绯红,一双薄唇也是红艳艳,配之那狭长的凤眼和瓜子脸,竟比那叶词还要妩媚妖娆。

“这寻欢散已是极烈之药,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你说的药哪是春药?分明就是鹤顶红啊!”李玉堂解释。

涟漪尴尬,那坑人的小说电影。“那……我这春药……不用解?”

李玉堂摇头,“虽不会害人命,但这药发作起来,人的意识不清,只想……做那种事,也是极为可怕。”

涟漪了然,点了点头,想必,这种药的作用原理与现代的禁药差不多,都是以控制生物中枢神经为主。“那我怎么办?”苏涟漪可不敢再随便猜测了,否则会被人笑掉大牙。

因现代小说电影里的狗血情节,这种药,要么用男人来解药,要么就泡冷水整整多少个时辰。

李玉堂点了点头,敛了笑容,面容认真几许,“放心,我这就去让掌柜配置解药,你在这稍等一下。”说着,便转身出了房间,很小心地关上了房门。

涟漪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个世界还算是靠谱。

头,晕乎乎的,无论是头还是脚,更或是身上的每一根毫毛,都轻飘飘的。也许是因药物的原因,苏涟漪心情突然很好,很开心,虽然也很……空虚。

好在,苏涟漪平日里是极为理智之人,此时用理智控制着自己,不是很失态。

空气中,有热气在悬浮,火辣辣的,好像燃烧的灰炭,吸入鼻腔之中,都是热的。

这盛夏,房间中本就热,又关着门,更是密不透风。

药物,让苏涟漪血液循环加速,身上的汗自然和不要钱似的向外疯淌。衣服,早已被汗湿透了,但却不能脱。这样的感觉,很煎熬。

过了好一会,门打开,是李玉堂回来了。

涟漪长长吸了口气,极力让自己不失态,但药物控制大脑,好像在梦里,眼前的李玉堂不真切,连听他说的话都不是很清晰,好像有双影、好像有重声。

“苏小姐,这是去火的凉药,多少可解那寻欢散,你喝下吧。”李玉堂道,当看到面前的苏涟漪时,也是狠狠一震。

眼前的苏涟漪,哪还是平日里那时而冰冷、时而睿智、时而亲切的苏涟漪?此时的她,发若海藻、面若桃花,媚眼如斯、红唇欲滴,尤其是她那唇,红彤彤的泛着晶莹的潋滟,小口微张,隐约露出其中雪白贝齿。

那小口,不正是等人品尝?那双迷离的眼,不正是渴求人去疼爱?

她身材是好的,众人周知,身材高挑,腰肢纤细,腿长背挺,但此时的她,身上薄衣被汗水湿透,黏在身上,将她曲线衬托得更为完美。

李玉堂愣了片刻,当反应过来时,有些尴尬,赶忙将那解药递了过去,口干舌燥。

涟漪隐约可见对方递了碗,理智告诉她,那里是解药,身子却已经是不听使唤,她不是支配肌肉去行动,而是全凭经验,伸出双手,去接药碗。

手,已经没了丝毫知觉,当碰到碗时,根本使不出力气。

李玉堂察觉,尴尬了下,这寻欢散能将贞女变为荡妇,如今苏涟漪还可保持着理智,可见其意志力之强悍!“苏小姐,这药房中无女性,若是你相信我,我来喂你喝药如何?我李玉堂对天发誓,绝不趁机占你便宜。”

苏涟漪还能怎么办?只能依靠经验动了动脖子,隐约能感觉到脑袋点了点头。

李玉堂到了苏涟漪身边,她身上的热气夹杂着少女的芳香向他袭来,让他忍不住顿了下。

他从来都是不好女色,这世上,根本没有任何女子可引他多看半眼,但今日的苏涟漪,却让他连续失态了两次。

内心声讨自己,李玉堂将所有理智集中在脑海,“苏小姐,得罪了。”说完,左手大掌撑住她的后脑,右手端着碗,便喂向她的口中。

其实具体来说,此时的苏涟漪,除了大脑中的一部分受自己控制,身子已经完全没了知觉,只有空虚!强大的空虚!

