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的小鱼儿,虽不重要,现在却成了黄飞龙心里最大的牵挂,尽管已经陪着柳寒焉走到了百米开外,他的精神力,还在悄悄地感知水中的那条小鱼。

此时,那条小鱼儿,和水中其它的鱼儿没有太明显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精神力感知过去,会发现它身上的水元素,会比其它鱼儿身上的,要稍稍浓郁一些。

并且,随着黄飞龙关注的时间越久,他发现自己慢慢的,心神里又和那条自己造出的小鱼儿,有了一点点模糊的联系,每次他的精神力感知过去,小鱼儿的情绪就会略微带着一丝兴奋,也许,它也慢慢知道,这人是自己真正的“母亲”吧。

不知不觉,黄飞龙就陪着柳寒焉走到了两百米开外,此时,他的精神力已经不似先前感知那么灵敏了,不过,让他诧异的是,随着自己的远离,以及与小鱼儿精神接触的减少,他发现自己似乎也变成了一条鱼儿,小鱼眼中所见,自己也能看得真真切切。

这一发现,让黄飞龙心中大喜,如果这法可行,以后要想了解什么秘密,或是要去提前探险,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先做条鱼儿,借鱼之眼,看鱼之景,安全有效,还不易被人发觉。

黄飞龙的兴奋之情,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当他走到三百米左右时,突然发现小鱼儿的生命气息开始急剧衰弱,最后,借着小鱼的视线看到的东西,也瞬间模糊,下一刻,小鱼儿就彻底消散了。

黄飞龙突然驻足,“难道小鱼儿的存在,有时间限制?还是与我这个主人的距离,不能太远?”黄飞龙默默记下与小鱼儿的大概距离,准备回头再找机会去尝试下。

正想着,柳寒焉说话了:“你走吧,不用你陪我划船了,我自己划去。”

“怎么了?”黄飞龙下意识地问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柳寒焉略带气愤地说道。

“额,是我不好,不过我现在心里确实痒得紧,再给我十分钟,之后就专心陪你,好不?”黄飞龙神情愧疚地说道。

“行,说话可要算话。”柳寒焉道。

“男子汉说话,一口唾沫一个坑,当然要说话算话。”黄飞龙说完,看到四下无人,马上盘坐在树林里,水元素凝聚出小鱼儿后,他现在最想尝试的,就是用火元素凝聚出一条鱼儿。

黄飞龙的精神力经过先前走路的休整,现在已经恢复了不少,于是,他集中精神力,开始全力感知空气中的火元素。

在这之前,黄飞龙控制火元素来攻击人,都是一朵火焰,或大或小,如今,他想先凝聚一把火刀。不过,想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因为火元素远不像水元素那么温和,比它们要狂暴得多,想要轻易地将它们凝聚成形,需要耗费的精神力,比水元素要多得多。所以,他当初才能轻松地凝聚出水箭水刀,却只能凝聚出一团燃烧的火焰。

黄飞龙凝聚火元素焰的时候,就知道火元素很不听话,凝聚水元素,就像捏面团,时间久一点,就会成形,而凝聚火元素,就像打铁,必须用较多的精神力压迫,才能将他们乖乖地控制在自己想要的区域。

现在,黄飞龙就是一个小心的“铁匠”,他用精神力当大锤,一锤锤地敲打着那些不断跳跃的火元素,慢慢把它他凝聚成小刀的初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黄飞龙稍微感知了一下,发现已经九分钟了,自己还只是勉强凝聚出一个刀尖,只得放弃。他神色淡然地站起来,走近柳寒焉,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专心去划船。”

“我可以再多给你半小时。”柳寒焉也看到了刚才的状况,以他不服输的性子,居然真的说放就放,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会再抽时间的,希望下次,能凝聚出一条火元素鱼。”黄飞龙笑道。

“拭目以待!”柳寒焉说完,亲昵地挽住黄飞龙的手臂,一起走向那一排排可供出租的游船。

这些提供给游客的船只,有机动的,也有人工的,最终,柳寒焉选择了人工的,这种船只不大,上面有个顶篷,双人座位处,各有一只木桨,可以自己划水,速度也能由自己的体力控制。

黄飞龙向船只管理员交了租金后,就和柳寒焉并肩而坐,慢慢将船划向南湖中间。

天空湛蓝一片,而此时的南湖,微风渐起,碧波荡漾,人在船中,如在画中,心神都似乎在接受大自然的洗涤。

刚开始,二人一人一桨,划得不亦乐乎,没多久就将小船划到了南湖中央,此时的湖面上,已经有些船只了,不过,略有风浪的湖面,手动划船,比较费力,大多数人选择了省时省力的机动船。

湖心中央,有个百米见方的小岛,岛上绿意昂然,鸟鸣不息,不过,却并没有开发出供游客上岛的小路,只是作为一个小点缀展示在那里。

“渔夫,要不我们……”柳寒焉看着湖心的小岛,目光里颇为意动。

“最好不要,那个小岛,估计有什么特殊的用途,不然肯定会开发出来,供游客小栖片刻。

“好吧。”柳寒焉只得点点头,由于积极性受到了打击,她也不想划船了,索性将自己手中的那只桨,也交到了黄飞龙手中,让他一手一桨,当起了划水运动员。

黄飞龙体能一流,这种事情做来,自然轻松如常,不过,由于柳寒焉还坐在船只左侧靠桨的位置,他划不多久,手肘就不小心碰到了柳寒焉饱满挺俏的双峰,秋天时分,彼此的衣衫都很单薄,微一触及,黄飞龙不由得心神一荡。

