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大学后门,都有一条汇集全国各地小吃的小街,黄飞龙很快就在大家的簇拥下,带着通灵班的同学,浩浩荡荡地杀向一个川菜馆。

三十八人不算一个小数目,一般的小店是无法同时容下这么多人的,所以,黄飞龙他们进来的这家川菜馆,也是学校后门最大的一个。

黄飞龙走进去后,根据每桌十三人,点了三桌,老板见状,马上命服务员将所有同学带到二楼大厅,这样既然方便招呼他们,也方便他们彼此之间的交流。

黄飞龙自然没什么异意,其它同学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然而,当所有人一起来到二楼时,却遇到麻烦了,本来设有三个大圆桌的二楼大厅里,还有一桌刚刚吃完,而这桌本来结帐准备离开的,看到黄飞龙等人,却故意拖着不走,这几人,自然就是步飞龙和任长风等人。

吃饭的都是客人,服务员不好赶人,黄飞龙也不好太霸道地赶人。就这样,两桌早已经坐下了,黄飞龙几人还干等在那里,看着步飞龙和任长风几人,慢慢地喝茶聊天。

大家耐着性子等了大约一刻钟,黄飞龙看到几人饭菜早已吃完,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摆明了是想让自己难堪,他不认识任长风,但认识步飞龙,自然以为这几人中,是以他为主的,于是他走过去,礼貌地对步飞龙说道:“南帝学长,今天我请班里的同学吃饭,可否给我个面子?”

步飞龙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喝着茶,到是他旁边的一位同学一脸讥讽地说道:“给你面子?你算哪棵葱,值得我们南哥给你面子?”

黄飞龙二话不说,一指戳在圆木桌上,手起之时,桌上已经多了一个上下通透的圆洞,然后才淡淡地说道:“现在呢?”

那人顿时吓得闭口不语,步飞龙扫了他一眼,笑了笑,道:“果然有些面子,不过,我步飞龙从来不受威胁,想请我走,跪下磕个头求我,或许可以考虑下。”

听到步飞龙这话,等在一旁的同学们顿时脸色微微一变,“南帝”的大名他们这些新生刚进校门,就已经听过无数次了,如今看到他有明显针对黄飞龙的意思,不由得在心里猜测起来。

看到他给脸不要脸,黄飞龙火气正往上窜,柳寒焉已经怒了,玉腕一翻,直接将桌子掀飞,然后叫道:“不想死的话,滚远点!”柳美女可懒得管你是南帝还是北丐,惹毛了她,谁的面子都不给。

“哟,这小妞长得不错嘛,还很有性格,嘿嘿,我喜欢。”任长风微笑着说道。由于几人反应够敏捷,都是利落地闪到一旁,所以柳寒焉的这个举动,并没有让他们有多么难堪,只是惹得旁边的服务员一阵为难,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如果东哥喜欢,这天大还没多少女人能逃得出你的手心吧。”先前那位同学小心地拍马道。

在场的新生听话自然听音,看了看这位帅哥,想起那些传言,马上推断出,这人居然是泡妞水平无人能及的“东邪”任长风,不由得心里又阴沉了几分。

“故意的?”黄飞龙略一琢磨,就觉得他们今天是想当众生事了。许梦甜也悄悄地拉了拉黄飞龙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冲动,显然她明白这几人是故意找茬的。

“不是,我们只是碰巧在这里吃饭。”步飞龙笑得很得意。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黄飞龙也一脸平静地说道。

“只要我自己方便,哪管他人方不方便。”步飞龙若无其事地看着他。而任长风,自打站起后,那双眼睛就一直在柳寒焉的全身上下游动,似乎要将她完全看透一般,一点也没有要顾忌黄飞龙的意思。

“给老子滚!”反正自己通灵者的身份已经在血检中暴露了,自然没什么好掩藏的,加上这里是校外,学校也没说校外不让打架,黄飞龙心里没了顾忌之后,连拳脚都不动,马上集中精神力,眼睛看向桌上的那杯凉水,下一秒,一把璀璨的白色水箭陡然出现,迅速射向步飞龙胸膛。

步飞龙和黄飞龙曾经交过手,深知他的实力,表明上虽然不以为然,内心里却一直小心戒备着,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黄飞龙居然是一名通灵者。

任长风见状,也是大吃一惊,不过他反应也是奇快,情急之下,他下意识地控制一只玻璃杯迎向那枝水箭。锋利的水箭轻松地穿透玻璃杯,直接扎在来不及闪避的步飞龙身上,鲜血当场就流了出来。

黄飞龙一箭射中步飞龙,并没有过多关注,而是冷冷地直视着任长风,道:“是你?”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任长风一脸坦然地回道。

“哼,那天小树林里飞来的石子,你敢说不是你干的?”黄飞龙冷哼一声,道。

“会控物的人多着呢,我只是其中之一。”任长风淡淡地解释道。

“嘿嘿,很不巧,我只认识你一个。”黄飞龙的眼睛注视着他。

“想和我试试?”任长风脸上的神情也冷冽下来。

“如果你们现在就离开,我也会很好说话的。”黄飞龙冷声道。

“靠,你居然敢伤我!”回过神来的步飞龙,一手捂着流血的伤口,马上嚷着要冲上去,被任长风一把挡住了,直接说道:“我们走!”说完,直接将步飞龙拉走了,其它几人见两位风云人物都离开了,自然马上跟着灰溜溜地离开了。

