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最后的时光,紧张而宁静,每天就是复习和大大小小的考试。确定目标后,黄飞龙的生活再次忙碌起来,在校的时候,他将自己还未完全掌握吃透的知识,全部拧出来,带回家,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溜到小河里攻坚,往往一学就是一个通宵。

黄飞龙本想在家里简单找个大盆子泡着的,可是他发现自己在没有活水的地方,人也失去了活力,说来也奇怪,随着他在河水里泡澡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体质也越来越好,比以前壮实了不少,肌肤也渐渐变得润泽迷人,在河水里,他可以整夜不睡觉,第二天依旧精神抖擞地上课,一点也不觉得累,并且,泡在水里,他的夜视能力也是好得吓人,连手电都省了。

鉴于此,黄飞龙索性直接请了假,没日没夜地泡在河水里,只有学校里组织重要的大型考试,他才神龙见首,而且,他的表现一次比一次惊艳,在最近的一次全省联考中,更是直接由年级第十,跃至年级第一,语数外加理综一共也只扣了二十分,按这成绩,全国各所高等学府,可以由他躺着挑了。

学习上马力全开的黄飞龙,一时成为河西高中最热门的话题,也成为老师眼中最大的黑马,不,应该是“黑龙”。与此同时,随着马小清的爆料,他整夜泡在冰冷的河水里苦记单词的伟大创举,由于前无古人,顿时激励了无数上进无门的学弟学妹,一时之间,各种开创性的苦学方式,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至于效果如何,却不得而知。

经过二十几天地狱式的刻苦学习,黄飞龙的成绩终于有了质变,最后几次系统性摸底考试中,都稳稳地停留着各科的满分附近,这也让他信心十足。而那个死对头秦时关,自打那天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在高三(四)班露过面,黄飞龙全部心思用在学习上,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时光如水,一泻千里,眨眼便是高考前夜。河西高中虽然属于较偏远的小镇中学,但由于生源遍布十里八乡,所以也保留着高考考点的资格,不过监考的老师,都是各县市抽调来的。学校布置考场,黄飞龙也像其它学子一样,回家自习。

半夜里,黄飞龙睡得正香,突然听到四周一片嘈杂的声响,然后就听到有人叫嚷着:“走水了走水了……”

黄飞龙马上跑出去,只见自家的小院正在燃烧着,不过由于离河较近,发现较早,已经陆陆续续有街坊邻居在帮着扑火,火势也得到了良好的控制,损失并不大,也没殃及池鱼。

黄飞龙自打经常泡在河水中后,身体素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变,反应敏捷了不说,夜视能力也有了明显的进步,他四下一扫,发些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从人群中悄悄离开,马上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几人一声不吭地走着,模样很有些仓促,拐了几条巷子,便在一条十分偏僻的破败巷子里停了下来。

“秦时关,果然是你啊,你们早就发现了我?”黄飞龙淡淡地问道。

“嘿嘿,你以为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可以瞒得过小图吗?”秦时关冷笑道。

“你们是故意引我到这里来的?”黄飞龙问道。

“哼,没错,放火只是一种手段。”秦时关说道。

“想干扰我?让我高考发挥失常?”黄飞龙饶有兴趣地问道。

几人对了个眼色,秦时关说道:“看来你还不笨嘛,我们到是无所谓了,花点钱也能混进像样的大学,你就不一样了,穷鬼一个,你若是考砸了,哈哈,你就乖乖的在这河西镇窝一辈子吧!”

“那就别废话了,新仇旧恨一起算,嘿嘿,不过以你们五人的水平,这次恐怕是要失望了。”黄飞龙说完,也懒得废话,直接冲了上去,这厮现在对自己的实力相当有自信,身体经过河水没日没夜的改造,他现在全身充满了力量,赤手空拳,他相信绝对能摆平这几个家伙。

可他刚冲上去,就郁闷的发现,这几个家伙,更有实力,居然各自从旁边的墙洞里迅速掏出一根钢管,秦时关和那个脸被他揍得几乎再造的小图,竟然各自掏出一把砍刀,这可是重武器啊,太卑鄙无耻了!

