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微凉的暧昧

黑衣人觉察到齐琳的冰凉,却也不做任何动作,刚刚调息了一下,已经恢复了五成,剩下的就是刀伤了,他已经擦了刀伤药,血已经止住,恢复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书网

此时他完全可以抽身离去,若是等到明日,那些人一定会派人搜山,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还好他将东西视线交给了信得过的人,之前放的信号,只是叫那个人不用等他罢了。

“啊楸。”齐琳揉揉鼻子,努力的吸了吸,这样下去会感冒的。旁边的人似乎没有动静,齐琳自然不会以为对方睡着了。于是开口寻找话题“你为什么不走?”

“···”黑衣人微微一愣,他会走,但是却不打算现在走“你呢?”

将问题返回去给齐琳,他自然知道齐琳不是不走,只是走不了。

“此等美景,我看都还来不及呢。”齐琳抬头看着星星,这样的景色在现代是看不到的,星空早就被繁华的霓虹代替,人间烟火奢靡,却还是喜欢自然美景。

她曾想过要在郊区买一套房,与爱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这个梦好遥远“现在是什么年代?”

黑衣人又是一愣,没想到齐琳转移话题会这么快“凤凰七年。”

“凤凰七年?”齐琳诧异的重复,历史上没有这个年号,这就说明她穿越到了架空的世界,这样也好,她可以不用特意去在意历史。“这里叫做凤凰国么?”

黑衣人点点头,面对齐琳的问题和反应他很好奇,难道是这个女人生活在丛林里已经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就算不知道时间,至少应该知道年号吧。

黑暗中,黑衣人和齐琳同时皱起了眉头。

黑衣人侧过脸仔细的看着齐琳,虽然天色完全黑下来,他也能够清楚的分辨事物,白天的时候只看见齐琳的侧脸,当时情况紧急,没有注意看,但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刚刚仔细的搜索了一下,却没有结果。

难道是···黑衣人瞳孔一缩,眉宇间透露着强烈的杀气,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极冷。

齐琳感觉到黑衣人的变化,刚想问个清楚,头就被死死的按在树干上,粗糙的树皮梗得她的脸生疼。

“现在才想到要杀我,是不是晚了些?”齐琳并不知道黑衣人打算做什么,要真想杀她的话,何必将她带到安全的地方而不直接将她丢给狼群。

“我还在想,为什么你会救下我这个陌生人。”黑衣人死死的按住齐琳的头,他不能冒险,只要有一丝嫌疑,都要赶尽杀绝,否则,一切都全废了。“现在我明白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黑衣人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齐琳完全跟不上速度“救不救你只是好奇罢了。说不定我会直接将你交给狼群充饥。”

“是吗?”黑衣人嘲讽的扬起嘴角,一手将蒙面扯下,反正大晚上的齐琳绝对看不清,凑近齐琳的耳旁,浓烈的狼血味立刻传入鼻中,定时白天齐琳染上的“那个人派你来这里,不就是想要我的命么?”

那个人?齐琳算是明白了,敢情是把她当做细作了。呵呵,齐琳不禁冷笑几声。黑衣人微微皱眉,难道不是么?虽然种种迹象表明不是,但是他也不能松手。等待着齐琳的后文。

“啊楸。”齐琳吸吸鼻子,山里的夜晚太凉,湿气又重,只是呆了这么一小会儿,就已经感到不适。

再加上没吃什么东西,齐琳已经觉得头昏沉沉的,本来想商量一下离开的对策,没想到出了这么个插曲。“如果你真要认为我是谁派来等你的,那你就这么认为好了,要将我丢给狼群也好,拧断我的脖子也罢,随你高兴。”

不辩解么?黑衣人对齐琳的反应倒是好奇,一般人都会垂死挣扎一下,齐琳却没有,甚至连反抗的力气都省去了。

但是黑衣人却没有因此松开齐琳,冷冷的开口“你刚刚给我的那种果实让狼吃了,可以让狼产生幻觉,暂时认为你是同伴,所以你才能控制狼群,可是你没想到,你的果实给我吃了,却刚好解了我身上的毒。虽然你也吃了,但是你却借着很酸全部吐掉,这说明这种果实对于常人来说是剧毒”

他也只是胡乱说说而已,刚刚的果实对平常人不过是普通的野果罢了。

齐琳静静的听着黑衣人的分析,原来那种果子还有这种奇效,她只是觉得长得像莲雾,所以就摘了,没想到竟成了杀人的工具,还意外的成了“救护车”。

齐琳冷笑一下,开口道“毒药么?那就让我做个饱死鬼吧。”

说完,齐琳勉强拿出一个果实,印象中摘的几乎是这个果子。虽然很酸,但是肚子饿了,没办法。闭上眼睛狠狠的咬一口,酸味立刻充满口腔,齐琳还是忍住,一口一口的将果子吃完。

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齐琳才慢慢开口“你可以动手了。”