能考进天大的新生,都是心智近妖的家伙,特别是这些人中,还有一些已经觉醒的通灵者,冷眼旁观之后,对黄飞龙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对他这个新班长也多了几分敬服之心。

于是,在黄飞龙的招呼下,大家很快就坐了下来,吃得津津有味的。特别是在许梦甜这位清甜美女和几位小姐妹的带动下,现场的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而这个小插曲也并未对大家的情绪带来多大影响。

黄飞龙在江城时,过了一阵子黑老大日子,好习惯没养出几个,坏习惯到是惯出不少,比如不带钱包,反正平时都有小弟帮忙买单,结果,等他看到大家吃得差不多,准备悄悄出去结帐时,才想起身上居然没有带钱。

他不动声色地摸了下自己仅有的两个口袋,流了几滴冷汗,正寻思着向谁求助,就感觉坐在旁边的柳寒焉,悄悄将一张卡塞进了他的大手里。他们之间的动作很小,自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之所以说没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是因为毕竟有人注意到了,这人就是许梦甜。

许梦甜看到黄飞龙起身,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也找了个借口跟了下去。于是,黄飞龙刚走近结账的地方,许梦甜就跟了过来,一脸真诚地说道:“小黄黄,你家境困难,要不我来吧。”她不知道柳寒焉家的情况,但她了解黄飞龙,因为她记得当初黄飞龙回河西,还找她借了点路费,而且当初两人也聊了很多,她得知黄飞龙家里并不富裕,只有母亲勉强维持生计。

“不用,我有钱。”黄飞龙说完,伸手将一张还带着淡淡香味的粉色银行卡递了上去。

“是吗?男孩子也喜欢这种颜色吗?”许梦甜一脸笑意。

黄飞龙老脸一红,道:“我忘带钱了,这是柳寒焉的。”

“你和她是朋友,和我难道不是朋友吗?花谁的不是一样花啊。”许梦甜说完,从钱包里抓出一叠钞票,直接递了上去。

黄飞龙情急之下,将她的小手抓了回来,然后松开,道:“我就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回头我会还给她的。”

许梦甜不吱声,良久,眼圈微红,道:“小黄黄,你不会像那些报纸里说的,要啃一个月的冷馒头吧?”

黄飞龙听罢,哭笑不得,轻轻弹了一下许梦甜的脑瓜,才说道:“我有手有脚的,还不至于连口饭都混不上吧,放心,俺已经脱贫致富了,以后都不会缺钱了。”说完,他不再多言,直接将柳寒焉的卡递了上去。

然而,老板却小心地对他赔笑道:“对不起,这位同学,我们店里没有刷卡机,你最好能现金结帐。”

许梦甜“扑哧”一笑,看着黄飞龙无奈的表情,笑道:“让你跟我争!”说完,十分开心地将钱递过去,由于柳寒焉还掀了张桌子,损坏了一些餐具,结帐自然给了些赔偿。许梦甜利落地结完帐后,黄飞龙还跟在后面说道:“回头我把钱还你啊。”

“我们之间,用不着分得那么清的。”许梦甜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才迈着轻快的步伐,十分开心地重新上了二楼。

黄飞龙听力奇佳,自然将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仔细琢磨了下话中的意味,顿时喜上眉梢,突然一眼看到手中的粉卡,心里又纠结了。

他突然想起高中时读到的那篇关于“红玫瑰和白玫瑰”的小说,那时,他还觉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大不了两个全收,人生不就没有这么多遗憾了吗?所有问题一次解决。然而,如今看到性格炯异的二女,他也不由得一阵头大,这哪里是什么红玫瑰和白玫瑰,分明就是红老虎和白老虎嘛。

想不通的问题懒得多想,黄飞龙本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念头,又硬着头皮回到了同学们中。有了这一餐饭的交情,全班同学对彼此都多少有些了解,至少名字和人能对得上号,以后走在天大校园里,碰见了,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当作路人一笑而过了。

自然,这一顿饭,也让大家对黄飞龙有了深刻的印象,至少他这个班长够霸气,能让本班的同学得到应有的保护,毕竟,不是谁都敢让“东邪”和“南帝”灰溜溜走人的。

学校的动作很快,完成新生血检之后,第二天就将新生分班了,一共十个班,九个普通班,一个通灵班。有了长须老头的钦点和同学们的认可,黄飞龙自然毫无争议地成了通灵班班长。

黄飞龙本以为当个班长,就是上传下达,跑跑腿动动嘴的事儿,哪知长须老头私下的一席话,却是让他压力倍增。

“作为班长,你的实力必须要是班里最强的,经过上次的血检,我认为你潜力巨大,所以,从明天起,你必须每天到五灵阵里修行,至少要在一个月之内,将实力提升到灵师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