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058,胜利(万更,勿养文,谢谢)

药酒普遍采用高浓度酒泡制,七日后加水稀释成低度饮用,口感独特且具备治疗功效。

参照苏涟漪制定的治疗方向——强心利尿、控制心率、治疗原发病,在药酒制作中,涟漪走访了县城中名医,根据她所想得到的效果,挑选了几味中药加入一同泡制,如车前草、白术、熟地黄等。

大虎的右手包着绷带,这几日,苏涟漪不允许他上田干活,好在此时田里工作已经不多,只要偶尔挑水种地,施肥挑虫便可。除此,在生活上,涟漪也尽可能的照顾他,可以说无微不至。

清早洗脸,大虎用左手洗,涟漪便捧着巾子在旁,大虎洗完,那干净带着皂香的巾子及时送出。等大虎脸刚擦完,就见涟漪拿着木梳在一旁虎视眈眈,要为他梳头发。

古代,男人留长发,大虎一只手虽可以勉强梳理,但想将头发挽在头顶就有些困难,在大虎屡次婉拒失败后,涟漪便接手了大虎发型打理的工作。

大虎的发丝很黑,很硬,不同于女子发丝的柔软,他的头发如铁丝般泛着光泽,涟漪本就不擅长打理头发,对这又厚又硬的发丝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能束起,偶尔还不小心梳歪。

涟漪没良心的哈哈大笑,大虎很无奈。

吃饭,涟漪尽量做一些可以用勺子吃的菜色,将蔬菜和肉切成丁,少油少盐利于伤口愈合,不允许他喝酒。

七天之后,大虎右手绷带终于拆了,涟漪的蝎子酒也大功告成。

将酒舀出在碗里,而后兑了一些之前准备好的冷开水,“大虎,这第一口你来尝吧。”

一旁的大虎看着略带黄色的酒水,犹豫着点了下头,端过碗来喝。

冰凉的酒水入喉,是一种从前从未尝过的味道,淡淡的酒香缭绕,配之中药的甘爽,若是细品,口中有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馨香。

“味道不错。”大虎道。他不是不懂礼节之人,之所以丝毫未谦让,是因为这蝎子有毒,而用有毒的蝎子泡酒,怕是酒水中有毒。

他不想看到苏涟漪中毒,其原因自己也解释不出。

“再喝点浓的。”涟漪笑着,将原酒不兑水直接倒入大虎的碗中,“听人说,练武者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想必你也如此,夏日流汗后不待汗干便用冷水冲澡,冬日流汗时不计严寒脱衣纳凉,都会对身子有危害,这危害即便不是当场发作也是慢性的。”

“恩。”大虎虽不信,却还是耐心听着,酒水倒好便喝下,刚刚的味道太淡,如今才更能品尝其中滋味。

大虎喝着,涟漪破天荒的絮絮叨叨起保健常识。“小臂、小腿偶尔酸疼,这些就是慢性病变,以后便会发展为天气骤变时的剧烈酸痛,随着骨骼末梢慢慢病变变形,最终坏死,最坏得结果便只能截肢。”

“咳咳……”大虎还有一口没咽下去,听到了涟漪的话,差点没呛到,面色一青,“真有那么严重?”

涟漪认真地点点头,“当然,不说远,单说我们苏家村便有不少老人有这样症状,皆是年轻时下田种地不留意所酿成。”

大虎心慌了,因为他左小腿真的时常莫名酸疼。想到这药酒可以治疗此病,便一股脑将最后一口喝个干净。

涟漪噗嗤笑了,即便是他不说,她也知晓他在想些什么,“若是你还想喝,回头我们捉蝎子我再为你泡制,但这些酒只能浅尝不能多喝,因加入了针对李老爷病情的药物,不适合你。”

“恩。”大虎点头,放下碗。“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涟漪笑了一笑,“有些事情若是直接处理,想必会生硬尴尬,易让人产生抗拒心理,换一个角度,迂回曲折,不失也为一个好方法。”

