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有时觉得自己挺浑蛋的,在感情上,总是摇摆不定,又偏偏像条喜欢偷腥的猫一样,经常挡不住诱惑,时不时喜欢尝尝鲜美的鱼味。

不过,他想到自己在南海三角空间里悟出的道理,最终决定让自己的青春,自由自在,随性而发。于是,感受到怀中美女哭得十分委屈,他心里一软,提议道:“小焉,今天有课么,要不我们一起去划船吧。”

柳寒焉听到这话,哭声顿了一会儿,又在惯性下哭了几声,才抬起略带红肿的双眼,掐了一下他的胳膊,道:“就会哄我开心。”

“呵呵,我就当你答应了。”说完,黄飞龙牵着柳寒焉柔软的小手,一起到天大后门去等公交。

俊男美女走在一起,无论在哪里,都是很吸引人眼球的,黄飞龙他们也不例外。柳寒焉感受到一路上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习惯冷漠的俏脸上,也微带一点绯红,还有一点刻意隐藏的笑。

龙城虽大,真正的湖泊却并不多,两个较大的湖,从空中看去,就如同长在龙头上的两只龙眼,黄飞龙今天打算带柳寒焉到南湖去划船,那里湖水清澈,风景秀丽,很适合这会儿去荡舟一游。

龙城的交通真的不敢恭维,半小时的车程,往往还有半小时堵在路上,黄飞龙带着她抵达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秋天的南湖,波光闪动,绿柳如烟,自有一派清凉气息。

二人吃过中饭后,看到烈日当头,自然不会马上就选择划船,而是找了个清凉地儿,花了点钱,躺在一张游客用的摇篮上,二人一边晃悠,一边聊天,耳畔还能听到南湖边上波浪拍打堤岸的声音。

十步之外,就是南湖,阳光斑驳地撒在这片林子里,微风带着水中淡淡的湿气,轻轻飘荡过来,让人十分惬意。

两人闭着眼睛,各自感受着这里的悠闲自在,过了一会儿,柳寒焉问道:“渔夫,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哪个?”

“当然是我妈啊。”黄飞龙毫不犹豫地答道。

“没良心!”柳寒焉白了他一眼。

“你自己会游泳啊。”黄飞龙道。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如果我不会游泳呢?明天我就忘掉。”柳寒焉不满地说道。

“哈哈,就算你们真同时落水,以本渔夫的手段,同时救起也不算什么。”黄飞龙笑道。

“没劲儿,什么问题,到你嘴里都不是问题了。”柳寒焉撇撇嘴道。

“哈哈,五行元素,我已经掌控了两种,和这两种不相关的,我可能会愁下。”黄飞龙道。

“就你那也叫掌控?和耍把戏的差不多。”柳寒焉打趣道。

“是么,那我就让你看看。”黄飞龙正打算展示一下自己的杀伤力,突然看到这里环境优美,随手破坏实在有违良心。于是,他手一抬,将那水箭射向十步之外的南湖里面。

水箭应声入水,下一秒,黄飞龙无语地发现,有一条肥美的白鲢,被他给弄死了。

由于视线角度的问题,柳寒焉并没看到这条无辜的鱼,而是继续挤兑道:“说你耍把戏还不承认,你也就只会凝聚出几把小刀小箭。”

黄飞龙一听,觉得她说的话也在理,平时里追求一击必杀的实用效果,自然没有仔细琢磨这些,现在,他突然觉得,也许可以凝聚出一些更生动形象的物体出来,比如小猫小鱼之类的。

这里临近湖边,水元素十分浓郁,黄飞龙说做就做,马上集中精神力,开始全力凝聚出鱼形,参照物就是水中那条翻了肚皮的白鲢。

许多事情,都是想来容易做来难,黄飞龙真正开始凝聚一条立体的鱼时,才发现,由于凝聚鱼的身体,需要注意层次感,远不是一把元素刀那么简单划一,所以,精神力的损耗,也非常大。

第一次,他野心太大,想凝聚出一条大鱼,然而,最后只是凝聚出一个鱼头,就觉得大脑发胀,无法同时控制住那些水元素,只得放弃重来。

第二次,黄飞龙凝聚出一条小鱼,尽管小,却在外形丰满度上,花了大功夫,最终,一条三两左右的小鱼,被他给凝聚出来,只是,同时维系这么多水元素不同的运动,让他也觉得十分吃力。

“太呆了,像条死鱼,不行,我想看活的。”柳寒焉依旧不满意,只是目光里藏着一丝慧黠。

黄飞龙既然想做,当然希望做好,听到柳寒焉这么说,好胜心也被她激了起来,他只得耐着性子,一点点地调控那些水元素,在成功地将它们凝聚成鱼形后,又集中精神力,努力去让鱼嘴轻轻地动起来。

