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件事情,要想做到极致,都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修行也是一样,弱者想变强,强者想变得更强,追求永无止境,但正因如此,生命才拥有无限可能。

黄飞龙也是一样,他渴望变强,所以,他决定听从牛老师的意见,去初次听说的五灵阵里提升实力。虽然不知道为何人才济济的天大,会找这么个黄土埋到脖子的糟老头当班主任,但他们只能服从。

班主任姓牛,于是大家私底下都亲呢地称他“老牛”,然而,老牛无意听到这些嫩花嫩草们的称呼,毫不犹豫地将每个人都敲了一烟杆,当然敲的时候,充分发扬了多数家长“重男轻女”的传统风格,于是大家很快学会了尊师重道,改称他为“牛老头”。牛老头这次没敲,于是这名号就这么定下了。

下午的班会课上,黄飞龙被特别照顾,人家被敲的都是脑门,只有他的是后脑勺,还是三下,这不仅让全班同学羡慕不已,也让他心里久久无法平静。这种敲法,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是让他半夜三更去拜师学艺呢。

于是,黄飞龙今天早早地吃完洗完,破天荒地在九点不到就躺下床上闭目养神,美滋滋地准备迎接一个重要的夜晚。黄飞龙不确定三更是夜里几点,还特地查了下百度佛,知道大概时间后,他悄悄将手机闹钟定在了十二点。

赵天宇、乐不凡等人,看到他这种如临大敌的模样,也没有过多打扰,都是提前上床酝酿睡意,全力配合他。

整点钟一到,响亮的铃声从手机里响起,黄飞龙虽然反应奇快,马上按住了,铃声还是像一把大锤,重重砸在三位室友的美梦里,直接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

黄飞龙马上穿衣穿鞋,不待大家累积出足够愤怒的情绪,就火速溜出宿舍,然后熟练地跳下二楼,眨眼就跑得没影了,只留下三个睡眼惺松又气愤不已的倒霉蛋。

黄飞龙和牛老头打过几次交道,虽不知道他的住处,但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想来这老家伙没告诉自己住所,肯定会等在办公室里,于是,他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来到教学楼前。

天大很牛,很有钱,所以一号教学楼也很高,是龙城的地标建筑之一,黄飞龙摸到楼前,只觉得阴风阵阵,后心发凉。他还是第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这里,绕着大楼转了一圈,发现下面的门都锁上了,只得发挥出老本领,翻墙!

黄飞龙好不容易翻到二楼,发现二楼的门窗也被锁得一个不剩,只得耐着性子翻到三楼,然后是四楼,最后是五楼。他一边翻楼,一边心里直骂娘,这些负责安保的家伙,也太尽职了,居然连厕所的窗户都锁上了。

不过想到这一切没准是牛老头的考验,他只得将满脸的郁闷压在心底,又翻了几层楼,终于在八楼西边,意外发现半扇敞开的窗户,于是利落地爬了进去。黄飞龙虽然是通灵者,可毕竟是个年轻学生,这么一路爬了八层,也是浑身发热,手心发凉。

黄飞龙好不容易溜进大楼后,按了下电梯上的十八楼,没有任何反应,连电也被切了,他只得一步步地往上爬。到十八楼后,他长吁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挤出一个自以为帅的笑容,然后才挺直胸膛走进了牛老头的班公室。

“牛老师,我来了。”黄飞龙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礼貌地说道,在他想来,牛老头这样的高人,也许是他感应不到的。

若大的办公室里一片死寂,黄飞龙不甘心,自顾自地推开未上锁的门,然后在里面所有的边边角角找了一圈,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

“以为自己是孙猴子,没想到最后被人当猴耍了。”黄飞龙想起牛老头长须飘飘笑容猥琐的模样,内心对他的好印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既然被耍了,生气也只是用别人的情绪惩罚自己,黄飞龙索性放开了,他自顾自地拿起牛老头黑不溜秋的茶杯,冲了冲,发现那黑已经渗透到骨子里,只得叹口气,在饮水机里为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将就着喝了几口。

一杯凉水下肚,黄飞龙的思维变得敏捷起来,他隐隐觉得,牛老头不会真的耍他,这里肯定还有什么关键,是自己没有把握的,他将下午的情形仔细地回忆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于是,他开始在这个大办公室里转悠起来。

今晚算不上月黑风高,微缺的月亮和稀疏的星辰,穿越千山万水照射进来,让屋里的一切在朦胧中,透着一种清幽,让他想到一个词——虚静。

黄飞龙的目光在屋里如同雷达一样,四处探测着,终于,他看到了墙上的一幅画,这幅画很古怪,画的是一只老乌龟,老乌龟很普通,一个头四条腿,但是那只老龟背上的花纹,却透着一股灵性,隐隐约约像是一个繁体的“阵”字。