大虎虽不说,却知道这个苏涟漪一定又有了主意,几不可见,其唇角微微勾了下,他对她的表现,好奇,拭目以待。

……

东宁城是一大城,地处鸾国中部地区,地势平坦、四季分明、人口众多、经济繁荣、秩序井然,虽达不到夜不闭户,老百姓却也安居乐业,其全因东宁城有个不错的知府,陶泽运。

东宁城知府陶泽运虽算不上两袖清风的清官,但却也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刚正不阿。上,受到上位者的赞许;下,受到百姓的爱戴,甚至在京城中也有些根基。

此时皇都动乱,皇子夺嫡,虽未明斗,却暗流激涌。而这陶泽运便相传,其是太子一派,当然,也是传闻,并未明示,这些都是闲语。

陶家与李家是亲家,而如今作为岳望县首富的李家可与京城首富叶家搭上线,也全凭这陶泽运的牵线,可见陶泽运与李府老爷李福安的交情。

陶府坐落在东宁城西部,宅子很大,半旧不新,与主人陶泽运相同,很是低调。入了大门,穿了门堂入后院,曲径通幽处,是陶府的客房庭院,也是李府老爷李福安养病之处。

虽陶府有了喜事,但李老爷在陶府却没因这喜气身体转好,相反越来越虚弱,下肢浮肿的厉害,下人们一直帮着捏,大夫一直开消肿的药却不见好,此外,因喘气困难,已经两天没在床上好好睡一次了。

“大……全……”李老爷的声音有气无力,半靠在床上,双眼凹入,嘴唇发紫。

“是,老爷。”名为大全的下人年纪大概四十上下,看得出是伺候李老爷一辈子的老仆,此时也是强颜欢笑,他是最清楚老爷身子状况的人。

“大全啊……我们回……家吧……”李老爷顿了几下,喘了几口气,才勉强将一句简单的话说出。“想……家了。”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竟说出这样幼稚的话,非但不引人发笑,相反,大全浑身忍不住颤抖,想流泪,却又不想在老爷面前流,强忍着。“老爷,着什么急,陶大人一会就从衙门回来了,今儿早陶大人还约了您下棋,咱不能爽约啊。”

李老爷也不是孩子,心如明镜,怎会不知,老友每每早晨赶来,看他熬过了一夜才放心去衙门,临行还必须约棋,为了给他一个盼头,让他再多挺上一天。

有这样的挚友,此生足矣。

“不……能给他……添麻烦了,我们……回吧……”李老爷主意已定,他恐怕是时日不多了,怎能给别人家添霉头?

“这……这……”全康不知如何是好。

门外,有下人轻轻叫唤全管家,大全微微点头,吩咐了身边丫鬟们精心伺候,这才慢慢转身退出了屋内。

“有什么事吗?”全康问,虽脸上是悲哀的疲惫,但管家的威严也是不怒自威。

“全管家,是这么回事,小的刚刚听说,陶府有个伙房老头,和老爷的病差不多,都是浑身肿得厉害,喘不来气,后来乡下老家给他送了一种药酒,他喝上,三天那腿肿就消了大半,现在又能干活了。”下人赶忙道。

全康一愣,双眼大睁,“真有此事?”

“真有,”下人连连点头,“那老头现在正在伙房呢,全管家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全康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好,带路,快,快。”

“是。”说着,那下人便带着全康到了陶府后院伙房。果然,有一名老头正在干活,将劈好的柴扔进巨大的灶炉里,而后用大蒲扇扇着。

“魏老头,你出来下。”那下人将老头叫了出来。

老头出来,看见一身华贵带着威严的全康,有些发愣,“是,大人,不知找小老儿有什么事?”

“我来问你,你真的喝了一种什么药酒,而后身上浮肿消除?”全康急急开口。

魏老头点头,“回大人的话,是啊,也不知我那老太婆从哪弄来的仙酒,就治好了我的病。”

全康大为震惊,“那酒,还有吗?有多少,我都高价收了!”

