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漫漫长夜

凤凰国是周边国家商品买卖必须经过的国家,他主要以出口香料药品以及丝绸为主,同时也是一个信仰鬼神的国家。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书网

优越的地理位置原本就让他成为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国。

再加上他强大的战斗力量,凤凰国的君主历来注重人才的培养,战功赫赫的将军数不胜数,同时也注重文人的发展。

更重要的是,凤凰国四面都有天险保护,各个关口重兵把守,易守难攻。

因此,凤凰国注定繁荣昌盛。

尤其是七年前凤长卿登机以来,凤凰国更是达到了一个鼎盛时期。

而凤长卿登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幅休整凤凰宫,请来全国最好的木匠工匠设计,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耗费了大半国库,财力物力人力消耗大半,才建成了今日的辉煌。

那年,凤长卿索性让凤凰宫依此山而建,整个凤凰山都是凤凰宫,自上而下共分九重,重重都有一个军事基地,而且凤凰山的背面便是万丈深渊,攻破是不可能的。

如此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以及巧妙的设计,皇宫内机关重重,若没有专门的人带路是很难保全自身的。

而且当年参与这项工程的人都被凤长卿全数杀光。

这本来是一个不可能被攻破的城池。

但是这一切都被一个神秘的黑衣人打破,那晚没有月亮,凤长卿和平常一样沐浴,但是凭着深厚的功夫底子他也能听出房顶上的细微声响。

来人的轻功极好,就算他追了很久也只能看见衣角,同时也惊动了御林军。

但是他也检查了一下,竟然什么都没有丢。

不过,这件事交给秦潇,凤长卿觉得是万无一失的。

此刻烛台上的蜡烛已经燃烧过半,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蜡烛发出的滋滋声。两个青衣女子恭敬的站在珠帘外侧,屋内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使得房内温度异常的高,两个女子已然面不改色,显然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

“皇上,秦潇秦将军求见。”太监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子,将头埋得极低。

屋内的人依旧没有回应,倒是女人的**一声接着一声,太监也不以为常。特地太高了声音,再次说道“启禀皇上,秦潇秦将军求见皇上。”

“啊~”当身体的快感达到巅峰,女人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发出诱人的尖叫。挣开迷茫的双眸,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快感中,神智没有恢复。

男子满意的看着女人的反应,伸手在女人雪白的双峰上狠狠的蹂躏了几下,使得女人发出阵阵低吟。男子扬起嘴角,掀开床帘,起身下地。

古铜色的肌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完美至极。

张开双手,婢女立刻拿着衣服前来,灵巧的帮男子穿上。

“秦将军可是抓到刺客了?”男人慢悠悠的走到外厅,不理会秦潇,直径走到上位,懒散的坐在榻榻米上,脖颈间还有女人的唇印,他却完全不在乎。

瞥见秦潇手臂上的伤,男人微微皱眉“刺客呢?”

“臣罪该万死。”秦潇双手抱拳,不在乎手臂上的伤已经开始流血,再次双手伏地,重重的将头一埋“臣等奉命捉拿刺客,不料刺客逃入白虎山,臣等前去探寻,岂料遇到狼群攻击。微臣···。”

“你说白虎山?”男人玩弄着桌案上的琉璃杯,扬起嘴角“听说白虎山野狼成群,朕前两年还去打猎,只不过狼群过于凶猛,只能在山外徘徊。刺客逃到那里,可是碎尸万段,尸骨无存了。”

秦潇听着男子的话,像是准备放弃追捕,但是他不甘心,他带去的人全部都为保护他而丢掉性命,怎能放弃,非要杀他个片甲不留,。

但是秦潇依旧坦诚的交出刺客刮破的衣服,举高过头顶“启禀皇上,微臣只找到了这个,并没有发现刺客的尸首,但是,同微臣前去的一干人等全都被狼群咬杀,微臣没有完成使命,还让部下丧失性命,请皇上降罪。”

太监将破布呈上,男子接过布条,上面布满了血迹,将布条放到一边,男子看着秦潇“朕知道秦将军备受部下尊敬,想必你的部下也是希望你活下来。刺客虽然逃走,却也未必活下去,秦将军稍作休息,调养几日,朕自有安排。”