苏涟漪严重怀疑,这寻欢散就是现代的毒(和谐)品!虽她在现代没尝过,却看过不少案例,吸(和谐)毒者往往都是吸食过后,意识不受支配,有虚幻感,中枢神经异常兴奋而激发起失常的性欲,最终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

苏涟漪心中叫苦不堪,希望她别上瘾,若是上瘾,她也得硬着头皮戒掉。万万没想到,在现代是遵纪守法好公民,跑到这古代竟被下了这种东西。

脑子里虽是想着,但身子却全然没有知觉。

有些药,顺着她的口,入了食道,但有些药,却流出了她的唇。

那金色的药汁顺着她的嘴角,划过她白皙的面庞,而后在她雪白的玉颈蜿蜒而下,最后消失在半湿的衣领。从上向下,隐约可见她松开的衣领中有精致的锁骨,还有一道深深的……

李玉堂的手一歪,险些将整个碗叩苏涟漪的脸上。

赶忙冷静下来,谴责自己怎么有了色心,太失常了!他平日里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哪怕是再美的姑娘,他都没多看上半眼,为何今日?

难道那混着寻欢散的茶他也喝了?但在他记忆力,他闻到味道后就放下了茶碗,并未沾上半滴!

惊讶着,用理智控制自己,不再向下看,不能再看了!

终于,这汤药被苏涟漪喝下了一半,又撒了一半,但好歹,药碗算是空了。李玉堂也如释重负,此时别说苏涟漪,就是他也是一身汗。

“你在这别动,刚刚这药撒了太多,我怕药剂不够,再去让人煎上一碗。”李玉堂道。

苏涟漪心中苦笑,李玉堂这分明就是多此一举,她现在倒是想动,问题是……动不了!

李玉堂见她“默许”,便转身出了房间,还是将那房间门小心关好,生怕有人不小心闯入,而后才长长舒了口气。

门外,凉爽许多,也让他冷静了许多,刚刚,他也觉得好像服了什么春药一般,血液倒涌,那是种奇怪的感觉。

不再多想,端着空碗,再次去抓药煎药。

终于,折腾了两个时辰,苏涟漪终于恢复了些体力。

她很累,很疲倦,却不敢睡。虽然李玉堂是真真的君子,知道她在房内恢复,他守在门外,但以她的个性,还是无法安眠。

长舒了口气,四肢开始恢复知觉,也逐渐有了体力,涟漪知晓,这是解药药效发作了。

站起身来,涟漪慢慢走到了门旁,开了门,但见,一身白衣的李玉堂,就这么笔挺地站在门外,默默守着。

心中猛然感动——李玉堂,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从前,应该是她误会他了。

李玉堂见她开了门,“你好了?”

涟漪微笑着点了点头,声音还有些虚弱,“恩,麻烦你了。”

李玉堂拿起一旁的小包裹,递了进去,“这是干净衣服,你入内稍等,我让人给你打一些水供你梳洗下。”说这话的时候,除了最开始向内撇了一眼外,便没看上半眼。

涟漪一低头,吓了一跳,原来自己衣服都已湿透,此时就连肚兜的颜色都十分明显。一把抢过那小包裹,跑了进去,窘迫!无比的窘迫!“李公子,谢谢你。”由衷的感谢。

李玉堂没回答,将门关了,不大一会,门又开了。

涟漪有些担心,但随后的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没有小厮送水进来,相反是李玉堂亲自将水提了进来,还是老原样,并未看向屋内半眼。

将水提进来后,便又出了去,将那门关上,守在门外。

苏涟漪愣了下,而后忍不住笑了,不得不说,李玉堂,真是名君子!以前若是有人说,她是不信的,但如今,她亲眼所见,不得不信!

他一没趁机好色,二没扔下她不管,三没趁机威胁。

当涟漪到水桶旁,伸手碰到水时,又是愣了下,而后淡笑,心中又默默给李玉堂加了一条——四,心细如丝。

因为,这水,竟是温的。

这不是宅院或客栈,一个药房的仓库,她之前都没敢奢求有温水,但如今,他竟给她弄到了温水,真是……不知要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感谢。

包裹中,除了一身干净的衣裙,还有一条干净的帕子。涟漪便将帕子在温水中浸湿,稍微擦了下身子,将干净衣服换上,又是惊讶了一次,因为,这衣裙竟然是合适的。

她的个子很高,足有一米七五,这在现代都算是高个子何况是古代?成衣店找到这个长度的裙子很难,而他竟能这么快找到。

熟悉过后,一扫之前的狼狈,涟漪带着淡笑打开了门,“李公子,我可以了,请进吧。”这一回,再也不是什么客套的笑容,而是真诚的笑容,因为李玉堂已被她当做了朋友。

李玉堂点了点头,入了内,有人端了茶进来,涟漪先是闻了一闻,没什么异味,这才敢喝。刚刚出了一身汗,此时早就渴了,正好用这茶解渴。

“李公子,您与这药房认识?”涟漪好奇道。

李玉堂点了点头,“这药房是李家产业,碰巧,爹将这铺子交给了我打理。”

涟漪惊讶,“我还不知,李家还涉猎了药房?”