魏老头摇头,“没了,那酒本就一小壶,老太婆让我喝七天,但那酒实在是好喝,我一没忍住,三天全喝了,虽然淡了点儿,但确实是好酒。”

全康有些失望,“这酒是从哪儿来的?还能弄到吗?你别干活了,我这就吩咐人干你的活,你现在立刻给我找到供酒之人,越快越好,找到后必有重赏!”

全康很是激动,赶忙回头吩咐刚刚那唤他来的下人,“小张,你随便找个我们李府的下人过来干活,此事若是成了,也记你大功一件。”

“是,全管家。”那姓张的下人高兴坏了,赶紧跑着去找人。

魏老头喝的是什么酒?正是苏涟漪泡制的苏家药酒!

那酒真的如此奇效?自然是有一些水分,夸张了些,因为魏老头拿了好处!

做这一系列事之人是谁?自然是苏涟漪,绝无二人。

苏涟漪此时一身男装在东宁城一家客栈,一边看着医书,一边守株待兔。无比的从容优雅,老神在在。

她前几日为了避开李玉堂眼线,在村子里放出风声,说是去方池购买海带,连夜便女扮男装来到东宁城,掩人耳目。

若是说其他女子女扮男装,多半会被人看出来,但以苏涟漪一米七五的身高,穿上男装,光看背影还真是一名少年,更别说她眉宇间的英气,和浑身散发出的自信气场。

魏老头领着全管家出了陶府,先是回家装模作样地问了妻子,而后又“顺藤摸瓜”地找到了涟漪所在的客栈。

客栈内,苏涟漪已经等候多时。

“这位公子,在下是岳望县李府的管事,鄙人姓全,如今叨扰是有一事,您送魏老头的酒,是什么酒?有何疗效?可还有吗?”因为着急,全康全无客套,开门见山。

涟漪也很是潇洒地一拱手,“幸会,在下姓苏,这酒是家中祖传秘方失而复得,专治风邪心疾,在下酿制了一些,想来东宁城看看有没有销路,后来捻转认识了魏婆婆,听说魏大爷有此病,便赠送了一些。”

全康一下子激动了,“苏公子,可还有酒吗?”风邪心疾,这不正是李府老爷所患之症?

“有的,这一回带了两坛,想先卖卖看,但这酒酿制麻烦,即便是我想多卖,也无酒可卖。”涟漪装模作样地说着。

“这两坛酒我要了,多少银子?”全管家作势便从怀中掏出银袋。

“一坛一百两,两坛算你便宜,一百九十五两。”

嗬——这是什么酒,这么贵?即便是宫中贡酒也就这个价钱吧。全康掏钱的手顿了一下,有些尴尬。“小兄弟,你这酒,值吗?”大管家也不是好糊弄的。

涟漪还是那丝淡然的笑,“虽这酒贵,但小弟也是带了一些试用品出来,赠予全管家您便是,若是有效,小弟也不会坐地涨价,若是无效,权当喝了玩玩罢。”

苏涟漪这么漫天要价是有原因的,一是为了得到更多重视,有时候消费者就是怪,同样的两样商品,价钱高的,便觉得更是有效,人的奇怪心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

苏涟漪从到李府买通刘妈妈,而后又打通东宁城魏老头的通道,没少花钱,这些钱必须要有人买单!她苏涟漪可不吃这哑巴亏,她就要李玉堂那混蛋看看,最后的胜利者是谁,羊毛出在羊身上,让李玉堂去折腾自己家的那点钱吧。

全管家接过了酒,“小兄弟,这酒不会让你白拿,多少银子我给你。”

“都说了不要钱,这是试用品,我做事也是有原则的。”涟漪拒绝,放长线钓大鱼。

全管家眼中满是钦佩,“年轻人,现在像你这么认真做生意的人,少了。”

“全管家过奖。”涟漪心中暗笑,只要这管家对她有好感,定然会在李老爷面前美言。

“这样可好,小兄弟你别着急走,就先在东宁城玩着,未来几天的客栈钱和饭伙钱包在我身上,若是我家老爷喝这药酒有效,这两坛,我们包了。”全管家决定先稳住这名少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涟漪脸上是从容不迫的笑容,心中狠狠摆了个“V”的手势,李玉堂,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后悔当初做的决定。

……

陶府,全管家如同抱着救命解药一般,将那一壶药酒紧紧抱在怀中,飞也似的跑在路上,哪还有平日里成熟稳重的管事模样?

