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57,药酒(倒计时1天)

大虎的手哪里仅仅是肿?此时已经开始泛黑!

虽然此地的蝎子,毒性不会置人于死地,但毒性却可以积累,一只手被连续密集叮咬多次,其后果也十分严重。

涟漪的心都揪起来了,好像蝎子蛰的不是大虎的手,而是她的心一般。

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拽到前厅的桌子旁,把两人屋内所有灯烛都搬了过来,拿出平日和初萤缝制衣服所用的绣花针,先用烛火烧了烧,而后用酒小心擦干净。

“疼吗?”涟漪问,低着头,在明亮的灯光下仔细查看伤口。

“恩。”大虎答。

涟漪叹气,“疼,你为何不早些说?怎么等吃完饭才说?如果我没看见,你难道要明天再说?”

“你昨夜还未睡。”大虎答非所问。

简单一句话,苏涟漪只觉得鼻子一酸,皱紧了眉,如果有人要笑话她是爱哭鬼,就笑话吧,她确实是忍不住,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对她这么好,无声的照顾,无言的呵护,她怎么能不被感动得想哭?

不再吭声,专心用针将他伤口中蝎子留下来的倒刺挑出,尽量轻手轻脚,虽然这挑刺的疼和蝎毒之疼相比已不算什么,但她还是最大限度的放轻自己的动作。

一根……

两根……

三根……

挑了足足有十三根之多,那小小的倒刺在桌上一字排开,刺伤了涟漪的眼。

这一上午,孙小锦捉了十七只蝎子,大虎捉了十六只,苏白捉了八只,涟漪只捉到了三只。

十六只蝎子,十三根倒刺,大虎这个新手分明就是不计代价地去捉,就是为了帮她。

将针插进针线包,伸手揉了揉眼,将眼角的液体擦干。

“你怎么了?”大虎问。

“灯太亮了,晃得眼睛疼,”涟漪笑笑,淡定地说着谎话,“刺挑好了,跟我到院子里来。”

涟漪用水调匀了皂角粉,一点点冲洗大虎的伤口,确保冲洗干净后,又在灯下细心为他挤出毒血。

“你应该有解毒的药吧?”涟漪问,大虎不是普通村夫,身份神秘,想必这种药品应该备下不少。

“恩,我自己上药就好。”大虎入房间内取药,但没想到,涟漪竟跟了进去。

“我帮你。”抢过了药,小心为大虎上药,而后用干净布条缠好。

大虎低头着看她的一举一动,僵硬冰冷的眼角柔和了许多。

处理完大虎的伤口,苏涟漪想起了正事,跑去厨房,将酒坛搬了过来,拒绝了大虎的帮忙。大虎无奈,只能站在一旁观看。

涟漪先是将酒倒入一只精致小坛,而后将白日里捉的活蝎小心放入坛中,封好口。

“蝎子虽然有毒,但却能治病,用蝎子泡的药酒有强筋壮骨、驱风活血、消炎止痛的作用,等七天后便可以取来喝了,到时候,第一个让你尝鲜。”涟漪笑着帮大虎解释,解他的疑问。

“恩。”大虎的唇角微微勾起,僵硬的面部线条有了缓和。

他满是脓包的脸,在昏暗得灯光下平整了不少,没有了白天的狰狞。他的眉很完美,浓眉如同两把剑,斜入发鬓,充满阳刚。他的眼窝很深,一双大眼深邃,如同双枚乌色瑰石。他的鼻很挺,高高直直,其下是不薄不厚的一双唇,平日里总抿着。

月下观花,灯下观人。

灯光能美化人的肤色,加深人的轮廓五官,而此时此刻,苏涟漪竟觉得大虎很帅、很美。

“大虎,治疗皮肤病不是我强项,而你脸上的疮,我怀疑是天疱疮,却无法确诊。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试试。”犹豫再三,苏涟漪还是说了出来。

她本不想行医,但却不知用什么方法回报大虎对她的好,唯一能贡献的,也许只有自己的医术。

大虎皱眉,本就很深的轮廓更为深邃,一双眼有着狐疑,也有着一丝希望。

“天疱疮”,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隐约记得苏涟漪曾经说过,“你是说,你能治我的脸?”声音中逐渐充满希望。

涟漪没由来的紧张,“我不敢肯定,但我尽力,如果真治不好,也……”

“没关系。”大虎赶忙道。

涟漪见到大虎急促的回答,便料到其在意程度。心中暗暗发誓,即便是失败一万次,也要将他治好!“恩,那我抓紧时间研究一下。”

说着,忍不住小小打了个哈欠,才想起,自己又是两天一夜未睡。

大虎本还想追问什么,但看到涟漪如此,也不忍纠缠。“你早休息。”

“啊……恩。”涟漪擦了擦眼角因为打哈欠挤出来的眼泪,转身回了房间,“大虎,晚安。”

“晚……安。”大虎也随着苏涟漪说了句怪异的招呼语,而后看着她高挑的身影入了房门,房门关上,不一会熄了灯。

又站了很久,大虎这才惊觉自己莫名其妙得盯着她的背影,伸手摸了摸自己坑洼不平的脸,想起记忆中,陌生人那些厌恶、排斥的目光,双眼空洞。

他的脸……能治好吗?

------题外话------

丫头开新文了,《风华贵女》希望大家去捧个场,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