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他能力超强,颈悬绿哨,行走都市,畅游人间,好不快活。

黄飞龙正梦到美处,突然听到若有若无的呜咽之声,那呜咽之声如召魂般,将他迷失的思绪一点点牵回,他开始感觉到有水滴落到脸上,冰凉冰凉,睁眼一看,入眼的是一张梨花带雨的绝美容颜,呆了片刻,眨眨眼,冲她道:“是你啊,别怕,没死呢。”

少女见他突然醒来,心里欢喜,一时忘却了男女之别,直接扑进他怀里,哭得更畅快淋漓了。黄飞龙感觉到她紧紧的拥抱,只得坐起来,热情地回抱她,并且轻拍她滑腻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如果可能,他恨不得这美妙的一刻,能有一辈子那么长。

可惜,事无愿违,他安慰的话语刚说完,突然瞥见对面的大淫蛇扭动了几下,也醒了过来,正一脸幽怨地望着他们。

黄飞龙马上松开少女,将手中的碧绿哨子凑到嘴边。大淫蛇见状,先是一愣,然后飞速地往洞角退去,一副很怕的样子。黄飞龙见状,裂嘴一笑,当然没有继续吹下去。

黄飞龙仔细打量大淫蛇,感觉大概有十多米长,一米来粗,看它的尾部,比较粗短,居然是条雌蛇,不由得一阵无语,心里邪恶地想到,莫非这条大蛇也是女同吗?此时,少女已经感觉到气场不对,从黄飞龙怀抱中挣脱出来,一眼就看到蛇视耽耽的大黑蛇,身子又忍不住往他怀抱里缩了缩。

黄飞龙正警惕地注视着大黑,陡然嗅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那香味很好味,似是从少女身上溢出的,一时心神荡漾。敛了敛神,黄飞龙轻轻放开少女,安慰道:“别怕,有我呢!”

他的声音,有一种超出他年龄的沉稳,少女听到后,缓缓坐了回去,清澈通透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良久,才甜甜一笑,道:“同学,谢谢你呢,我叫许梦甜,你呢?”

黄飞龙掷地有声地说道:“黄飞龙!”

许梦甜听了,扑哧一笑,道:“还飞龙呢,连条大蛇都险些打不过。”

黄飞龙顿时一阵无语,就算这世上真有龙,也就这个头吧,自己刚才居然活下来了,不由得又有点庆幸。

二人沉默了片刻,黄飞龙不想太宁静,便随口问道:“你多大了?”

“十八岁。”见他依旧不屈不挠地瞪着自己,满脸不信,又小声嘀咕道:“实岁十七,很快就十八了呢,你呢?”

“十八,实岁。”黄飞龙淡淡地说道,说完,又瞅向大淫蛇。

许梦甜沉默了片刻,道:“小黄黄,我有点冷,我想回家了。”

“你可以叫龙哥。”黄飞龙道,说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真好看,他心里暗想,比河西中学的校花马小清都好看。

许梦甜被他盯得有点久,羞恼地别过脸,嗔道:“不许看!”

黄飞龙回过神来,尴尬地将目光重新投注到大淫蛇身上,道:“不知道这条大蛇愿不愿意送我们上去,否则回家还真是个难题。”

许梦甜眼睛一亮,眨眨眼睛,道:“对呀,先前好像我们就是它救回来的,不过不知道后来为什么会和你打架。”

黄飞龙没好气地说道:“你确实是它‘救’回来的,我不是!”说完,忍不住瞟了一眼许梦甜修长的美腿。

许梦甜略有所察,寻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自己白晰的左小腿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清晰的青色手印,心疼地伸手揉了揉,眉头微皱道:“咦,这是什么时候有的?”说完,似乎意识到什么,盯着黄飞龙,冷哼一声道:“小黄黄,是不是你干的?”