“老爷,我回来了。”全管家急急喘着气。

李老爷虚弱地躺在陈年藤条编制的摇椅上,两名丫鬟一左一右跪着帮他按着腿。

他艰难地抬眼,“大全……啊,你去……哪里了?”

全管家满面红光,也不知是兴奋的还是疾走所至,“老爷,这有一种药酒,是祖传秘方,能治风邪心疾,老爷,您喝喝看吧。”说着,从怀中掏出酒瓶。

李老爷无奈地笑笑,“大全啊,若是……能治好……早就好了,名贵中药,我……吃的还少吗?放……弃吧。”

“不,老爷,这回的药酒有人试过,小的亲眼所见,真的有效,老爷,您试试,这回一定可以。”大全激动得难以自已。

李老爷无奈地笑笑,“好,那就倒……一些来吧。”他是不信的,但却不想白瞎了老忠仆的美意。

蝎子药酒倒出,浓黄色,浓浓酒香配之以中药药香,只加了少许的水,这是苏涟漪刻意为之,担着风险,为求奇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三日后。

苏涟漪正在东宁城逛着,为初萤选一枚精致发簪,想作为礼物,远远便听见有人招呼,一边招呼一边急急跑了过来,连撞了很多人。

“苏公子,苏公子——”

涟漪一回头,是当日陪着全管家来的下人,忐忑了几天的心终于重重落下,唇角勾起了胜利的笑意。

“苏公子,全管家在客栈等您,您的酒,我们管家包了,您快速速回去吧。”姓张的下人忙道。

“好。”

涟漪跟着李府下人到了客栈,果然,全管家正等着,一看见苏涟漪,就如同见到了久未重逢的老友,“苏公子,这酒,值,真值!”

涟漪笑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全管家,楼上请。”

到了涟漪所住的厢房,让店小二上了茶品,两人坐着说了起来。

“苏公子,本来我们家老爷是不抱希望的,但没想到,喝的第一天,便觉得血脉通畅,而后腿上的浮肿消了些,没想到竟可以喘匀了气,整整安睡了三个钟头。第二天,腿上的浮肿更好,咳也少了很多,痰也逐渐变为白色。第三天,竟可以在床上平躺安睡,苏公子,你可有所不知,我们老爷已经整整一个月没在床上躺着睡觉了啊。”说着,激动得老泪纵横。

如今听了全管家的话,涟漪确认了,李府老爷正是风心病带来的心衰,古人只知晓病人体虚气弱,却不知具体症状,如今碰上了针对其病症的特效药,病情便有了极大的好转。

而且苏涟漪猜测,古人的体质比现代人体质更容易生效起作用,因古人没用过什么抗生素药类,现代人从出生便开始打预防针,平日身子不舒服便服用大量抗生素,身体有了一定抗药性。

但这些都不重要,生效了便好。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全管家命人速速将两坛子酒送往陶府,他人却留在了客栈。

“苏兄弟,不知贵府在何处,以后若是我们需要酒,就派人去购买。”全管家道。

苏涟漪心中暗笑,好戏来了。

但面上却还是那派从容,“全管家客气了,在下就是乡村野夫,家是苏家村的,以酿酒为生,从前经常到岳望县去,给另一家李府送酒。”

全康一愣,“苏家村?可是苏皓家?”

涟漪点头,“正是,苏皓是在下的兄长。”

全康一拍桌子,“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家正是你们苏家平日里送酒的李府,”顿了一下,如同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喜不再,换了一幅严肃的面色。

“你们苏家真是不仗义,我们老爷可是你们的老主顾,十几年风雨无阻的要酒,而你们呢?有了这样的好酒竟不送李府,跑这东宁城来卖,怎么,以为我们李府出不起价钱?”