黄飞龙实力有了明显进步,虽然自认为可以放倒这几个家伙,可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一不小心挨上一刀,明天的高考肯定得受到较大的影响。见势不妙,他也只能选择跑路,刚跑没几步,就看到前面的一面砖墙“轰”一声倒下了,挡住了他的去路,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高大健壮的青年。

左边那个大横脸的,像个杀猪的屠夫,右边那个头上反光的,像个和尚,黄飞龙看清是这两人,心里凉了半截,狗日的秦时关,居然还请来河西黑道上两个下手最黑的打手掠阵,鬼怕恶人,他还是龙少的时候,可没少给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上贡钱。

黄飞龙知道这两人厉害,不想招惹,只得又退了回去,和秦时关等五人斗在一起。但由于是赤手空拳,加之对方是有备而来,人数上也占了绝对优势,黄飞龙越打越拘束,打不多时,只得避重就轻,身上挨了几钢管,但也没有背上刀伤,还趁机放倒了两个实力稍弱的,抢到了一根钢管。

手中有了武器后,一对三,黄飞龙的信心再次升起,慢慢找到了节奏,而另一边,秦时关毕竟只是个富二代,绣花枕头,背后阴人可以,正面对抗就差多了,寻得机会,黄飞龙狠狠给了他的后背一钢管,将他当场砸得一声惨叫,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缓缓地爬了起来。

听到秦时关的惨叫,黄飞龙心里那叫一个舒坦,与那个身手敏捷的小图斗得更是来劲。

“大脸哥,光头哥,你们也出手吧,这小子似乎比以前更厉害了,我们干不过。”秦时关嘶着牙忍痛说道。话音一落,二人也没推辞,直接欺了上来。

黄飞龙本着放倒一个是一个的思想,在二人上来前,又给了那个实力较强的家伙一记闷棍,将他放倒后,他现在面对的,就只有拿着砍刀的小图,和两个道上混的家伙了。

三人根本不给他对峙的喘息之机,直接将他围上招呼起来,丝毫没有以大欺小以多打少的羞耻之感。也就在这一刻,黄飞龙第一次意识到实力的重要,不光是个人实力,还有整体实力,一个人,再厉害,也无法打倒所有人。他有些后悔了,明知道秦时关这小子阴险,上次被他抛尸,这次又着了他的道,这不是脑残吗?不知道这次会被他抛到哪里。

黄飞龙以一敌三,其中还有两个打架的老手,很快便处于下风,先是被大脸一脚给踢得脸都疼绿了,又被光头在胸口补了一拳,疼得他当时就毫无风度地惨叫了一声,小图也趁机在他后背给了一刀子,还好闪得快,不然就不只是皮肉伤了。

斗了一会儿,黄飞龙心里渐渐绝望了,看来今天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可恨自己寒窗苦读一整年,没倒在不见硝烟的考场上,却倒在了战场上,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他恨啊。

正自走神,突然天上几个闪雷,大雨很快就倾了下来,这一下,黄飞龙突然舒爽了,他如龙入大海,精气神整个地恢复了,动作迅猛,瞅准机会毫不客气地阴了小图一脚,直接将他踢得惨叫着躬了下去,至于他以后有没有兴趣练葵花宝典,那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了。

大脸和光头也发现了他的变化,稍使了个眼色,大脸就缠了上来,而光头得了空闲,直接从身上掏出一把黑洞洞的手枪,指着黄飞龙道:“我们并不想杀你,只是想要你一条手臂,你最好乖乖地配合。”

黄飞龙这下是彻底无语了,枪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一直是十分遥远的东东,这下陡然见到,一时僵在了当场,有些回不过神来。光头见自己吓唬人的仿真枪果然凑效,马上指使大脸将黄飞龙控制起来。

秦时关提心吊胆地在一旁看了好半天,这才长吁一口气,马*地上的砍刀提了起来,兴高采烈地走到黄飞龙身边,对着他的右胳膊比划了两下,才兴奋地说道:“光头哥,我现在可以动手了不?”

黄飞龙的双手被绳子反绑,听到这话,马上仰起阴冷的脸,死死地盯着他道:“秦时关,你今天要么杀了我,否则,我一定让你全家不得好死!”

这时,一个闪电劈了下来,四周一时亮如白昼,秦时关吓得一个哆嗦,砍刀也“当”一地声掉到地上,控制黄飞龙的大脸微一分神,他马上冲着持枪的光头一头撞去,将光头手中的枪撞飞后,黄飞龙反应奇快,尽管双手反绑,仍冲着巷外飞奔而去,几人见状,马上跟在后面狂追。

黄飞龙见自己这么跑下去,迟早得追上,看到家乡那条熟悉的大河,顿时如同走掉的娃见了亲娘般,毫不犹豫地一头扎了进去。入水后,黄飞龙拼命挣扎,试图将自己反绑的双手解放出来,可是,大脸打的绳结太专业,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挣扎开的,只得憋着气继续往下潜,光头手上可是有枪的。

这条河虽然打小镇流过,可并不是普通的小河流,很有些深度,黄飞龙潜入河水中,很快便不进了踪影,大脸和光头等人追到河边后,见水里早没了他的身影,便兵分两路,大脸带着两人往上游寻去,而光头则带着秦时关往下游寻去。天黑,只有闪电时不时从天空划过,几人找了一阵子,眼看天也快亮了,依然没寻到黄飞龙,四周还隐隐传来警笛声,只得放弃,秦时关尽管很不甘心,也不敢独自坚持,只得各自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