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幸福是个比较级,有的人考上了大学,前途暂时一片光明,自然是喜上眉梢,四处显摆,而有的人名落孙山,对比同窗的喜庆,顿时觉得生活暗淡、日月无光,于是,每逢高考成绩出来到录取书抵达的这段时间,总会有想不开的少男少女做些傻事。

这段时间,江城的失意考生也颇不平静,时不时传出新闻,有某孩子飞天了,坠地了,投塘了,自毁方式不一而足,引出无数叹息的同时,也让人开始反思中国的教育体制和成长模式。

黄飞龙回郑家陪了几天母亲后,就又住回了柳寒焉的半山别墅,毕竟他再怎么当甩手掌柜,毕竟已经是众人心中认可的沧浪帮老大了,有些事不方便当着母亲的面处理。而且,虽然柳清风曾经也是一方大佬,可毕竟经历了一次滑铁卢,个人威信损害很大,而黄飞龙的威信却是一场场血战打拼出来的,早就获得了小弟们的拥护。大家重新接受柳清风主事,一时给黄飞龙面子,二是深知柳清风只是暂时代管,黄飞龙一回来,他还是会拱手相送。

黄飞龙难得过了几天正常人的日子,这天,他陪着柳寒焉走在阳光明媚的大街上,突然听到一阵惊呼,稍一抬头,就看到前方高楼上一个人影正飞速坠了下来。

街上看清情况的人群顿时各自做出不同反应,有的尖叫,有的急忙闭上眼睛,黄飞龙皱眉看着从天而降的少女,马上集中精神力,在她急速下落的身体下迅速凝聚出一层层透明的水幕,适当减速后,黄飞龙立即一个前跃,有力的双臂顿时轻松地接住了少女。

当然,为了不引起普通人群的过度惊讶,黄飞龙故意装出一副吃力的样子,才将这位想要轻生的女孩接住,至于那几层突然出现的淡淡薄幕,自然没太多人注意到。

放下少女后,黄飞龙淡淡地冲她笑了一下,温柔地说道:“每一种苦难背后,都可以抵达幸福,珍惜吧。”说完,轻轻放下少女,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中,拉着柳寒焉的小手赶紧离开了。

“你不担心她还会想不开吗?”良久,柳寒焉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如果你一心寻死,却没死成,你还会寻死吗?”黄飞龙笑着反问道。

“那得看我心情!”柳寒焉道。

“再说,她真要死心执著,我也不可能天天守着她。”黄飞龙的言语之中,有一种淡淡的冷漠。

柳寒焉看了看他,略一品味,心情却十分复杂,因为,他也感觉到黄飞龙变了。

黄飞龙也陷入了沉默,其实,现在自信满满的他,曾经也有过一次难得的自杀体验,只不过这事是他内心最大的秘密,连母亲也不知道。那时,他父亲突然失去音迅,家境一下难以为继,过惯了少爷生活的他,哪受得了这种打击和冷眼,于是,一个人跑去投了清水河。

结果,在他呛水得昏迷后,鬼使神差的,又被河水送回了岸边,那次醒来之后,他想了许多,最后决定发奋学习,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正因如此,他知道每个死过而未死之人,都会更加珍惜生命,这是人生境界的顿悟和突破。

两个人都不说话,如同一对般配的情侣一般,默契地走在江城的大街上。天大的通知书已经收到了,明天他们就要去天龙大学报道了。所以,二人才相约在离开之前,再吃一吃江城地道的热干面,再登一登那有名的某某楼,再绕着水波荡漾的东湖走上几圈……

黄飞龙对飞机天生就缺乏安全感,所以坚持拖着柳寒焉坐动车。在他想来,以自己的能耐,只要不是世界末日,在车上绝对是万无一失地安全,可在天上就不一样了,万一碰上飞机爆炸,就不一定来得及躲闪了。

最后,二人只得坐上了前往龙城的动车。离开的时候,黄飞龙的母亲、爷爷、外公舅舅等人,全都亲自来送他了,当然,与他们同去的,还有郑鹏飞。黄飞龙和郑鹏飞虽然是亲戚,平时在一起玩得却并不多,到是郑小诗偶尔来找他们玩,和柳寒焉关系也还不错。

三人经过六个小时的长途旅行后,终于抵达龙城。

黄飞龙看到高楼林立的龙城,这座中国最大最繁华的北部城市,顿时豪情渐起,人生就得如此,到大海里激荡人生,才会养出大心脏、大气魄,才不枉此生。

黄飞龙刚生出满腔豪情,就看到了等在车站外迎接他们的学长们,这些天龙大学的学长,言行举止之中,都带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和傲气,连他这个当了两月黑道老大的人,也顿时有点自惭形愧。