“是,也是最近才涉猎的。”玉堂回答。

涟漪有了兴趣,“那你会医吗?”能打理药房,自然不能是门外汉。

李玉堂淡淡地笑了下,摇了摇头,“不会,但为了能打理好药房,刻意识了药,如今这铺子中的药,我差不多都能认全,又在周大夫的教导下背了一些名方。”

涟漪了然地点了点头,“就是因为你识药,所以刚刚在牡丹院才能闻出春药的味道?”心中对李玉堂的敬佩,油然而生。

“不,在我未习药之前便能闻得出,我从小跟着父亲打理产业,商界黑暗,各种阴损招数防不胜防,所以,我当年步入商界,爹教给我的第一课便是识蒙汗药、春药、麻药。只有能识了这些药,才不被人轻易害了去。”李玉堂答。

苏涟漪惊讶,看来她未来要学的还很多。“李公子,那我冒昧地有个请求可以吗?”

“恩,你说。”李玉堂对她的请求丝毫不反感,相反还很好奇,苏涟漪能有什么请求。

涟漪狡黠一笑,“我想拜你为师,你教我这些东西可好?”李老爷太忙,她哪敢打扰,但这李公子却与她年纪相仿,俗话说,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好成功,她也就走走捷径,以求少走弯路罢。

其实,苏涟漪还有一个自私的想法,她学这些知识是其次,转身去教苏皓才是最主要的。让苏皓直接来问李玉堂,涟漪直觉知道,李玉堂是不会教的。

玉堂没想到她提的竟是这个要求,按照他的理解,苏涟漪将他屡次击败,应该高高在上才是,怎么还要……拜他为师?“李某不敢当,苏小姐是商业奇才,如今有目共睹,李某怎敢献丑?”

涟漪对他哼了一下,“还和我打上官腔了,如今我俩也算是患难兄弟,教还是不教?”丝毫不客气。

李玉堂忍不住轻笑了下,“恩,教。”心中却溢满不一样的感觉。

苏涟漪想了一想,“其实,李玉堂,你这个人不错,足智多谋又冷静、不易受到外人影响,你若是改掉缺点,我敢说,以后你就是鸾国商界的老大。”她由衷地评价。

玉堂苦笑,“苏小姐又取笑我了,之前你还说过,我心态浮躁、急功近利,如今又说我不易受外人影响。”

涟漪点了点头,很认真道,“我没说谎,我的话也不矛盾,你仔细想一想,你受到的影响不是来自外人,而是你自己。若是你自己沉下心来,外界根本无法影响你。”

玉堂一愣,回想了下,好像……苏涟漪说得还有那么几分理。

“话说回来,李夫人她……”涟漪迟疑了下,“她难道想……我们……那个?”这话,说出来有些难为情。

李玉堂无奈地叹气,点了点头,“恩,母亲看出你在商业的天赋,想逼你入府。”

苏涟漪不由得冷笑,“做梦。”那个老女人真是异想天开,如果她苏涟漪不愿,别说上床,就是生了孩子,她还是不愿。难道她看起来就这么软弱可欺?是一个软柿子?

李玉堂听到苏涟漪的冷笑,面色紧张了一些,“涟漪,那你可答应我一件事吗?”

“恩,你说,你的事我当然答应了。”涟漪赶忙道。

玉堂很认真地看着面前苏涟漪的双眼。“她毕竟是我母亲,即便是有不对之处,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网开一面,不与她计较?以后,我会尽量说服她。”

涟漪了然,是啊,李夫人再坏,却也是李玉堂的母亲,亲生母子,李玉堂自然见不得她针对,赶忙点了点头,“知道了,你放心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追究,以后,我防着点就是了。”

李玉堂这才松了口气,“那就,谢谢了。”

涟漪摇了摇头,“李公子,我应该谢谢你才是,若刚刚不是你,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真就如李玉堂一直所说的。

李玉堂犹豫了下,很想说,即便是真发生什么,他也会对她负责的。但话到嘴边,却没说出来。“妆品之事,若是有需要,尽管找我就好。”

“好,你我以后是朋友了,我自然不和你客气,若是你有什么需要,也尽管找我,我定当竭尽全力帮你。”涟漪道。

两人又关于生意说了一些,探讨了一些,而后苏涟漪便告辞离开。

这一折腾,已晚,涟漪肚子咕噜叫了一下方才发现,午膳她还没吃。

到苏家酒铺看了看,没什么事便赶着她的小驴车回了家,温暖的家,有陪伴她之人,云飞峋。

……

苏涟漪用过了晚饭,见云飞峋在院子中练拳,突然有了兴致,“飞峋,我们切磋一下如何?”