涟漪也装作惊讶,“啊?如今喝我们家酒的就是李老爷?全管家,这都是误会,我们怎么会不给李老爷送酒,明明是你们不要酒了啊!”

全康惊讶,“不要你们的酒,怎么可能?我们老爷买你们家酒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会断?”

“就是断了啊,”涟漪脸上满是坚定,“我兄长知晓了老爷病情严重,很是担心,这祖传秘方失传已久,我兄长想方设法重新得到,而后连夜赶制,为了这酒,我兄长三天三夜没睡,这酒已装车,正准备运往李府,便有李府下人来通知说不要酒了,在下可不说谎。”

“真的?”全康大吃一惊,“不可能,老爷病情严重,哪有心思管苏家酒?会不会是有人冒充?”

涟漪摇头,“不会,那人就是平日里来送信的小潘,还顺便把之前的酒钱都节了,谁能干这搭钱的买卖?”

全康暴怒,一巴掌将桌子拍得震天响,“那小子真是皮紧了,竟敢背着老爷做这种事,差点耽误了老爷的性命,等我回了李府非拔了他皮不可!”

涟漪心中嗤笑——皮紧的小子不是小潘,是李玉堂,估计你也动不了他。

“不过,话说回来,”全康继续道,“你是谁啊,苏皓的两个兄弟姐妹我都见过,怎么没听说有这么位办事稳重的公子?”

涟漪本是想报上苏白大名的,但一听全管家说连苏白都认识,只能作罢。脑筋一转,唇角勾笑,“管家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苏涟漪啊,女子行走在外不易,只能穿着男装,不是故意欺骗管家,还请原谅。”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她苏涟漪就是要报自己的名,让李玉堂那混蛋知道他苏涟漪姑奶奶亲自拆穿了他的阴谋诡计,收拾不到他,也要气死他!

“你是苏涟漪?”全康今天不知第几次吃惊,这哪里是他记忆中的那女胖子?

涟漪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是这样的全管家,前一阵子我得了场大病,卧床整整十日,也在鬼门关门前走了一遭,这十日也把我那肥肉耗尽,才如此清瘦,让您见笑了。”

全康笑得尴尬,“哪里,各有千秋罢。”

两人又说了些关于送酒的事,重新达成了协议,李老爷的酒继续送,除非全管家本人去停,不然就一直送,而所有药酒李老爷都包了,也按时送到李府。

事情定了,涟漪便不在东宁城呆了,买了些礼物便连夜赶回了苏家村。

……

当涟漪到家时,初萤快哭成了泪人,说是太过想念,无奈,苏涟漪只能左哄右哄,总算是将她哄住。掏出了精心挑选的簪子,初萤恨不得冲去狠狠亲涟漪一口,欢天喜地地收下了。

除了初萤的簪子,还为自己的爹爹苏峰买了两双鞋,鞋是之前量好的尺寸,苏峰穿的很是合适,对女儿懂事很欣慰。

苏皓的礼物是一套精致酒具,也许苏皓爱屋及乌,入了酒行就对酒别有情怀,看见这酒具爱不释手。

苏白和孙小锦的礼物自然是书籍和笔墨纸砚,小锦是喜欢的,相反苏白则是斜眼撅嘴。

有一个人很生气,因为没有她的礼物。那人正是苏皓的妻子蒋氏,本来也喜滋滋的等着分发礼物,却发现人家苏涟漪压根没准备她的份儿,眼中根本没她这个人,气得连连跺脚,嘴里骂骂咧咧。

苏涟漪不给蒋氏买礼物是自然,她自诩心肠不错,但善良与犯贱完全是两码事,每每蒋氏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涟漪看在苏皓的面子上忍了,否则,她定会让蒋氏尝尝她的厉害。

欢天喜地的一天结束,又到了夜晚,涟漪在东宁城住的客栈不错,但到底不是自己家,多有不便,回了自己家,闻到家中熟悉的清香,听着院中乡村独有的风吹草木虫鸣响,烦躁了几日的心,总算了沉淀了下来。