黄飞龙看到这里,心灵一动,马上集中精神,将精神力全都注入乌龟背上的花纹里。

下一秒,龟背上开始发出淡淡的红光,红光很柔和,并且那些红光,开始在他眼前慢慢地扭曲,最后,形成一个淡红色的小型旋涡。与此同时,随着他的精神力的辐射,画上开始出现一道选择题:“A穿越到秦朝,改变秦朝历史。”

“除非我脑子有毛病。”黄飞龙看到这里,马*精神力移向下面,下一条:“B穿越到清朝,改变中国命运。”黄飞龙还是很有爱国心的,不过他想到自己还要拯救父亲,于是果断放弃,继续移动精神力。

“C穿越到民国,干掉小日本。”黄飞龙依旧因为同样的原因否定了。当他损耗了大量的精神力,终于看到最后一个选项时,对牛老头的行事作风很快有了更清晰的认识,“D以上答案都是骗人的,出口其实只有一个!”

黄飞龙收回精神力,用力揉了揉几乎损耗一空的大脑,咬咬牙,一头扎进了红色旋涡中。

一阵天晕地转,待黄飞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站定时,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小屋子里,小屋四面光滑,只在前方留有一个小窗,朦胧的微光下,一位长须老头正背对着他,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

黄飞龙看到牛老头这副模样,为了避免惹出新麻烦,只得压下心里的笑意,恭恭敬敬地说道:“老师,我来了!”

“嗯,今晚夜色如何?”牛老头问道。

“一般。”黄飞龙直言道。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吗?”牛老头道。

“请老师明言。”黄飞龙道。

“因为……我每天都失眠,睡不着。”牛老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黄飞龙突然很想笑,他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疯子,而自己居然还真的陪他疯,可是,他不敢,他只能憋着,憋出内伤也得憋着。

牛老头依旧背对着他,见他不作声,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失眠吗?因为……我怕死!”

黄飞龙看着牛老头微驼的后背,雪白的头发,突然精神紧绷起来,他想起了仙侠小说里的夺舍,他这么老,风烛残年,自己这么嫩,风华正茂。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对,这里可是天大,没人敢乱来的,于是,他冷静地答道:“谁都怕死,只是,我们不能因为怕,就不死!”

牛老头突然转过身来,眼神直视着他道:“其实,如果怕死,是可以不死的。”

“什么?”黄飞龙脸色微变,急促地问道:“老头,人真的能不死?”

牛老头并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这世界如何?”

“很精彩!”黄飞龙答道。

“是啊,很精彩,所以,有些人就一直精彩着。”牛老头叹道。

黄飞龙无声地听着,他知道此时并不适合说太多的话。

“你的血液很特别,居然能让噬龙菌直接进化,所以,只要不断修炼,你的未来真的大有可为,甚至可能,不用怕死!”牛老头一脸兴奋地看着他,思维跳跃地说道。

黄飞龙从这种毫不掩饰的兴奋中,既看到了希望,又看到了恐惧,这感觉,就好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猪,突然遇到了一个好心收留它的主人,至于主人将来会否将它杀肉,也许只是一念之间。

尽管如此,黄飞龙依然决定冒险一试,他需要实力,足够的实力。于是,他开门见山地问道:“老师,请问五灵阵在哪?”

“怎么?急了?呵呵,他就在你的脚下。”牛老头说完,手指微微一点,一个奇异的光圈便呈现出来,光圈慢慢升高,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圆柱状的光体,这些光圈将黄飞龙围住,然后,不断旋转,渐渐的,这个圆柱状的光体,形成了五种颜色。

“集中精神,认真感知里面的元素,感知那些元素的组合方式,我想,你很快就会有所突破的。”牛老头说完,就陷入了沉默,而小屋子里那个仅有的小窗,也在瞬间关闭了,整个屋子,形成了一个独有的封闭空间。

身处在光体之中的黄飞龙,此时十分舒服,他能感受到四周浓烈的水元素,那些平时没有颜色的水元素,此时也像是被着了色一样,变成了可以清晰感知的蓝色,这些蓝色的小点,正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融合着。

更让黄飞龙意外的是,在那些蓝色的水元素四周,他还感知到了一种红色的元素,这元素带着强烈的温度,却并不让他如何畏惧,反而有一种亲切感,同时,在这些红色的小点周围,还分布着一些没有颜色的小点。

黄飞龙不敢分心,认真地感知着那些水元素的融合和分离,没多久,意识就变得呆滞了不少,为了放松精神,他只得将精神力又转向那些红色的小点,红色小点在他特别的感知下,很快变得清晰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好烫!”黄飞龙大叫一声,直接昏迷了过去。

而五灵阵在他昏迷之后,也马上停止了运转,所有光圈瞬间消失。一直在旁边观察的牛老头,却是愣在当场,良久,才走过去,摸摸黄飞龙的头,晃着脑袋叫道:“这也行?居然把火元素觉醒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小黑屋里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