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的时候,黄飞龙才从河水里钻了出来,手上依然绑着那该死的绳子,不过,神情上却不见丝毫颓废,甚至还隐隐有些兴奋,因为,他本以为自己会溺死在河里,没想到憋到最后,在他以为小命将要交待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可以在河水里自由地呼吸,就像,鱼儿一样。

而且,由于他可以在水里自由的呼吸,他的整个身体都能长久地泡在水里,所以他先前的那些小伤,也在迅速地恢复,经过一夜的休整,现在的他,已经和伤前没什么两样,只有胸口挨的那一拳造成的内伤,让他呼吸时,还隐隐有些疼痛,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足够他应付接下来的高考。

黄飞龙寻得一块碎玻璃,将手中的绳子割开后,就匆匆赶回了家,见母亲不在,先是换了身衣服,然后便吃了点早餐,带着准考证等相关用具去了学校。

母亲见儿子一直未归,早就急红了眼,儿子最近的努力她看在眼里,知道他把高考看得很重,所以这一夜,她将左邻右舍打扰了个遍,甚至还寻到他的班主任那里去了,听说自己可能问鼎高考状元的得意门生消失不见了,班主任也睡不踏实了,他马上发动全部的关系寻人,甚至还报了警,惊动了整个河西。

于是,当大家看到黄飞龙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淡定地出现在河西高中门口时,全都愣了片刻,才欣喜地将他送进了考场。

第一场考试是语文,黄飞龙找到自己的学号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就看到秦时关居然也走了进来,阴笑着坐到他后面的座位上。黄飞龙愣了片刻,这秦家在河西镇能量还真是不小哇,连高考座位都能临时按排,这显然是他在昨天砍手失利后,搞的新阴谋,不然不会那么巧。

他本想对他做点小动作,却看到两位陌生的监考老师走了进来,只得作罢。

然而,看到老师走了进来,秦时关却有了底气,他笑眯眯地望着回过头来的黄飞龙,低声道:“黄大蛇,知道你成绩好,一会记得照顾下,最好把写好的试卷递过来。呵呵,先别激动,你母亲在我的人手中,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卑鄙!”黄飞龙淡然的心境被整个破坏了,心里只有熊熊怒火,可是,考试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他想做什么也来不及了,只得咬紧牙关,屈辱地点了点头,为了母亲,忍!

语文一向是他的拿手菜,尽管憋着一口气,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黄飞龙也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将所有题目摆平了,连那篇关于水的作文,也写得灵气十足,水波荡漾。在考题上发泄完后,他糟糕的心情,也有了些许好转,反正只要自己好好配合,母亲就是安全的。但一想到自己的智慧成果要被秦时关这个烂人无偿享用,他又忍不住一阵烦燥。

正在这时,秦时关的长腿悄悄伸了出来,踢了下他的凳子。黄飞龙内心挣扎了一下,小心地看了看两位监考老师,只见那位矮胖的黑眼框老师,正在和另一位同样近视脸色古板的老教师低声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时不时还冲这边打个微不可察的眼色,马上明白,这个矮胖子肯定是收过秦家好处了。

黄飞龙心中再无顾忌,将填好的试卷悄悄从桌子底下递给了秦时关,而他自己,则装模作样地盯着桌上的两张草稿纸,故意作出检查试卷的模样,那位古板老师当然没有发现。

秦时关这人,虽然不爱学习,可作弊绝对是一流高手,他自信黄飞龙不敢不从,于是提前将作文挤牙膏似地写完了,所以接到试卷后,很快就将前面的主观题和客观题抄得一点不剩,抄的过程中,还巧妙地避免了雷同。

半小时后,黄飞龙的试卷重新回到自己手中,他认真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后,马上交卷走人了。出来后,黄飞龙也没有在考场多呆,直接奔向校外,左右扫了一圈,看到外面等着许多略显焦虑的父母,却唯独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心里也有些沉重。匆匆回家寻了一圈,依然没有母亲的身影。他将母亲可能出现的地方寻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心里已经基本认同了秦时关的话语,母亲被他们控制了。

黄飞龙默默地躺到自己的小床上,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父亲的意外消失,如同生活当众煽了他一记耳光,很重很疼。

记得父亲在的时候,只有他找别人的麻烦,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找他麻烦了,更别说像这样威胁他了。可如今,父亲不在了,他能依靠和信赖的人,除了自己,别无他人。那些曾经对他热情无比的亲戚,早在父亲失踪债主临门后,就彻底划清了界限断绝了往来,比川剧的变脸还要迅速,而那些和他一起玩耍的朋友,“龙少龙少”叫个不停的小弟们,也眨眼成了别人的小弟,对他彻底陌视,更有如秦时关这样反过来欺辱他的。那种自由肆意一呼百应的时光早已远去,如今,他只能靠自己了,世态炎凉,冷暖自知。

心里正自烦恼,黄飞龙突然感觉到脖子里有什么东西滑了出来,定睛一看,是当初挂在脖子上的碧绿哨子,当初回来用个链子穿好挂上后,一直在忙于备考,竞忽略了它的存在,这会儿徒然看到,于是忍不住欣喜,嘴小心地凑上去吹了两下,没什么感觉,头一点也不疼,没有当初在大淫蛇洞里时的刺疼,反而让他的心变得无比宁静。

黄飞龙轻轻抚摸着手感极佳的小哨子,又想起那个美丽的少女,忍不住会心微笑,心态重新变得积极起来。“既然当初被抛到无底洞都没死,反而因祸得福,身上有了一些神奇的改变,那么,我就要珍惜这一切,好好活,总有一天,我黄飞龙要成为一条真正的飞龙,自由肆意地生活,谁也不敢欺负我,我要让所有人仰视!”