黑衣人静静的看着齐琳,他从未见过如此从容,从容到有点过分的女人。松开按住齐琳的手,微微扬起嘴角,黑暗中,一抹狡猾从男子的眼中闪过。

齐琳还很好奇,为什么还不动手,难道刚刚是在试探她?虽然她是抱着这个心态的。于是小心翼翼的回头,可是,才刚刚转过头,眼前就一片黑暗····

“嗷呜~~~”一声凄惨的狼嚎划破寂静。几个人影跌跌撞撞的快速离去。

“可恶”秦潇一拳狠狠的打入树干,惊得寄居在树上的鸟一阵狂飞。

带四周安静下来后,秦潇眼中的杀气才削减一点,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流下,秦潇快速的在穴位点了两下,血很快止住,只是,带进去的十来号人,如今只剩他一人活着回来,剩下的全部喂了狼群,他不甘心“可恶啊!!!”

秦潇抬起头对着星辰咆哮了一声,单膝跪地“我秦潇发誓,一定要扫平这苍狼山,为兄弟们报仇雪恨。否则我秦潇不得好死”

“扑哧扑哧”

几只鸟飞过,留下几根羽毛,消失在黑暗中。狼群继续守候在大树下,时不时的往上看一下,但是树上的人还是没有动静。

一根羽毛飘落在齐琳的头上,齐琳却没有时间去管。就算是在黑暗中,也能看到齐琳瞪得老大的双眸,伴随着星辰闪烁着。

急促的呼吸声,强烈的心跳声,空白的大脑,便是齐琳现在的全部。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眼前的这个男人前一秒还要手刃她,下一秒却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亲吻她。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唇上已然被一片湿润覆盖。

“唔···”齐琳想要挣扎,手却被死死地钳制在头顶上,这人力道之大,是她不能相比的,而且这个男人忽然凑上来,整个身体都压在她的身上,他们之间没有半点缝隙,齐琳努力的回避着男子的吻,屈辱感一下子从心底喷射出来,像是决堤的河水,化作一股力量,让齐琳抓住机会,准备狠狠的咬上一口。

可是,黑衣人巧妙的避开,得意的扬起嘴角,看着齐琳不甘心的怒容,另一只手勾住齐琳的双鄂,微微一用力,齐琳就自然的张开嘴巴,男子再次毫不犹豫的吻下去。

这一次不像刚才的只在表面,而是伸出柔软的舌头,通过齐琳的贝齿,探寻齐琳的香舌,与之缠绕在一起。齐琳只觉得天旋地转,从来没有人这样亲吻过她,这毫无疑问是她的初吻,可是,却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身体被死死的钳制住,她动不得半分。越是这样,齐琳越觉得屈辱,这样和被强奸了有什么区别?

感觉到齐琳的愤怒,黑衣人很是满意,就是要这样,愤怒容易使人冲动,冲动会让人失去思考的能力。稍微松开齐琳,就感觉到齐琳大口大口的喘气,男子嘲讽的开口“穿着如此暴露,不就是诱惑术吗?我成全你,就当做是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谁··谁要··唔。”齐琳的话被吞没在男子的吻中,这一次不像刚才那般粗暴,倒像是讽刺,男子的吻由浅极深,舌头只在她的齿缝间来回。

每次都是她拼命要合上嘴唇的时候,男子就忽然将舌头伸出来,她刚好含住男子的舌头,那灵巧的舌头便滑入她的口中,如此反反复复,倒像是她在索求男子的吻一样。

看着齐琳迷茫的双眸,男子微微一笑,松开钳制住齐琳双鄂的手,齐琳也没有注意到。趁此机会,男子将手滑到齐琳的腰间,来回摩挲着。

“恩··。”齐琳敏感的发出一记闷哼,听上去倒像是某种羞人的声音。

男子的吻离开齐琳的唇,慢慢的来到齐琳的脖颈,贪婪的吮吸着,没有胭脂水粉的香味,却清新自然,让他觉得舒服,手上的力道也不由自主的变得轻了些。

“呃···。”腰间传来的异样让齐琳一下子恢复理智,猛的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盯着前方,这个男人还在她的身上不停的索取,那只原本在腰间的手也来到腿间,也让她的理智瞬间全部恢复,羞辱感却在理智恢复的瞬间爆发,齐琳猛的推开男子。

呃··没有料到齐琳还能找回理智,黑衣人往后踉跄了几步,险些掉下去。看着齐琳极力护住的身躯,在星光下竟然也十分诱人。黑暗中齐琳羞愤的目光,竟让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齐琳。

“我齐琳虽为女流之辈,却也没有沦落到要被一个陌生男人占有。”齐琳努力的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是还是有些颤抖。

这个男人夺走她的初吻,她可以试着接受,但是她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在这个吻中慢慢的迷失自我。看了看下面的狼群,似乎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异变,都纷纷抬起头,齐琳扯扯嘴角“被狼群所救,现在算不算是报恩呢?”

黑衣人疑惑的看着齐琳,当看到齐琳释怀的眸子时,齐琳已经笔直的落下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