为自己泡了一杯清火的金银花茶,坐在小院的书桌上喝茶纳凉。

大虎又跑到了仙水潭沐浴,头发湿淋淋地归来,与坐在院中的涟漪打了一个照面。

“来,喝些茶。”涟漪亲切招呼。

大虎依言走了过去,坐下,涟漪为他倒茶。

夏日的衣袖本就短,涟漪手臂伸长,雪白皓腕在月光下盈盈光彩,如同月光搭成的一道玉桥,又如同漆黑夜色一道银色彩虹,大虎第一次发觉女人的手腕竟这么好看。

茶倒完了,涟漪捧着喝起来,“你也尝尝,这个应该属于花茶吧,也应该是药茶,反正不是红茶、绿茶、乌龙茶,春季转夏,体内燥热,喝些金银花茶去去火气。”

大虎点头,拿起茶碗慢慢喝,喝不出其中味道,却还耐心喝着,只因这是涟漪泡的茶。

而后两人就没再交谈,偶尔蹦出几个字,大部分时间都在享受夜晚的宁静。

大虎放下茶碗,看着面前恬淡的女子,又看了看井井有条的房屋院落和这干净得毫无污秽的天际,不由在想,这是否就是隐士们所追求的生活?如今,他也有了一丝沉醉。

……

苏家酒厂再一次开工,众工人干得火热朝天,酒厂生产苏家酒,而涟漪家则是生产药酒。

农活一般都是春秋级比较忙,春季播种秋季收,夏季不是很忙,每家只要出一个劳动力浇浇水除除虫便好,于是,涟漪便向苏家村村民收购蝎子。

除了酿酒,她还准备将一些蝎子入药。

这个时代的人不懂蝎子的妙处实在可惜,但涟漪却打算好好应用起来。

村民们高兴坏了,这等于天下掉下大馅饼,谁小时候没上山捉过蝎子玩,一般玩够了就扔了或者弄死,却没想过捉蝎子也能赚钱。

蝎子的收购价钱不低,一只五铜钱,两百只便是一两银子,这一两银子都够一家人吃上一个月了,若是家里种了米粮,这一两银子就能攒下。

但涟漪的收购数量有限,一家每个月只收30个,这么做,是怕破坏了生态平衡,她是现代人自然知晓生态平衡的重要性,蝎子主要吃蝗虫等,若是蝎子没了,蝗虫泛滥,最后受灾的还是村民。

苏白和小锦上午做功课,下午便开始收拾处理蝎子,初萤记账。

在酿酒上,涟漪将工作直接推给了苏峰,苏峰游走惯了不习惯种地,如今涟漪抓到他的把柄,处处用死去娘亲许桂花来约束他,也有了成效,如今又给他找了差事,苏峰便也安心劳作。

一大家子生活充实,其乐融融。

这一日,是苏家酒厂向李府送货的日子,雇工刚将酒小心抬上了老马头的驴车,就听到一阵车声。一匹高头大马拉着整洁阔气的马车入了苏家村,来到苏家酒厂门前停下。

身着李府下人装扮的人从马车上下来,“是苏家酒厂吗?在下是李府的人,老爷有令,邀请苏老板和苏家小姐入府,说是要当面感谢。”

苏皓匆忙出来,“这位小哥,在下就是苏家酒厂的老板苏皓,你是说,老爷邀请我还有我妹子苏涟漪?”很是惊讶,虽然供酒十几年,但与李老爷见面屈指可数,都是他亲自拜访,哪被邀请过?

“正是。”下人答。

工人们一听,都高兴坏了,李老爷要见苏皓,八九不离十是要多要酒,那他们的薪水是不是也能提了?

只有老马头知道,这一切都是苏涟漪的功劳。

屋内的蒋氏赶忙对着铜镜整理头发和衣衫,本想换一件体面的衣服,但不敢让人久等,就急急跑了出来,“这位小哥,我们什么起程?”心中暗暗合计,这么个高大马车,她这一辈子都没做过。

那下人看了看蒋氏,“您是苏小姐?”