再次走出破旧的小屋时,黄飞龙的眼神里多了些亮光,反正母亲暂时没有危险,那么就全力应付这最为重要的高考吧。

下午的考试是理综,黄飞龙依然很快解决了战斗,也十分配合地将试卷悄悄递到了秦时关手中,待二人“合作”完毕,他便交卷离开了。秦时关看到他如此配合,也是颇感意外,欣喜之余,找个机会悄悄告诉他,他母亲很安全,只要他继续配合,一定会照顾好他的母亲,并将她安全地送回家。

第二天上午是英语,因为有矮胖监考的暗自关照,黄飞龙依旧毫无悬念地配合了秦时关,转眼便到了下午的数学考试,数学严格说来,不能完全算作是他的强势科目,于是为了关键时刻灵光一闪,把最后那道压轴题顺利解决掉,他刻意带了两瓶矿泉水,当然,按要求,瓶子上是不能有标签的,都被他撕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这次的试卷并没有想象的难,黄飞龙一路顺风顺水,将全部题目消灭后,又如约地将试卷递给了秦时关,心里也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考完了。如果一切顺利,这次应该很有希望杀进传说中的天龙大学吧。

黄飞龙心里美好地展望了一下未来的大学生活,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这都好一会儿了,按理秦时关应该抄完了啊,正打算悄悄回头看下情况,却发现一直站在门口的矮胖监考老师突然冲他走了过来,而那位古板老师也疑惑地跟着他走了过来。

戴黑框眼镜的矮胖老师走到黄飞龙的桌旁,盯着他的桌子看了一眼,一脸严肃地问道:“同学,你的试卷呢?”这一问,满座皆惊,许多同学抬头望了眼这里,又继续埋头苦干,他们可没时间浪费在围观上。

黄飞龙已经意识到不妙了,秦时关这次摆明是要和矮胖一起坑他了,他喝了一口水,感觉思维有点加快,强自镇定道:“试卷在草稿纸的下面。”

“揭开让我看看。”矮胖不依不饶地说道。一脸古板的监考老师也意识到问题严重了,站在他们的身旁,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不过,刚好是背对着秦时关。

如果被发现作弊,这科是要被记作零分的,那样,他的天龙梦就真的没戏了,黄飞龙心跳加速,压抑住内心的紧张,在两位监考老师一眨不眨的监督下,缓缓地一点一点地揭开一张草稿纸。

“试卷呢?”矮胖冲他咆哮道。

黄飞龙悄悄按着草稿纸,又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水,说道:“这不是有两张草稿纸吗,试卷在另一张下面。”

“你当我傻子呢?赶紧揭开!”矮胖已经忍不住要亲自上阵了,刚才秦时关悄悄的手势让他确信,下面没有试卷。

如果这张草稿纸揭开,下面没有卷子,黄飞龙就回天乏力了。他心一横,立即有了决断,将一瓶矿泉水猛地淋到自己头上,潇洒地甩一甩头,水珠乱飞。

他陡然的怪异举动,将两位老师都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了一步,而这一刻,黄飞龙的思维和反应速度果然如愿加快,趁着两位老师镜片上还挂着水珠看不清状况的瞬间,他回身就是一拳,将正卷起试卷,准备悄悄吃掉他试卷的秦时关揍得猛地后仰,然后以迅雷不及监考老师发现之势,将试卷夺回来重新放到草稿纸下面。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调整一下呼吸,淡定地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耐心地等待着二位监考老师将镜片上的水珠擦拭干净。

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秦时关咳嗽着吐出混着血水的两颗门牙,厉声道:“谁揍我?”

秦时关凄厉的叫声惊醒了无数埋头演算的考生,然而,大家也只是看了一眼后,仍就漠然地沉浸在自己的考题中,在这改变命运的关口,谁也不会有情绪供养起多余的好奇和怜悯。

秦时关惨叫完后,马上回味过来,见矮胖正一脸讨好地要凑上来送关心,赶紧冲他提醒道:“试卷!”

经秦时关这一提醒,矮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任务”还未完成,马上拉着古板老师走到黄飞龙的桌前,吼道:“试卷呢,赶紧拿出来,不然判你零分!”

黄飞龙微微一笑,马*下面的草稿纸揭开,只见一张写着他名字的试卷,安静地躺在稿纸下面。矮胖双眼微缩,确定是他的试卷后,一时愣在当场。而古板老师却紧皱着眉头,不满地冲他说道:“李肥鱼,你到底想搞什么?”

说完,古板老师冲大家嚷嚷道:“提前交卷的可以直接走人,没做完的继续,别左顾右盼了,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顿了顿,看了看满嘴是血的秦时关道:“同学,你试卷做完没,要是做完了,直接去医务所吧。”古板老师大概也看出了什么,不想趟这浑水,居然完全没有要调查真凶的意思。

秦时关见自己的阴谋没有得惩,还赔上两颗洁白坚固的门牙,加之试卷也早就抄完了,只得点点头,恨恨地盯了黄飞龙一眼,快步走出了教室,他发誓,一会一定要找个无人的角落,然后吩咐自己的人,让黄飞龙的母亲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