黄飞龙老脸一红,嘴唇张了张,想辩解一下,却不知道如何辩解,索性来了个闭口禅。对于她坚定不移地叫自己“小黄黄”,他也只能表示无声地抗议了。

许梦甜心思机敏,见他这副神情,哪能不知道因果,眼珠一转,道:“本小姐冰清玉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呢,不行,你得赔我。”

黄飞龙忍不住道:“怎么赔?”心里却不以为然地想到:“抱都抱了,捏下脚算啥。”

“答应我一个要求。”许梦甜道。

“什么要求?”

“想好了再告诉你。”

“那不行,你还没说是什么要求。”黄飞龙说道。

“唉呀,好疼啊,不知道以后消不消得掉,呜呜,难看死了”许梦甜一边揉着腿上那个青色的手印,一边疼呼道,眼眶里的泪珠将落未落。

黄飞龙明知道她是装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一软,叹一口气,道:“好吧,答应你了,但太离谱的可不行。”

许梦甜心里偷乐,不过表面上依然装作痛苦万分的样子,道:“行,唉,现在说什么都是瞎的,我们出不出得去还是个问号呢。”

黄飞龙沉思片刻,道:“这条大淫……呃……大黑蛇似乎对你不错,要不你去和它交流交流?”

许梦甜听了之后,并没有马上反驳,看了看黄飞龙,又看了看对面的大黑蛇,罕见地点了点头,她咬着嘴唇慢慢地向大黑蛇靠近,小脸略有些发白。黄飞龙为防万一,马上含住哨子,准备随时救援。

谁知,许梦甜刚靠近,大淫蛇硕大的脑袋就向她靠了过来,黄飞龙正准备吹哨子,却惊讶地发现,大黑蛇居然一脸讨好地蹭了蹭许梦甜的身子。

“如果不是确定你就是条母的,真觉得你就是个大色鬼。”黄飞龙带着酸味儿地腹诽道。

大淫蛇和许梦甜亲昵地勾通了一会,她回头冲黄飞龙笑道:“小黄黄,小黑答应马上送我们出去呢。”

“你们真的能勾通?”黄飞龙不可思议地问道。

“小黑很好的,我相信它。”许梦甜自信地说道,却没解释她们是如何勾通的,似乎她天生就具有这样的勾通能力。小黑似乎也能听懂她的话,跟着点了点大脑袋。

黄飞龙道:“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们掉下来的时候,水下明明是黑的,这洞里为什么还有亮光?”黄飞龙不解地问道。

听到这话,小黑身子一僵,马上悄悄地将肥胖的身躯往右边挪了挪。许梦甜没有发现,黄飞龙明察秋毫,却是发现了它的举动,好奇地凑上去,怕小黑攻击,口中依然含着哨子。

果然,在小黑身后的地上,卧着一大一小两颗夜明珠,许梦甜此时也发现了,惊呼道:“哇,好大的珍珠啊!”

黄飞龙嘿嘿一笑,道:“小黑子,你伤我这么重,我就收点利息吧。”说罢,手就往最大的那颗夜明珠伸了过去。刚伸手,小黑就是一个又疾又快的甩尾,毫不留情,吓得黄飞龙赶紧往后跳了一步,躲开了它的攻击。

“小黑,别那么小气嘛,把你的大珠子借我玩几天吧。”许梦甜这时也说话了。大黑蛇听到这话,呜呜几声,委屈地蹭着许梦甜的身子,却并不阻止她,只是两颗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伸出的小手。

许梦甜的小手先是伸向大的那颗夜明珠,回头见小黑正可怜兮兮地盯着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将那颗小的夜明珠抓到了手中,道:“好啦好啦,小气鬼,大的留给你,小的借我玩吧。”小黑见状,很是欢喜,回头又戒备地盯着黄飞龙。

“好吧,只要你答应送我们出去,我就不动你的珠子了。”黄飞龙妥协道。

双方商量妥当,黄飞龙也不打算多呆,这大黑蛇爱憎分明,实在勾不起他的好感。最后,大黑蛇又游进了水里,黄飞龙和许梦甜各自憋上一口气,抱着大黑蛇圆滚的身子,一起沉入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