“这···。”秦潇还想请命围剿白虎山,可是皇上的意思根本就是不再追究。

“秦将军还有什么事么?”男子不耐烦的一瞥。

“微臣谢皇上不杀之恩。”虽然不甘心,但是这个皇上的性格向来诡异,高兴的时候随时大赦天下,震怒之时也可以血洗天下,只好告退“微臣告退。”

等到秦潇退下,男子再次拿起沾满血渍的布条,放在鼻尖。

有女人的味道。虽然微弱,但确实存在。

他向来嗅觉灵敏,心思缜密,他怎么会不知道秦潇心中所想?只是那刺客的目的,他至今未想明白。

“皇上,是在为刺客的事情担忧么?”

男子收起布条,瞬间恢复明朗的笑容,看着刚从欢/爱顶峰醒过来的女人。

妆容已被完全褪去,却别有一番韵味,用一件半透明的衣物遮体,却让那丰满的身子更加诱/人。只是现在欲/火已退,这个女人已经勾不起他半点兴趣。

“皇上,臣妾也希望为皇上分忧。”女人缓缓走过来,贴在男子的身上,双手巧妙地探入男子健硕的胸膛,努力将自己的胸脯贴近男子,却被男子一把握住柔荑,女人一惊,露出娇羞之色“皇上,臣妾···。”

男子冷冷一笑,推开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拿过宫女早已准备好的丝巾,在被女人碰过的地方反复擦拭。最后将丝巾往旁边一丢“朕的爱妃啊,伺候朕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朕的规矩吗?”

听出男子的不满,女人吓得赶紧跪下,这个人的规矩···没有得到允许之前,是不许擅自碰他的。“皇上恕罪,臣妾一时糊涂,臣妾该死。”

男子鄙夷的一瞥,勾起女人的下颚“爱妃啊,你这又是让朕恕罪,又是臣妾该死的,你是让朕饶恕你呢?还是赐你死罪?”

女人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水灵灵的双眸闪烁着恐惧的光芒,双唇颤抖“皇上··臣妾··臣妾。”

“哈哈哈··哈哈朕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男子松开女人,看着女人放松的表情之时,再补充一句“留你一个全尸。”

女人一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回过神来,想要求饶之时,男子已经离开···

屋外星空璀璨,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风快速的从齐琳的耳边划过,使得她泛起鸡皮疙瘩。

也是这丝丝凉意让她恢复意识,看着眼前飞速后退的树木,齐琳以为自己还在犯晕,可是当脚无落实感时,她才发现,她现在是在空中,而带着她在空中的便是之前她所救的黑衣人,虽然亲眼见识了传说中的轻功,可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放开我。”齐琳可不想呆在这个流氓的怀里,伸手要推开男子,却发现腰间的手抱得更加的紧。

“现在放开你,恐怕你会粉身碎骨了。”黑衣人并不理会齐琳的怒气,自顾自的借着藤条穿梭于树与树之间“虽然你的生死与我无关,但是,我还有事没有做完。”

还有事没有做完?齐琳回想方才之事,脸上一热,推着男子的手更加的用力了“你放开我,卑鄙下流无耻,你还要做什么啊?”

黑衣人也不在乎齐琳的挣扎,前方传来弱弱的流水声,还有弱弱的白光,黑衣人一个跃身,借着树枝的反弹力,三两下就来到水流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小瀑布,因为月光星辰,水便成了最好的照明物。

放下齐琳,快速的在齐琳的身上点了两下,伸手接住齐琳软下去的身子“放心,结束之后自会决定你的生死。”

齐琳被点了穴道,只能任由男子将她放在白石上,冰冷透过肌肤传入,她却说也说不出,动也动不了。

只能干瞪着男子,真希望那些狼群会突然出来,咬断这个色狼的脖子。最好碎尸万段,吃得骨头都不剩。

拨开齐琳散在胸前的长发,男子仔细的看着齐琳的身体,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要从齐琳的身上找出什么来。

齐琳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看过,倒是觉得别扭万分。眼睑微垂,要是可以说话,她宁愿让这个男人杀了她,也不愿被他这般侮辱。

在齐琳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标志,男子将视线移到齐琳的脸上,从他此次前往皇宫,偷出的情报来看,每个细作的身上必定有一个特殊的烙印,可是齐琳身上并没有。难道是···黑衣人仔细的沉思着。

