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是一条不归路,古天霸没能善终,被判了死刑,斩立决那种,柳清风也没落得太好的下场,不知他和警方达成怎样的协议,最终被放了出来,不过,家产却全部充公,多年积累,毁于一旦。

黄飞龙和柳寒焉见到他时,柳清风孤身一人,炎炎夏日之中,却是萧瑟如秋。

“小龙,江城黑道,不可一日无主!”柳清风见面的第一句话,不是抱怨,不是感叹,而是牵挂着他奋斗一生的黑道事业。

“爸,你现在什么都没了,还关心那些做什么,咱们一家人平安活着,就是幸福。”柳寒焉劝道。

“孩子,这世上,有白就有黑,江城经过这次动荡,如果没有新的力量震慑群雄,将会陷入更加混乱的局面,倒霉的还是普通百姓,这也是我暂时出来的原因。”柳清风说道。

“暂时出来?”黄飞龙皱眉问道。

“是的,他们希望我以自己的威慑力,重新让江城变得安静下来。”柳清风淡然说道。

“可是,柳叔叔,你现在一无势力,二无资金,怎么震慑他们?”黄飞龙问。

“我现在确实什么也没有,不过,我有你!”柳清风目光灼灼地盯着黄飞龙道。

“不!爸,我不同意你让黄飞龙混黑道,我们马上要去龙城读大学了。”柳寒焉忍不住插嘴道。

柳清风苦笑着看向柳寒焉,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不过,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上面的意思,你以为上面不知道那一夜黄飞龙的所作所为吗?”

“为什么是我?”黄飞龙问道。

“因为是你!”柳清风眼中精光一闪。

黄飞龙顿时明白了,自己的二舅郑清平是江城警局的局长,如果自己能借助柳清风的影响力,彻底掌控江城黑道,那么,江城的一切就变得更容易把握了。

可是,想到这里,他就纠结了,如果自己真接手了江城黑道势力,将来万一有些大事发生,不是直接将二舅给拖累了吗,别人也许会说他为黑道提供*之类的,没准自己最后也落不到好下场。

“小龙,有时,黑就是白,一股势力,是黑是白,看他掌控在谁的手中,就像这钱,有人说它是万恶之源,有人却用它做出许多有益社会的事情,你能说这钱是好还是坏?存在即合理。”柳清风继续劝道。

黄飞龙一阵头大,他一直觉得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个人要想活得问心无愧,就得活得黑白分明,必须得有自己的界线,可是,自打那天杀人无数后,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陷入到灾后重建之中,一直找不到出口,眼下,听了柳清风的话,他隐隐觉得,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要不然,以二舅的身份,也不会暗自授意他来做这件事。

“小龙,知道为何这些年,江城一直没发生太恶劣的命案吗?因为不敢。再恶的人,进了这江城,也得给我老实趴着,而我们之所以落得这样的下场,一是因为这次动作实在太大,二是因为,我们太肥,让他们睡不踏实,所以,他们才会把握机会,将我们杀肉,和国家比起来,我们……唉……”柳清风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颇有点黑色幽默的味儿。

黄飞龙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这事儿似乎可行,不过,内心还是有点犹豫,毕竟,再果敢决断的人,碰到这样可能改变命运走向的选择,也会反复思考,仔细决定。

就在这时,柳清风抛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淡淡的说道:“如果你能答应,我们马上以雷庭手段将各方势力揉为一体,否则,我就得和古天霸一样了,呵呵。”

柳寒焉先前一直默不作声,听到这里,终于无法淡定了,她眼泪汪汪地看向父亲,又看看黄飞龙,可怜兮兮的模样,让黄飞龙也心头一颤,想到柳寒焉早就没了母亲,现在如果再没了父亲,他的心立即软成了一滩泥,咬咬牙,一副视死如归的革命形象,大声道:“干了!”

于是,二人说干就干,接下来的日子里,柳清风纷纷动用自己的明棋暗棋,将所有的力量都启用了,连他的最后一张底牌,沧浪帮里的潜鲨精英组织,都暴露出来。

在柳清风的一系列操作下,黄飞龙随他忙东忙西,逐渐熟悉沧浪帮残存的组织结构和余下精英,由于在烂尾楼一战中,沧浪帮从帮主副帮主到各个分堂堂主全部参战,所以,此战过后,在警察布置的天罗地网下,领导层几乎全军覆没。故而,黄飞龙作为柳清风授意的新帮主继承人,并未受到太大的阻力。

沧浪帮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势力网遍布江城乃致全省,尽管在这次警方的清网行动中,损失惨重,依然有着足够的实力收服各方小势力。当然,也有不服的,毕竟,当习惯了鸡头,没多少人愿意去沧浪帮当凤尾。不过,在黄飞龙强悍的实力威慑下,这些大大小小的实力最后还是臣服了,老老实实地叫他“龙哥。”

黑道都是强者为尊,为了让那些人见识到真正的实力,黄飞龙最近是事毕恭亲,带着一帮小弟,大战连着小战,小战连着微战,战火连天。

在不断的战斗洗礼下,见多了生死的黄飞龙,神经也是越来越粗大,曾经的书生气和妇人之仁,也是渐渐消退,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隐隐的王霸之气。现在,他的眼神也比往日犀利许多,那张皮肤很好很亲和的俊脸,也在杀伐之气的日夜熏陶下,透着一股上位者应有的傲气,如今的他,已经是小弟无数、一呼百应的枭雄人物,而柳清风见黄飞龙羽翼渐丰,也甘心地退居幕后,只是偶尔给他一些建议,教他一些识人驭下的基本手段。

