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过了多久,待黄飞龙悠悠醒来时,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不仅没死,还飘浮在一片清澈湛蓝的湖水中,更让他升起古怪之感的是,初夏的湖水,应该是比较凉的,特别是这种四面环山的高山湖,但他此时却感觉到十分温暖和舒服,就仿佛这水,本来就和他是一体的。

黄飞龙正暗自琢磨,突然听到一阵汽艇声,寻声望去,看到一个长发飞扬的翠衫少女,正独自开着一辆白色小艇冲了过来。黄飞龙依据象棋里猪走直线的原理迅速确定,自己要是再不叫喊,就可能被猪直接撞死。

一念至此,黄飞龙马上大叫道:“喂,小心有人!”

陡然听到人声,翠绿衣服少女只是疑惑地四下张望了下,待听到黄飞龙的第二次呼喊时,才终于警觉地停下汽艇,这时她才惊讶地发现,水里居然有人!

她指着水里被汽艇激起的浪花越推越远的黄飞龙,怒目而视,道:“你……你……居然敢在这样美丽的天然湖里洗澡?我们的自然环境都是让你们这些可耻的家伙破坏的!啊……你居然还穿着衣服洗澡……咦……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黄飞龙看着思维不断跳跃的美丽少女,用力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游近了些,翻了翻白眼道:“我怎么知道,我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

“真的?”少女清秀的脸庞全是不信。

“爱信不信!”黄飞龙说完,自来熟地想往汽艇上爬。

汽艇受了力,顿时一个大倾斜,险些将少女给晃到了水里,立刻招致了她的不满,柳眉一竖,稳住身形,顺手抄起一根木棒,尖叫道:“啊……我明白了,你肯定是我爷爷经常提到的水怪。”

“啥?这湖里还有水怪?”黄飞龙一听,四下瞅了一眼,动作更麻溜了,一窜就上了汽艇,然后才继续说道:“我要真是那啥水怪,刚才就直接把你吞了,哪里还用得着废话!”

少女脸上的神情惊异不定,勿自举着木棒提防着他。黄飞龙还是龙少的时候,虽然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调戏良家少女的事儿却没少干,此时见她防贼似的盯着自己,一时起了促狭之心,好学生的表情一敛,很快便找回当年叱咤风云的痞子样,他一脸贼笑道:“看你警惕性这么高,我也懒得瞒你,不错,我就是那专门吃人的水怪,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只有两条:一,脱光了让我吃掉,二,脱光了自己洗干净了再让我吃掉,二选一,你自己看着办吧?”

少女听了这话,脸上倏地腾起两朵红云,咬着嘴唇啐道:“流氓!水怪才不会让人脱衣服呢?”

“谁说的,不脱衣服会噎着,不利于消化!”黄飞龙刚说完,肚子就咕咕地叫了起来,于是他趁势大叫一声:“啊哈,本水怪饿了,要变身了!”。

少女听到这饥饿的声响,羞红的俏脸顿时惨白了几分,正在这时,汽艇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

少女见状,吓得尖叫一声,赶紧将手中的木棒一丢,抱着头蹲下身子哭喊道:“别吃我……呜呜……我不好吃……”

黄飞龙正自暗笑,陡然看到汽艇剧烈摇晃,想起老人们关于水怪的种种传言,脸色也是一阵发白,不过是开个玩笑,难道李鬼真要碰上李逵吗?

眨眼功夫,汽艇便倾覆了,刚一入水,少女就开始胡乱挣扎,可她毕竟不会游泳,越是挣扎,呛水越是迅速,黄飞龙正打算将她拽到身旁,却发现此处的湖水突然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一个不察,二人很快被吸进了水中,以他的感知,这里似乎是一个下沉式的岩洞水道,如果不从中挣脱,别说少女,他也会被活活溺死在水中。

危机关头,黄飞龙努力睁大眼睛,拖着少女的腿,奋力往上挣扎,可那吸力太大,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争的,正自绝望,突然看到水中窜来一条巨大的黑影,那黑影窜来之后,毫不犹豫地一个甩尾,将黄飞龙抽得五脏俱疼,抓住少女的手也不由得一松,然后,黑影直接将少女拦腰卷住,就要游往别处。

“一条大淫蛇。”黄飞龙脑海中刚闪出这个古怪的念头,热血上涌,马上咬紧牙关,双脚在水中奋力一划,如游鱼般再次利落地抓牢了少女的玉腿。

身上陡然增加了一个小伙子的份量,大淫蛇似乎也有些顶不住水中巨大的吸力,挣扎了两下,没有甩掉挂在身边的少年,只得歪歪斜斜地往一边游去。

少女此时早已昏了过去,生死未卜。大蛇游速很快,片刻之后,黄飞龙只觉得身体一轻,先前的吸力全然消失,随后,就上了岸。刚一上岸,黄飞龙尽管四肢发软,仍然马上调整呼吸,准备迎接下面的恶战。