齐琳不知道黑衣人在想些什么,但是整个后背都贴在冰冷的石头上,她都已经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减慢运动,全身鸡皮疙瘩应该是掉了一地。

忽然身子一轻,齐琳就被黑衣人抱着直立起来,刚以为黑衣人人性大发,准备放过她的时候,齐琳忽然觉得胸前一凉,惊得她瞳孔一缩。

她胸前仅有的一块遮蔽物就这样被该死的黑衣人夺去,黑衣人盯着她的胸/脯看了半天,没有什么端倪之后又围着她转了一圈。在齐琳的心中已经将黑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甚至将他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但是更多的是屈辱,她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从小到大,她根本不给色狼骚扰她的机会。

“撕拉”

黑衣人一用力,齐琳腰间维持兽皮的东西被扯断。

黑衣人盯着齐琳完全**的身子,目光扫过齐琳的每一寸肌肤,无奈就算有星光照明,却也看不真切。黑衣人索性伸出手,覆上齐琳的颈间,开始由上而下的仔细摸索着。

手指划过齐琳冰凉的肌肤,手掌覆盖因寒冷而起鸡皮疙瘩的身体,黑衣人竟忍不住来回摸索了几次,像是给齐琳取暖。

当来到齐琳的胸脯时,黑衣人依旧毫不犹豫的覆上去,利用触感来寻找是当下唯一的办法,本来可以糊弄过去,可是,他不能冒这个险,万一,要是有个万一,七年的计划功亏一篑,还会连累兄长,那个对他有再造之恩的兄长。

想到这里,黑衣人的力道稍微大了些,惹得齐琳不由得屏住呼吸。

齐琳动不了,说不出,只能成为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当那只手毫不犹豫的来到腿间,肆无忌惮的来回摸索,齐琳心中一直压抑着的屈辱感,自尊被践踏的羞耻感,全部化作一股冰凉,徘徊于眼间。不可以哭,不可以流泪,至少不可以在这个人的面前流泪。

齐琳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永远都不要在别人面前哭泣,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因为她知道,就算流泪哭泣,也不会得到任何安慰,只会被别人看不起,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当自己拿着坏掉的作业本哭着去找妈妈,然后被那个继父抢过去,用脚狠狠的踩,就好像踩的是她的自尊,是她的人。

从那一次开始,她就再也没有在别人的面前哭过,就算难过的想哭,也会找个地方躲起来。

没有找到,寻遍齐琳全身都没有找到任何标志,难道真的误会了?认错人了?黑衣人皱着眉头,抬眸间瞥见齐琳湿润的双眸,在黑夜中闪烁着点点星光,像是在控诉自己的罪行,又似乎在努力维系着什么。

黑衣人看着齐琳,心底的某处柔软被激活,使得他情不自禁的伸手勾起齐琳的下颚,让她正对着星光。可是齐琳眼中除了冰冷的液体,还有冷漠的仇恨,他知道,这个女人若是能动,一定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正在这时,一股淡淡的甜甜的味道飘入鼻中,黑衣人深吸一口气,随风而入的果真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这香味带着甜甜的味道,若不是仔细分辨,是闻不出来的。

黑衣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靠在齐琳的脖颈间,正贪婪的吸着这味道,原来这股幽香是来自于齐琳身上,竟让他这般陶醉。男人的欲/望被勾起,放在齐琳后背的那只手,正不由自主的来回抚摸着那光滑娇嫩的肌肤。

黑衣人稍一用力,便将齐琳揽入怀中,借着星光吻上齐琳冰冷的唇,那股异香立刻传入口中,像是蜜糖,甜甜的,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索取更多。揽住齐琳的腰身,往后稍一用力,两人就这样缓缓躺在光滑的白石上。

黑衣人背对着星辰,齐琳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她清楚的感觉到了男人的欲/望正隔着衣衫渗入她的肌肤,眸子中随即闪过一丝慌乱,全身的细胞都进入警惕状态。