蒋氏一愣,挺直了腰板,“我是苏夫人。”

那下人不卑不亢,“抱歉苏夫人,我们家老爷只请了苏老板和苏小姐,并未请夫人。”

“什么?没请我?”蒋氏一下子就傻眼了,而后一跺脚,“不可能,你肯定听错了,我才是老板娘,那苏涟漪是个什么东西,就会讹钱添乱,李老爷怎么会请她?”

苏皓终于愤怒了,他本就善良脾气好,但凡事都有度,如今这死婆娘竟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他也没法再忍了。一个回手,狠狠扇了蒋氏一嘴巴。

“回屋里呆着去,丢人。”

酒厂两名雇工加上老马头都不吭声,冷眼旁观,心中暗暗叫好,他们早就看不惯这蒋氏了,却无奈不能插手别人家的家务事。

“这位小哥,让您见笑了。”苏皓觉得窘迫,“老马,去取一坛酒送来。”

“诶。”老马头立刻从库房取了一坛酒。

“小哥,还麻烦您跑一趟腿,这个拿去喝吧。”因为刚才那一出面色通红的苏皓,将酒送了出去。

“哪里,苏老板您太客气了。”那下人推辞了两下,最后也收了,苏家酒厂虽小,但那酒却是贵的,老爷都喜欢喝,他们下人自然也都想弄些尝尝。

苏皓上了车,引着马车到涟漪家接人,老马头则是赶着送货的驴车跟着,接完了苏涟漪,一行人两辆车便向岳望县城而去。

……

岳望县,自从李老爷的身体好转后,整个李府欢天喜地,比过年还要热闹,夫人一高兴,便整个府下发赏钱,下人们一个个都喜气洋洋。

只有一个人心情复杂,正是李府二公子李玉堂。

他也希望看到自己父亲身子好转,但却不想因为苏涟漪的原因。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苏涟漪做的,早就发现了她的反常,也早早派人去监视,但那女人狡猾如狐,竟放言说去买海菜,神不知鬼不觉到了东宁城。

她不仅将他断了苏家酒之事说出去,更可恨的是,竟然说苏家配置了药酒,而后李家才断的苏家酒,这分明就是要将不孝的罪名推他身上,可恨!

若不是那药方还没得到,关乎到自己父亲性命,他非派人连夜杀了那苏涟漪不可!

李玉堂将所有下人都赶了出去,关了门窗,自己在书房中发泄,在地上踱步,走来走去,而后一拳狠狠砸在墙上,哪还有平日里那逍遥谪仙之相?

礼貌的敲门声在书房外轻轻响起,李玉堂停下脚步,深深吸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抚平衣袍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恢复了淡雅的神态。“进。”

门开了,是李玉堂的随从墨浓。

“少爷,全管家正大刑逼问潘大周,问是谁明知老爷病情还下令断苏家酒。”

李玉堂优雅的双眼闪过一丝狠戾,狠狠咬着牙,苏涟漪,他一定要让她死!

但此时的情况……实在是难办,只要认下来了,即便父亲不多想,但这不孝之名早晚会传开,他李玉堂是完美的,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垂下浓密睫毛,掩住眼中的冷血残忍,李玉堂压低了声音,“吩咐下去,找人结果了潘大周,记得,别节外生枝。”那本带着淡淡磁性的悦耳男声此时如同催命曲一般。

墨浓跟随少爷多年,这样的事早见怪不怪了,少爷从来都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是。”

墨浓退了出去,李玉堂如今真真是怕了,直挺挺坐在桌后,双目大睁,面色苍白,一颗心疯狂地跳着,他怕被父亲忌惮,他怕身败名裂!