奇怪的是,大淫蛇将少女带出水面后,并没有攻击黄飞龙,只是松开了少女,用两只铜铃般的大眼警觉地盯着他。黄飞龙松了一口气,抬头扫了一眼,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崖洞,大概是大淫蛇的老巢。他又瞅了眼昏迷的少女,不敢过多耽搁,马上跑过去,对着少女就是毫不客气的一连串人工呼吸,虽然那唇很柔,很软,却来不及细品,救人要紧!

少女的小命算是保住了,黄飞龙长吁一口气,顿时疼得脸上一阵抽搐,这才发觉刚才水中大淫蛇那一个华丽的甩尾,真是又阴狠又腹黑。正打算狠狠瞪大淫蛇一眼,却感觉劲风一扫,他再次被大淫蛇缠住了。

“妈的!”这大淫蛇真是好算计,刚救活了女人,就准备卸磨杀驴,断他生机。

尽管怒火中烧,黄飞龙也只得奋力抗争,提起大拳头,对着大淫蛇就是一顿胖揍。但这大蛇皮厚肉滑,意志坚定,根本就不是他一个普通人的拳头可以捍动的,只是将他的身体缠得死死的,并且不断加力。

一人一蛇滚着滚着再次跌进了并不太深的水里,也不知怎的,黄飞龙刚一入水,那种亲切和舒服的感觉再次袭来,身体也似乎一下多了些力量,见势不妙,他只得保存体力死命强撑,不然用不了多久,他五脏六腑都要被揉成七彩饺子馅了。

少女刚醒过来,就看到那个嚷着要脱他衣服的“水怪”,正在和一条大黑蛇殊死搏斗,略一寻思便明白了个中缘由,尽管心里羞愤,可此时毕竟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只得咬住嘴唇,鼓起勇气想法帮忙。她顺手一摸,似乎是个石头,于是扬手冲讨厌的大蛇丢了过去,砸一下算一下吧。

黄飞龙已经被大淫蛇缠得几近窒息,他都不敢相信自己一个普通人居然能支撑这么久,模模糊糊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冲自己飞来,马上本能地伸手接住,有了武器,他对着大淫蛇就是一通猛砸。很快,大蛇的厚皮被破开了一道道口子,碧绿的蛇血飞溅到石头上,却诡*被石头吸了进去。

黄飞龙神智已经有些混乱,只是凭着强烈的求生意志,本能地砸着大蛇,大淫蛇存活不知几千年,粗若水桶,身上疼得厉害,更是激发凶性,越发地用力缠绕,终于,黄飞龙也顶不住了,一声痛呼,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这口鲜血刚好喷到他手中的黑石头上,下一秒,黑石头吸收了鲜血,发出一连串的脆响,陡然迸发出一阵刺眼的绿光,居然从里面显露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碧绿哨子。

碧绿哨子出现后,大淫蛇有过刹那的失神,似乎想起了某段久远的记忆,在它幼年的记忆里,九条大龙斗得天翻地覆,在争夺一个碧绿的哨子,隐隐听到似乎叫什么“生命之哨”,然后它就被一个大浪给打昏了,醒来就发现自己熟悉的那片大海全然变了模样,自己活动的区域也变成了这个狭小的湖泊。

黄飞龙趁它发愣的瞬间,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凑过来就是一阵猛吹。

尖锐的哨声一响,黄飞龙和大淫蛇身子居是一震。他只觉得脑海深处万针穿透,扎得生疼,一时脸白如纸。他不好过,大淫蛇也是一样,直接松开了身子,在水中翻滚起来。黄飞龙心里发狠,对着哨子又是一阵猛吹。

吹着吹着,他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大有崩溃之感,什么大淫蛇,什么美少女,全都成了镜花水月,而他右边胸口的位置,却伴着哨声的响起,越来越亮,最后居然释放出一缕淡蓝的光,这些如丝的光线汇入他的脑海,开始迅速修复他几近崩溃的灵魂。

“龙魂之赐?”黄飞龙脑海里有过刹那的清醒,刚升起这个没来由的古怪念头,就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紧接着,大淫蛇也受不了刺激,摇晃了几下,无声地趴下了,一动不动。而那位美少女,早在黄飞龙吹第一通哨声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不醒了。正应了那句古语,伤敌一千,自伤八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