柳寒焉本来是闭目仰躺在座椅上,胸部被“袭”,马上睁开美眸,感觉到对方略带热度的目光,又立即闭上眼睛,只留那微长的眼睫毛,在那里轻轻扇动,如同一只栖息在眉间的黑色蝴蝶。

“美!真美!”黄飞龙在心里叹道,心神动荡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不去撩拨,以免自己擦枪走火,闹出尴尬事来。当初和轻禅共处一室后,他对自身的欲望控制力,也不再那么自信了。

黄飞龙想维系自己美人在侧、坐怀不乱的君子风度,但事与愿违,一阵清风吹来,柳寒焉身上幽幽的体香,却如同催,情药一般,不断飘进他嗅觉灵敏的鼻子里,挠得他心痒难忍。

黄飞龙心中在进行天人交战,咬咬牙,还是决定通过发泄旺盛的体能来缓解欲望,于是,他拼命划桨,拿出奥运会中赛艇项目的夺金劲头,将自己的这只小船划得飞快,如同一只利箭一样,在湖面上射来射去。

柳寒焉也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心里害羞且期待,却又不敢说出来,等了片刻,却感觉到小船如飞,睁开眼,看到这浑蛋正在疯狂划船,顿时满腔委屈。不过,她也是聪慧女子,视线微微下移,看到黄飞龙两腿间微微隆起的景致,马上明白了关键所在,心里十分感动。

女人一动情,就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柳寒焉也是,她脸色微红,头脑一发热,纤纤玉手突然一把抓向黄飞龙的裆部,凑到黄飞龙的耳边,吐气如兰:“难受么?”

黄飞龙也没想到柳寒焉会如此大胆,小老弟突然被人抓住,如遭雷击,两手一顿,小船又在水面飘移了一会儿,才完全停了下来。

“难受。”黄飞龙的喉节上下滚动,呼出的气息,也越发滚烫。

柳寒焉的俏脸已经火红一片,自己也中了蛊似的,玉手隔着薄薄的外裤,不断抚摸对方的宝贝。

黄飞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顿时快感如潮,一波波袭向自己敏感的神经。一个男人,如果这时还让女人一直主动,就真是禽兽不如了。

南湖很大,黄飞龙看看四周,这附近并没有什么船只,湖边的游人也不可能看到这么远,于是,他再无顾忌,大手一伸,将柳寒焉柔软的身子一把揽进怀里,疯狂地亲吻她红润的香唇。

黄飞龙一边吻她,一边将自己的大爪子,悄悄袭向柳寒焉的胸部,开始用力揉捏起来。

两个人的情感,似乎在一刹那被点燃了。柳寒焉身体敏感部位遭袭,嘴中呼出的热气,带着轻微的娇哼声,似是略带些痛苦,又似是带着无尽的享受。

柳寒焉的柔软小手,动作越来越激烈,黄飞龙的大手,揉捏也越来越疯狂,二人各自抓着对方的神器,将气氛越演越烈……

渐渐的,黄飞龙感觉到柳寒焉身子发软,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温柔,他不知道是对方享受结束了,还是期待更多,只是本能驱使着他,悄悄将大手从对方的衣服里伸了进去。

细腻滑,嫩,柔软坚韧,黄飞龙还是第一次触摸到柳寒焉的圣女峰,这感觉如此奇妙,让他爱不释手。

柳寒焉还沉浸在欲望的巅峰,身体各处灵敏的感知,正在被黄飞龙的大手一寸寸唤醒,她的面色潮红,全身透着一层健康的粉色,春色无边,又媚惑无限。

黄飞龙食髓知味,他的大手,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对方身体的上部了,开始缓缓将手由对方平坦温润的腹部,渐渐过度到对方的裤腰位置。

柳寒焉的皮带很紧,将她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蛮腰,锁得如同贴在裤身上一般,黄飞龙的大手几次游走过去,都是无功而返,最后,他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开对方的皮带扣。

“咔”一声轻响,皮带解开了,柳寒焉听到这声轻响,突然身子一僵,整个人回过神来,她一把推开黄飞龙,看到对方火辣辣的眼神,害羞地低下头,小声道:“今天不行,那个来了……”

黄飞龙虽然是初哥,可也是博览群书的主儿,对女人的生理特征也是认真研究过的,他马上明白柳寒焉口中的“那个”是“哪个”了,只得悻悻地点点头道:“好吧。”

不过,他仔细琢磨对方话语的前半句,突然眼睛一亮,道:“小焉,你说今天不行,那……”

“坏蛋!大坏蛋!”柳寒焉红着脸,不断捶打着他。

小船不断荡漾,荡在湖面,也荡在彼此的心中……

(担心晚上写不完,今天一大早就开工,写完就发布上来,祝大家开心,享受今天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