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师兄(下)

此后,现场可算恢复了平静。宋宁怕了这群疯狂的女人,所以接下来点了一个男子。

“宋师兄,我是出云峰外门弟子严明,练气10层修为。我想请问师兄,您是在练气几层时开始筑基的?您服用了几颗筑基丹?筑基过程中需要注意些什么?”严明20岁模样,神情带着点自得。

作为一个没有师承的外门弟子,这么年轻能到达练气10层,马上就可以筑基了,确是让一般人自得了。

宋宁却是轻蹙眉头,想了想才道:“关于丹药的问题,我想和大家说一说。丹药虽说可以提升修为,但丹药中的灵力较粗暴。服用多了,总会在身体经脉处留下隐患,这样得来的灵气也是轻浮的,也就是根基不稳。若是在提升大的境界时服用丹药,例如筑基丹,结金丹等,这样药力强大的丹药会帮你强行突破境界,但是却也破坏了根基,会给你下一个大境界的突破增加难度。”

其实,吃了筑基丹,基本元婴无望;吃了结金丹,化神无望,除非你能找到弥补根基的天才地宝,这类东西可不是筑基丹、结金丹等能比的。宋宁不直接说出来,是怕已经吃过筑基丹的人因此而一蹶不振,这就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了。

“我自修炼以来,一直未曾服用增加修为的丹药。只默默吸收灵气,慢慢打磨基础,及至练气十二层大圆满,闭关三月,凝神静气,水到渠成时一举突破成功。”

“若你等已经服用提高修为的丹药,也不用担心,只要反复提纯压缩灵气,细心修复经脉中隐藏的破损之处,终究可以弥补回来,只是这样花费的整体时间比单单从空气中吸收灵气还要多。”

此理论一出来,大家一片哗然。有师承的,和没师承的到底不一样,众人心中一片感叹。

洛玉心中很是震撼,真是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她对宋宁真正敬佩起来,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书上那个对女主深情一片的虚幻的男配,更是因为他作为师兄对师弟妹的一片关爱之心,他是实实在在的帮助众人。

这番理论应该是只在亲传弟子中流传,所以才会在堂下引起这般轰动。也难怪这么多年来基本没听说有人从外门弟子一路爬到亲传弟子的位置!抛开资质而言,大部分人在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所以才会不入宗门长辈的眼。

一时间,普通弟子纷纷效仿,导致一些练气期丹药的价格都下滑了一些。但好景不长,不过半年就恢复了原样。

习惯了吃丹药修炼,如何能耐下性子慢腾腾的从空气中吸收灵气?况且大多数人筑基都困难,如何还能考虑以后结丹,甚至结婴的事情。慢慢地,宋宁的劝诫被大家抛在了脑后,偶尔想起还会说说酸话。

“你宋宁是掌门亲传弟子,雷系天灵根,身处灵气浓厚的主峰,自然可以自行筑基,就我这破资质,有钱买丹药提升修为就不错了。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真真是人心难测!

但也有很少一部分人在坚持,其中就有洛玉、子熠和李大丫三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翌日午时,膳堂发现水缸中水不够,众人才发现外出挑水的李大丫一直没有回来,膳堂管事王胖子很是生气,说要罚大丫的灵石。

管事名唤王全,练气7层,年近花甲,面若三四十岁,中等身体,略胖,看起来很是面善。只是此人小气抠门,惯会看人下菜碟,被下面的人戏称‘王胖子’。

“王管事,李姐姐一定是有事耽搁了,她不是故意的。我这里有五块灵石,您就不要罚李姐姐了”洛玉从菜盆堆里钻出来,去向王胖子求情,同时递过灵石。

王胖子看着灵石目露精光,但只是玩味地看着洛玉说道“你是——”

真是只老狐狸!膳堂就二十来人,谁不知道谁!