让鱼嘴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要保持鱼本身整体的协调性,又要保证鱼嘴动起来,不会走形,这对精神力的挑战,也是巨大的。

树林里虽然十分清凉,可是黄飞龙额头的汗珠,还是慢慢渗出来,亮晶晶的。柳寒焉没有去擦汗,作为一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此时不动,比动更能让对方受益。

黄飞龙做起事情来,喜欢入迷,不知不觉的,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身在何方了,他现在满脑子里只有那条水元素凝聚的小鱼,他现在心里最原始的想法,就是让这条鱼儿,像真鱼一样,可以动得流畅,动得鲜活,即使放到湖里,在一举一动上,也能弄得和其它鱼儿一样,看不出任何异常。

黄飞龙全神惯注地凝聚那条鱼儿,鱼儿的身体,也越发凝实生动,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他脑海里响起:“天地万物,皆有其灵,天地万灵,皆有其神……”

然后,在黄飞龙完全凝聚出那条真实感很强的鱼儿后,脖子上闪出一道绿光,下一秒,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条水元素凝聚出的鱼儿,突然睁开了眼睛,在空中挣扎了几下,然后,一头扎进了湖水之中。

“啊!渔夫,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弄得跟真的一样!”柳寒焉看到黄飞龙弄出的小鱼儿,还会眨眼,并且最终跃入了湖水之中,以为他是故意这么表演的。

黄飞龙没有回答她,他的精神力,现在正在死死地追寻着那条自己凝聚的鱼儿,因为,就在鱼儿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对鱼儿身上所有的水元素失去了感知。

“它还是我凝聚的那条鱼吗?”黄飞龙感受到它像其它鱼儿一样,自由自在地游在湖水之中,灵性十足,甚至还感受到它的精神力波动,实在无法相信,居然能在自己身边发生这么神奇的事情,这感觉,就像自己成了造物主一样,想要什么,只要画得非常逼真,就能真的化形而出。

“你怎么啦?渔夫。”柳寒焉看到黄飞龙不吱声,略有些紧张地摇晃了他一下,小声地问道。

“没什么,这事儿太神奇,连我都不相信了,小焉。”黄飞龙傻呵呵地笑道。

“你……你该不会说,那鱼儿真的活了吧?”柳寒焉冰雪聪明,看到他如此神情,也一脸惊讶地问道。

“嗯。”黄飞龙点点头。

“骗子!大骗子!我不相信,要不你再弄一条,我一会也用精神力追踪,看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柳寒焉当然不会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那样他岂不是成了人间的上帝?

“我试试。”黄飞龙也不推辞,凝聚鱼儿,就像画画,画过一次的物体,第一次再画起来,自然就会轻车熟路,轻松许多,没多久,他就再次凝聚出一条鱼儿,以他精神力的水准,要弄出一条一模一样的鱼儿,自然不是难事。

这次,他凝聚出鱼儿后,并没有完全盯着鱼儿本身,而是将感知力大部分停留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刚才,他看到脖子上飞出一道绿光,很像生命之哨身上的颜色,那声音,也曾经出现在自己使用生命之哨的时候。

没有,脖子那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变化,自然的,这条鱼儿也没能睁开眼睛,黄飞龙咬牙等候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放弃了对水元素的控制,任由鱼儿溃散在空气中。

“怎么回事呢,刚才明明就是那样做的啊。”黄飞龙皱眉苦思道。

黄飞龙做事情,比较喜欢较真,柳寒焉对他的性子再清楚不过,看到他如此辛苦地为自己证明,再回想到刚才模模糊糊闪过的一道绿光,也陷入了思索,到了此时,她有点相信他的话了。

“好了,我相信你了,咱们歇会儿吧,一会还要去划船呢。”柳寒焉看到对方苦思冥想的样子,不忍再在这件事上浪费精力了。

“不对,不可能啊,明明是这样的。”黄飞龙还是不想放弃,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是一个契机,会对自己今后的人生,产生十分重大深远的影响,如果自己真的能造出各种动物,那一切该多么美妙。

“别想啦,走了,我们去划船,你答应了的。”柳寒焉站起修长的身子,去摇晃黄飞龙的胳膊,如同一位调皮可爱的小女孩。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事情每天只能做一次?”黄飞龙问道。

“我生气了!”柳寒焉磨着一对小虎牙,柳眉倒竖,大声冲黄飞龙说道。

“好吧好吧,这就去划船,这事儿太古怪,回头再好好想想。”黄飞龙话虽这么说,头脑里的思绪却仍然没有断掉,他一边走路,一边思考着刚才的种种细节,他很想搞清楚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