齐琳想要拒绝,却发现全身依旧动不了,就连声音也卡在喉咙处出不来。

看出齐琳想要说话,黑衣人扬起嘴角,伸手拨开齐琳的青丝,狡猾的看着齐琳,手指轻轻的在齐琳左肩下方稍用力,就看见齐琳颤抖的双唇微微张了张。

随即不着痕迹的吻住齐琳的双唇,经过刚刚的亲吻,这双唇早已有了温度。刚刚他已经解开齐琳的哑穴,不过齐琳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任由他剥夺她的吻,经过之前的吻,黑衣人火/热的舌尖早已品尝到齐琳甜腻的美好而肆意深入,直卷她的香舌疯狂的吸/吮起来。

“唔··”齐琳只觉耳边有无数苍蝇在“嗡嗡”作响,大脑几乎炸开。这个吻和方才完全不一样,带着侵略,带着强烈的占有欲,疯狂的剥夺着她的呼吸,若不是男子将空气送入她的口中,她早已窒息而死。

身体虽然无法动弹,齐琳却渐渐感觉胸口开始燥热,纵使隔着衣衫,但与男人强健的胸膛摩擦,她的体温正以极快的速度上升。

黑衣人的吻,由浅极深,长舌先是在她的唇瓣上来回摩挲,然后探入她的口中,灵巧的撬开她的贝齿,最后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这个吻,来得突然,男子的态度,转变过快,让她防不胜防。她只知道,彼此舌尖热烈的撞在一起的时候,空气中的味道,温度都在改变。

星光下,两朵可爱的红晕悄悄的爬上齐琳的双颊,两人之间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暧昧感,穿梭、荡漾、飞舞,让周遭的空气都陷入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世界。

就算极力去否认,但怀中的女子,真的能够让他欲/火/焚/身,她的味道,那样甜美,像是刚刚开放的花朵弥漫着芬芳淡雅的气息,无论怎样吸食,好像都不够。

于是,男子顺其自然的越发加深了与齐琳的亲吻。灵动的长舌,像灵蛇,深入,再深入,缠咬着齐琳不断退缩的小舌头,疯狂的吮吸着、啃咬着。

“丝”

酥麻的疼痛从嘴唇传出,齐琳忽的从方才的神游恢复过来。

口中还残留着男子淡淡的茶香,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那人已经离开她的唇瓣,来到她的脖颈间,像是婴儿吸吮手指那样,贪婪的在她的脖颈处吮吸啃咬着,弄得她一阵战栗,心口的燥热更加放肆,直接冲上脑门,剥夺她的意识。

“恩~”一声娇羞的低吟从齐琳口中传出,挣开迷茫的双眸,齐琳的意识早已被男子的吻带到九霄云外。

男子的手肆意的在齐琳身上游走,所到之处,都会撩起一阵燥/热,身体的温度已经达到最高,齐琳苦于动弹不得,只能凭借剧烈起伏的胸/脯散去燥热。

忽觉类似电流的东西传入体内,齐琳动了动僵硬的手臂,却碰到男子灼热的身躯。

此时男子已然褪去衣物,手臂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和裸露在外的刀伤,吓得齐琳缩回小手,紧紧的扣住石头。可是胸脯上的酥麻之感再次让齐琳神游于九霄之外,顾不得其他,齐琳只想尽快消灭身子的燥/热,于是她别扭的挪动着身体,反倒让自己和男子贴的更加紧实。

齐琳赶紧伸出手挡于她与男子之间。

感觉到齐琳已经恢复意识,男子微扬嘴角,抓住齐琳的手,猛的往前一挺。

“啊”撕裂般的疼痛立刻代替一切,齐琳只觉得自己快被撕裂开来,从未有过的痛楚包裹着她,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男子健硕的双臂,猛的用力,指甲陷入男子手臂上的刀伤,血水顺着她的手臂流淌下来。

可是男子并没有因此停下,而是开始猛烈疯狂的撞击。

“好痛”齐琳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两个字,痛苦的皱起眉头,将头紧紧的埋在男子的颈间。

“放轻松。”

齐琳微微一愣,身体竟然神奇般的放松下来,男子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后背,温柔的来回抚摸,同时也撩起了齐琳压抑着的欲/望。

秋风萧瑟,漫漫长夜,空气中弥漫着欢爱的气息,齐琳仿佛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白衣男子,温柔的牵着她,带她穿过森林,跃过河流,冲过卷起的海浪,最后来到一个花开遍野的地方,沐浴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