不过,当这些学长们看到美若天仙又冷若冰霜的柳寒焉时,一身的傲气立即如冰山一般消融了,都像大灰狼遇到小红帽似的,热情高涨地带着她忙东忙西,折腾得不亦乐乎。

看来美女果然是第一生产力啊。黄飞龙和郑鹏飞只是对视了一眼,便默默地接受了这种福及池鱼的待遇,他们的入学手续什么的,也在这些心怀鬼胎的老鸟们带领下,很快搞定了。

安置好了红颜祸水般的柳寒焉,黄飞龙也和郑鹏飞迅速分开了,依号住进了自己的宿舍。

黄飞龙打量着早已窝居在宿舍里的另外三名同学:坐在左边下铺的男子,一米八,留一头遮眼长发,两撇八字胡,冰块脸,身上从上到下挂着些晃眼的钢片儿,活像一个机器人,自称乐不凡;坐在右边下铺的男子,一七五,西瓜头,西瓜脸,西瓜肚子,从上到下浑圆一体,整体感觉就一个字——肥,自称周一星;而被肉山几乎完全遮挡,个子瘦小却双眸灵动的帅小伙,则自称赵天宇,身高大约一米七。

然而,不待黄飞龙自我介绍,周一星和赵天宇却齐呼道:“摸鱼哥,久仰大名!”乐不凡则撇了撇嘴,冷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几人一番商议,最后黄飞龙和赵天宇分别睡在左上和右上,乐不凡和周一星则睡在了左右两边的下铺,黄飞龙和乐不凡成了上下铺的床友。

新生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的时候,天性活泼的赵天宇便将从各宿舍收集来的消息及时分享。他趴在床上,道:“你们知道吗,咱们天大真是卧虎藏龙啊,最牛的风云人物有五位,人称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童……”

当时正在喝牛奶的肉山周一星笑喷了一地,道:“靠了,你以为是拍天龙八部呢!”

黄飞龙也忍不住被他们逗乐了,好奇地问道:“能说说由来吗?”冰块脸乐不凡没有说话,不过也侧着耳朵静待下文。

赵天宇顿了顿,才说道:“咱们学校面积宽广学院众多,遍布学校东南西北四区,东区艺术学院的大四学长任长风,泡妞水平无人能敌,据说校花榜上除了有限的几位大有背影的外,其她全被泡过,甚至有传闻,他每年都会从新出炉的校花榜上寻找目标,从榜上一直泡到榜下,所以人称‘东邪’。”

“是有够邪的,简直就是种马!”久不出声的冰块脸乐不凡冷不丁冒出话来。

“西毒,则是西区医药学院的大三学长唐小柔,毒物毒药毒品,只要是沾毒的东西,她都喜欢研究一下,绝对是玩毒的高手,最牛的一次,据说是将一名毒犯给活活研究死了,死的时候全身的皮肤比墨汁还黑,听说她祖上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唐门。”赵天宇接着说道。

“够毒,这小子名字虽有点娘们,却是心狠手辣,如此专精一门,大有前途啊。”肉山周一星打了个冷战,适时点评道。

“嘘,别乱说,西毒是个女子,得罪了这样的女人,你知道后果的。”赵天宇压低声音说道。见肉山果然没敢吱声,于是他又说道:“下面介绍南帝,南帝名叫步飞龙,是南区体育学院的大三学长,连续两届在大学生武术大赛上打遍全国无敌手,回来后就自封‘青帝’,学校武术协会的会长楚正阳,对此也没表示异议,想来他的武功应该是技压群雄的。”

说完,赵天宇赶紧蹦下床,跑到洗手间去解决了一下个人内务之后,又兴冲冲地跑回来道:“北丐叫乔布丁,是北区计算机学院的大三学长,这个人经历还真有些传奇,他是个计算机天才,大一的时候,就创办了现在大名鼎鼎的丐世天下网。不仅如此,他从初中起就有意收集全国各地的乞丐信息,建立了现在最大最完善的乞丐资料信息库,彻底颠覆了过去古老的乞讨模式。如今,只要是丐世天下网站经过审核的注册会员,足不出户就可以呆在家里接受别人的捐助。据说神秘莫测的丐帮,已经授予了他名誉长老的称号,可以自由调动丐帮精英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三人听后,齐叹一口气,集体失声,大概是被刺激惨了。

赵天宇初听这些信息时,也和大家一样吃惊,所以讲到这里,他特地没有继续说话,留给大家几分钟的回味时间,末了,才缓缓说道:“至于那个中神童,则是个真正天才中的天才,大家都叫他小童,年仅十五岁,已经是科创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了,科研成果无数,发明也是不少,听说那个牛叉的地震精密预警系统,就是他整出来的,去年大家能在地震中躲得那么及时,也有他的功劳,真不知道这孩子的大脑是怎么长的,唉!”

宿舍里一片寂静,不光是这三个年轻的孩子,就连黄飞龙这样的通灵者,也被生生震住了,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甩,看看人家的“成就”和名声,他突然觉得自己除了比较能打外,好像也没什么引以为傲的。

宿舍的灯突然熄了,十一点,准时断电,其它宿舍的卧谈会,也渐渐接近尾声,寂静重归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