当然,这段时期,最大的收获则是,黄飞龙进阶了。有一天,他在与一位隐藏在小帮中的冰系通灵者辛苦对战中,心有所感,意外领悟到以水凝刀的关键所在,如今的他,精力完全集中下,能够迅速凝聚出一把锋利的水元素之刀,并且能操控这把小刀,斩杀十米范围内的敌人,只是,偶尔也会准头不够。

黄飞龙作为黑道新星在江城冉冉升起,又兼及了通灵者的强大*,他出众的实力,自然引得无数小弟热情追随,不仅如此,还意外地吸引到两位通灵者追随,一位是和他一样的水系通灵者,叫陈家宝,三十岁,不过实力较弱,下雨天水平都十分有限,只在江河那样的特殊场景里,才有一战之力。

另一位,则是老熟人李炎,烂尾楼那一战之后,他看到黄飞龙以一敌二,将两位通灵者磨得彻底没了脾气后,又大杀四方后,如入无人之境,让同样作为通灵者的他,也是大为叹服。虽然那一战,李炎最终没有出手相助,却把精神系通灵者殷不死这个小胖子悄悄救走了。他不出手当然是有原因的,他不可能和黄飞龙为敌,而古正雄曾经对他又不错,两方相对,他如果帮黄飞龙,就显得太不道义了。另一层原因他没有说,他需要黄飞龙的“龙血”救命,甚至借此更进一步,将来才可能为父亲找江底的大章鱼报仇。另外,如今的古道会已经彻底完蛋,他自然可以全无顾忌地跟着黄飞龙,而无须再有任何心理负担。

有道是大人物有大烦恼,小人物有小烦恼,随着沧浪帮的发展渐渐进入正规,黄飞龙犯愁了,眼看录取通知书就要下来了,自己如今一不小心混成了江城老大,要是直接甩手不管,似乎并不容易啊。如今许多大事基本都需要他亲自作主,每天忙得四脚朝天的,连柳寒焉这丫头都经常抱怨,说他不抽时间陪她,好在有小胖陪着一起玩《飞天》,否则怨言只会更大。

“如今,可以信任的人,只有副帮主王传道,那是柳叔叔的谪系,可是,这也不够啊。李炎到是可以彻底掌控,可他年纪太轻,难以服众,我要是离开了,这沧浪帮交给谁管理比较好呢?”黄飞龙脑海里那些人才一一浮现,又被他以各种理由一一否决。

黄飞龙反复思考王传道暂时接管沧浪帮的可能性,他是先前负责潜鲨精英组织的组长,本来一直潜在暗处,负责沧浪帮内部小弟的监督处罚和情报的处理,这次领导人才青黄不接,才不得不临危授命,被柳清风提到明面上。

“唉,不行,这人能力不错,就是潜伏惯了,为人处事有点阴险,不够大气和阳光,作为我沧浪帮的窗口人物,实在是有损形象。”黄飞龙还在纠结着沧浪帮的人选问题,柳寒焉进来了。

柳寒焉看到他眉毛拧成一团,亲昵地伸出纤纤玉指,温柔地将他的眉头抹平,然后才笑着问道:“亲爱的渔夫,什么事让你愁成这样?”

“还不是帮里的事情,我在想,马上我们要开学报名了,可我走之后,这里交给谁打理呢?”黄飞龙闭上双眉,很享受柳寒焉偶尔的温柔。

“笨!我老爸不正在家里闲着吗?你以为他真甘心每天就这么呆着?”柳寒焉说道。

“哈哈,好主意,柳叔叔反正也干顺手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人物给忘了。”被柳寒焉一语点醒,黄飞龙心里一块石头也落地了。黑道的事情,往往拖不得,他现在也成了这种性子,想到马上就要做到,于是,立即辞别柳寒焉,到楼下找柳清风商量要事去了。

由于黄飞龙凭借着超强的实力,出色地完成了江城黑道的“整风”运动,让江城地下秩序井然有序,他的二舅郑清平十分欣慰,于是,也趁机卖了柳清风一个人情,将暂时查封的半山别墅解封归还了,现在,黄飞龙依然和柳清风一家住在这里。

当然,为了不让母亲郑秀担心,黄飞龙混成江城黑道老大的事情,他只字未提,只让她安心地住在郑家,偶尔通下电话,其它知情的亲戚,自然也是帮忙隐瞒。至于郑河山和黄金山两位巨富,黄飞龙虽然一字未说,他们却对他的一举一动知之甚详,不过,以两位积累多年的生存智慧,对他的这个选择到是没有过激反应,只劝他明辨是非,多行善事。

黄飞龙和柳清风通过不断商量,又暗中知会了二舅郑清平,最终成功地完成沧浪帮“托管”,就这样,在天龙大学通知书抵达江城的时候,黄飞龙已经完成从“江城黑老大”到“省理科状元”的华丽变身,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点血腥,又成了一名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