后者一愣,要和他比武?惊讶,竟有女子要和他比武。“不行,拳脚无眼,若是伤了你,怎么办?”

涟漪冷哼,活动着腕关节,看着面前那修长魁梧的云飞峋很是不服气,“你也实在太瞧不起我了,想当初,我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她说的是在现代,她从小学习传统武术,后来上大学后,选修了跆拳道。

云飞峋自然是以为苏涟漪说的是从前,她在村中当流氓的经历,忍不住笑着出口小讽她一下,“那是你体格庞大,有些蛮力,加之有你爹和苏白在,没人敢惹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武林高手?”

今日白天在李府,她和李玉堂两人并肩作战,以一敌三,那种虚荣心和成就感暴涨,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其实我没告诉你,今天我打架了,以一敌三,爽的很。”

云飞峋一愣,“你打架了?今天白天发生什么事了?”很是紧张,恨不得亲自在她身边保护。

涟漪微微一笑,伸手做了李小龙的招牌姿势,挑衅地勾了勾手,“想知道?先打败我再说。”

云飞峋无奈,“涟漪,别闹,真的不行,若是不小心伤了你,我该……”话还没说话,只见苏涟漪飞起一脚。

飞峋一惊,本以为苏涟漪打架是毫无套路的蛮力,却没想到这一脚很是刁钻,直踢他面门,将那说一半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向后退了半步一抬手,将她玉足挡住。

涟漪只觉得脚上踢了个铁块一般,但不容多想,继续发起进攻。

飞峋很紧张,倒不是苏涟漪有多厉害,而是他要提心吊胆,既不让自己落败,也不能让她受伤,更不能让面前这骄傲的小人儿输得很惨,最主要的还是不能放水太明显。

苏涟漪越打越气,因为她的每一招一式,这云飞峋好像都能意料到一般,那双臂如同壁垒一样保护周密,无懈可击!

苏涟漪怒了,将所有力气集中在右拳,也不管什么防备不防备了,就想用蛮力取胜,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击了过去,而云飞峋好像也看出了她的想法,大掌一包,将她的拳头窝在了手心,又怕她用力太猛伤了自己,顺着她出拳的方向向后默默退了一步,生生将她力气化解。

“涟漪,够了,再下去你定会伤了自己。”如今,云飞峋也是了解了苏涟漪,她平日里看起来冷静淡然,那只是对外人而言,更是她与人相处的自我保护层,她卸下心防时,也是很任性、很调皮。

就如同此时。

飞峋握着她的拳,看着面前专属他的调皮表情,心中满足。

苏涟漪气坏了,今天她分明和那李玉堂本事差不多,就算是次一些,也不是特别次,为什么在云飞峋的面前这么不堪一击?

她哪能想到,像叶词和李玉堂这样习武之人,最多找人切磋下,可谓是纸上谈兵。而云飞峋却不是,他的每一招都要夺人性命、他的每一式都要见血封喉,敌人不死,死的就是自己。

那种公子哥们的花拳绣腿,又如何与这种在战场上用生命磨砺的本领相媲美!?

苏涟漪想抽回自己的拳头,却发现抽不出,白日里那膨胀的虚荣心此时就如同放了气的气球一般,“怎么会怎样?我与李玉堂几乎都能打成平手,怎么和你就败得这么惨?”

本来还带着浅笑的云飞峋一听到了李玉堂的名字,面色一变,声音也冷了下来。“你是说,白日里,你与李玉堂在一起?”

苏涟漪心中一沉,糟,就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她要是说出来,会不会引起他的误会?这种事,应该瞒得紧一些,误会越少越好。

“没……没有。”可惜,苏涟漪有了一丝犹豫。

云飞峋也不是傻的,从前他最多生了闷气,但如今,苏涟漪已经接受了他,就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握着粉白拳头的手一个用力,胳膊一收,涟漪只觉得一股大得无法抗拒的力气将她拽了过去,直直跌入那坚实的胸膛前,摔得她头晕脑胀。

心里只有一句话——完了!完了!云飞峋吃醋了!这可怎么哄啊?

------题外话------

妹子们,求月票啊~用月票砸死我吧~

感谢妹子们的月票:蝶衣秋水、老陈、sakula92、yxlljc、wdf1966、悠悠293、九轩日轨(5钻,2票)、珞rose2012、萤光轮、竹叶青青123456、weijunyin、mozi1231、hairuili、乔依霏霏(6票)、tinalinda、maxiuhong、zsh720928(1票、1花)

tamyatam(1钻)慕泪i潸潸(5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