……

一行人两辆车到了李府,老马头的驴车自然还是从后门进,但载着苏家兄妹的马车可是从正门进。

正在逼问潘大周的全管家听说苏家人来了,赶忙停了审问,急匆匆去前门迎接。

当全管家到达前门时,苏皓已下了马车,伸手去扶苏涟漪。

今日的苏涟漪一身粉红衣裙,没有太多花哨,衣领、衣袖下摆用红线勾勒了几朵小花,腰带是红色的,一旁缀着精巧的荷包,荷包内放着香料,随着她的走动带来淡淡馨香。

她身材匀称高挑,虽不若平常女子那般纤弱之美,却别有一种端庄贤淑之感,尤其是她的气质,永远的从容不迫。

她的发丝乌黑浓密,一丝不苟地盘起,简单插了一只银簪。

垂目低首,粉色唇角淡淡勾着,整个人看去,就如同一朵出水芙蓉一般。

此时就连眼界开阔的全管家都忍不住心中暗暗惊叹,苏涟漪真是,好气质!

在东宁城见到的少年公子恣意洒脱,而今日看到的女子内敛沉稳,若不是他亲眼所见,根本不相信这两人其实于一身。

“全管家,劳您出来迎接,实在惭愧。”苏皓道,受宠若惊。

全管家笑容和蔼,“哪里,苏老板与我们李府合作多年,理应多来走动走动,老朽有失远迎,才是失礼。”转身看向苏涟漪,笑道,“我们又见面了,苏小姐。”

涟漪温婉地笑着,对着全管家福了下身,并未多语。

全康引领两人入内,去往李老爷的院子,一边和苏皓说着话,一边暗暗留意苏涟漪的一举一动,只见她微微垂着头,有着谦卑,却给人以不卑不亢之感,淡定如斯,绝不四处张望。

就连那苏皓都忍不住对李府宅院惊艳,但苏涟漪却未多看上半眼。

全管家吃惊,是怎么一场大病,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分明就是换了个人。

入了院子,苏家兄妹站定,全管家自己进了去,“老爷,苏家兄妹来了。”

李福安虽未康健,但这多日饮用涟漪针对他病情精心调配的药酒,如今已脱离了生命危险,很有精神,此时他坐在摇椅上,丫鬟们蹲着轻轻按摩其双腿,为其消肿。

李福安停止了看书,和蔼地笑了,“让他们进来吧。”

“是。”全管家退了出去。

虚弱的李家老爷面色虽疲惫,但那一双眼却精明的亮,若有所思,微眯着眼想着什么。

毕竟是几十年的老商人,可不是一般糊涂老头,苏家酒厂突然有了什么祖传秘方?这秘方竟有如此疗效,怎么是一乡间野夫家族流传?这其中定然有什么问题!

苏皓与涟漪入内,苏皓在前,涟漪在后。

苏皓见到李老爷赶忙拱手作揖,“李老爷,您身子可好?晚辈真是担心啊。”这话不是奉承,李老爷几十年的照顾苏家生意,苏皓对他的情意是真心的。

李老爷是人精,早知苏皓为人,和蔼地笑笑,“我没事,你放心。”

苏皓向旁一闪,涟漪上前,为李福安恭恭敬敬做了个福礼。

李老爷抬头一眼,手中的书唰地一下掉在地上,伸手指着苏涟漪,“你……你……你是……”

涟漪一愣,很是不解,李老爷认识她?

------题外话------

今天是入V第一天,丫头早晨6点多就醒了,眼巴巴等到7点开V发文,嘻嘻。希望V章,看官们能喜欢,就如同丫头喜欢你们一样,╭(╯3╰)╮

琢磨着一会写一个煽情肉麻的《入V感言》把一些感想写进去,就好像日记一样,给大家看,回头也给自己看。

还是老规矩,送钻送花这些东西,量力而行,丫头不强求、不奢望,贫嘴丫头唯一要求的是:看正版!这是丫头的吃饭钱,千万别饿死丫头,丫头死了还怎么写文?丫头死了这文铁定烂尾!

照理感谢名单:感谢看官tamyatam(1钻)鬼鬼纯露(10钻)干煸爆米花(5花)落雨如音(1花)新月如弓(1票)云枫陌(1票),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