“王管事,洛玉是青州黄氏子弟,行十三,水月峰峰主是我黄家祖姑奶奶。对了,黄洛雪是我九姐,在家中,我九姐对我可好了。她前两天找人告诉我,说近日会从后山中出来呢!”洛玉歪着小脑袋,一脸兴奋的说道。

洛玉当然没有收到洛雪的通知,文中说她进入后山一年后出来,现在还没看见她,可见过不了多久也要出来了。

“哎呀,我竟不知道你是青州黄氏子弟,还是老祖关门弟子的妹妹,下面的人竟然不告诉我,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们。你的工作累不累?我让人替你——”王胖子满面慈爱,神情夸张。

“不,不,洛玉不累,我能干的。”洛玉连连摆手,“那,李师姐现在还没回来——”

“那是小事,我让人替她把活干了。若是有时间,让你九姐来咱膳堂尝尝我的手艺——”

“我明白的,只是九姐的师傅对她要求很严,不让她随意外出,但是,一有时间我就会带她过来······”

又是一阵扯皮,洛玉最终将灵石孝敬给王胖子,李大丫的事情也就过去了。

不想傍晚时分,李大丫一瘸一拐地被一个男弟子扶着送回来,洛玉连忙将她扶到床上躺下。看来是被人打伤手脚无法行动,所以才会一直未回膳堂。没要人命就行,回头让哥哥送点伤药来,再养上两日就好了。

洛玉连声感谢这个好心人,送走此人后才回身细看李大丫。但见她衣服上满是水渍泥土草屑,头发散乱,拨开头发才看见白皙的面容上更有一道鲜红的鞭痕。

“这是怎么了,谁干的?”洛玉大惊。

李大丫从没得罪过人,如何会被人这般欺负。看这鞭伤是想毁人面容,难道是女人干的?

“是不是因为宋师叔!”虽是问话,却用的是肯定语气。

李大丫双眼通红,微微点了点头。洛玉追问肇事者,但她只是摇头不语,气得洛玉不知说她什么好。

“李大丫,你真是大胆!竟然得罪了刘掌门的侄女刘萍熙,刘师姐!听说你去**了宋师叔,所以才会被刘师姐教训的。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门中都说宋师叔与刘师姐将来是会结为道侣的,谁多和宋师叔说一句话,就会被刘师姐教训。而你,李大丫竟然敢和宋师叔孤男寡女同行一路,这不是找死!”王氏两姐妹联袂归来,王琦出言讥讽。

“昨日,是我向宋师兄问路,然后他让我们跟着他一道走,并没有孤男寡女,更别说**了。”洛玉解释。果然是男颜祸水。

“这话你去向刘师姐解释,看她信不信。至于你——”王珂看向洛玉的五短身材,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眼:“就你这小身板,想**还要等几年了。若不是看在你家出了一个黄洛雪,人家刘大小姐说不定连你也不放过。”

王珂说着,还挺了挺初显规模的胸脯。十三四岁的年纪,身姿绰约,正是少女最美好的时段。

随后,二人又瞟了瞟李大丫,转身离开了,放佛她二人专门回来讽刺李大丫的。

洛玉却是感激的,这两姐妹的话虽难听,其实却是有意提醒。她二人只是习惯牙尖嘴利,况且都是慕少艾的年纪,她们心中说不定在妒忌李大丫呢。

洛玉回头看着大丫,刚张了张嘴,就被李大丫用手轻拦:“我知道妹妹向来聪明,我也不瞒你。我是心慕宋师叔,但也知道现在的身份地位配不上他,我不会去找他的。主峰的刘师姐,你不用管,日后我自会报仇。昨日宋师叔说自行筑基的事情,我们确是要遵循的,这样才可能追赶在师叔后面。”

什么叫现在的身份?什么叫追赶?——看来是没有将他放下了,但总算记得修炼的事。来日方长,说不定过了几年就忘了,毕竟时间的力量是强大的。

洛玉挠了挠头也就放下了,只帮着李大丫清理头发。这时,子熠让仙鹤带来了伤药,但是没有专用于面部的,看来得让人去坊市找找。

第二日,好心人来看望李大丫,洛玉才知道这人名唤马云飞,是同峰的外门师兄,二十来岁,练气8层,那日在外峰的树丛中看见大丫,见她动弹不得,就送她回来了。这次是给大丫送来治疗脸伤的膏药,真是及时雨!

渐渐的,三人熟悉了。马云飞对李大丫很热情,只是大丫一直淡淡的。

几日后,孙师姐送来了一个小玉盒,里面装着淡蓝色的膏药,这是祛疤圣药。孙师姐告诉大丫,这是宋宁送给她赔罪的。

此后,日子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