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晋级外门弟子

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洛玉九岁,个子长了,修为也升到了练气五层。她搬进了分给外门弟子的独单,此处与子熠的差不多,只是院中种的是桃花,而不是火云树。

李大丫练气4层后期。自宋师叔事件后,她不再拒绝与洛玉一块使用聚灵盘,修为也升得快,预计半年后也能搬到外门去了。洛玉原想等她的,但被她劝住,洛玉最后将聚灵盘留下才勉强同意先搬走。

杂役弟子的自由是受限制的,除非是专事外出采购的人,否则不能离开宗门。洛玉这四年一直苦修,想到日后能够出入山门了,这让她很是兴奋,准备明日去坊市采购家具,就发了传音符去问哥哥是否有时间陪她去。

不想没收到哥哥的传音符,但见他本人亲自找来了。

此时子熠十三岁,修为也到练气8层,在火云峰外门弟子中也小有名气。

客厅空空如也,洛玉只得拿出2个蒲团放在地上,一人一个盘腿坐下。

“今日你不给我传音,我也准备来找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晋级五层升为外门弟子了,看来你的修炼速度又快了不少。”

最近两年,子熠常常与同门组队接任务,去云天山脉北部的试炼林猎取妖兽和采集灵草,二人已有三月未见。

“呵呵,我也没想到,我原以为还要1个月的时间。我计划布置完房间,然后去藏经阁选一部功法。对了,你原准备找我说什么事?”

“前两日爹娘来信说,让你回家一趟,若是已经晋级炼气五层,先不要急着选功法修炼。半个月后,家族会派长老来给族中子弟分配资源,到时我们可以跟随长老一块返家。”

“可曾说明原因?”洛玉很是奇怪。

每年长老来派送资源时,也会带来各人的家信。爹娘这次让人提前送信,可是很费劲的事。从天玄宗到青州足有10万公里,以筑基期修士赶路的速度算,要花上1个月的时间,而上次黄家的飞舟是极品真器,速度自然不是一样。

修真界中使用的法宝有法器、灵器、真器、宝器、仙器(存世极少),分别对应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和化神期,分为上中下和极品4个等级,若是使用的法宝超过修为,则因为灵气和神识不够的原因会受到限制。各种详情,暂不赘述。

“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功法的缘故。你现在的情况特殊,我曾给爹娘暗示,或许他们在功法上能给你一些建议,毕竟我们黄家近古时期就存在了,有些旁人不及的东西也正常。”子熠说道。

“爹娘提前送来消息,是让我有时间去给你疏通关系,让峰主同意你外出,不想你晋升外门弟子,这样就简单多了,只需在执事殿领个长期的任务就可以出山门了。”

引气决是无属性功法,据说是从上古时期传下来的,对打牢基础很有好处,只是对于现今灵气稀薄的修真界而言,吸收灵气的速度过慢,所以众人基本上会在练气五层后改换与自己灵根对应的功法,加快晋级的速度。在练气五层后引气决仍然是能用的,据说有散修没灵石更换功法,一直修炼引气决到筑基,但因为年龄过大已无力冲击金丹期。

言归正传,次日洛玉仍然去了藏经阁。由于事先反复研究路线,这次没再迷路。

洛玉向守门的筑基师叔出示了身份玉牌,此人核对信息后说道:“黄洛玉,练气五层,只能呆在藏经阁一层,可免费选取一个主修的功法玉简,其它玉简五枚,然后拿出来让我复制。以后,你每月能来藏经阁一次,时间不超过2个时辰,若要将功法复制带走,就要支付相应的积分,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多谢师叔的提点。”洛玉作揖拜谢,“请问师叔,我能下次再选功法玉简吗?”

“可以,你且去吧,两个时辰后出来。”修士奇怪的看了眼这个小姑娘,然后摆手让她进去。

洛玉跨过一道光门,但见整个一层藏经阁宽广无比,足有1公顷大小,看来这里使用了空间阵法扩大了面积。洛玉在来之前,她已经向哥哥详细询问过了,所以直奔目标—五行术法玉简而去。

在族学的时候,洛玉就已经拿到了关于四艺的基础玉简,现在的她已经将《灵草图册》《天材地宝图册》《炼丹概要》《阵法概要》《炼器概要》等内容烂记于心,只是停留在纸上谈兵罢了。

因为练气前期的修士,只比凡人身体好些,力气大些,但灵气和神识有限,只能用些除尘术、点火术、降雨术等辅助型的小法术,攻击性的法术寻常练气前期修士都很难发出,所以众人习惯在练气中期后才修炼攻击法术。洛玉把自己定位于路人,自然不会提前收集这些玉简。

看着密密麻麻的五行玉简,洛玉有点眼晕,若一个个查看,两个时辰绝对是不够的。

练气中期的法术种类有限,只是有些练气后期或筑基期的修士在原有法术上稍作改动作为新的法术送至藏经阁,这样可以获得门派积分。不能说不好,只是让洛玉眼花缭乱。

洛玉想了想,决定选择最基础最常见的五行法术,反正这只是一个过渡。她一个个找去,最后取了五个玉简:《金刃术》、《缠绕术》(用木灵气催发种子长大后困住敌人)《水箭术》《火球术》《土盾术》。

这五个法术有攻有守,洛玉很是满意。而且基础的法决,让人能够更容易了解法术运行的根本,既然前人能改进,她也是可以琢磨一下的,谁料偶然间还真琢磨出来一些东西,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临出去之前,洛玉走到二楼的楼梯前看看,只见一个金色的光门悬空矗立。她尝试向前走了一步,谁知一股大力直冲过来,将她狠狠的摔在地面上,屁股都被摔成了八瓣。

“噗嗤!”

“这丫头谁呀,看着不傻,怎么就这么犯二呢!”

洛玉是又痛又?澹??懊豢吹饺耍?饣岬娜硕际谴幽拿俺隼吹模?p>

洛玉满脸通红,双臂撑地尝试坐起来,不想竟是不成功,可真是摔得太狠了。

等她筑基了,她每天都来这过10遍光门,累死它丫的!洛玉在心里咬牙切齿。

洛玉正在和自己的屁股较劲,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过来。

“小姑娘,你没事吧!”声音很温和。

洛玉抬头,只见一个青袍镶金边的男子将手递给她。

洛玉借着他的手站起来,低头道谢:“我没事,多谢宋师叔。”为什么每次她出丑的时候,都被宋宁看见!洛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师兄,你认识她?”一个身穿湘茜裙的美貌女子从光门中走下来,站在宋宁身边。

这是黄洛伊!女配和男配怎么走到一起了?记得文中二人并么有什么交集。当然可能只是书中没有写到,毕竟一本书不能涵盖所有。况且一个掌门大弟子,一个峰主的关门弟子,两人之间肯定是相熟的。

今日出门没看黄历!洛玉心里暗叹,她只得张口唤道:“五姐姐。”

“你是——”黄洛伊眉头轻颦。

“洛玉,行十三。”洛玉低下头。

“我想起来了,你三年前在主峰向我问过路。”宋宁恍然大悟。不怪他记得洛玉这个小丫头,主要是那天的事情让楚扬嘲笑了三年,而且还将继续嘲笑下去。

“十三,呃,妹妹,你和我们一起离开吗?”黄洛伊开口问道,脸上却带着不耐的表情。

“不了,我还要找两个玉简才离开。”洛玉连忙拒绝。大姐,你脸上的表情那么明显,她自会找借口拒绝。

“你伤的那么重,一个人能行?”宋宁有点担心。

“没事,摔得不重,我现在都缓过劲来了,又能跑能跳了。”说着,洛玉蹦了一下,不想牵动了臀部的神经,疼的她呲牙咧嘴。

宋宁忍俊不禁,冲洛玉点点头,然后和黄洛伊一起离开,其间还回应了藏经阁里修士的招呼。

当宋宁和洛玉熟悉后,常拿此事嘲笑她,此乃后话了。

终于看不见二人的背影,洛玉舒了口气,又等了一会,这才来到门口将玉简交给筑基师叔。

钱路即筑基师叔,定定的看着洛玉:“非筑基,二楼光门五米之内不得靠近。”

洛玉双腿一抖,差点跌倒,她连忙用手扶住了身前的玉石台。她心中哀呼,为什么大家都看见了!

钱路攥拳轻“咳”了一声,假装正经道:“玉简拿来,复制费用5个灵石”

洛玉赶紧掏出灵石扔下,抓起复制好的玉简转身就跑,只听见后面传来呵呵大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