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疾风暴雨

昏暗的天空笼罩着层层乌云,黑压压的黑云一片接着一片,往日炙热的阳光早已不知踪迹,但留下一个闷热的天气以证明太阳他老人家的依然存在。山峦起伏的大西南地形到处都是郁郁葱葱林木丰盛,理应存在的飞禽走兽但此时却毫无身影,留下一片死寂的大地让人类独自寂寞。

“一旦战斗打响之后,务必以最快速度解决对方的火力手!你们是精心培养出来的狙击手,这是你们必须完成的任务。”

绿色野战帐篷内,连长将自己本连的所有狙击手,还有那位加强过来的狙击手,共计十人召集在了一起。深知云南境内山林密布沟壑纵横,人民军的炮兵火力优势难以完全发挥出来,而狙击手却能随时随地提供最为准确的火力打击,在消灭对方军官、火力点等方面非常具有优势。

“我们师进入云南境内后已经是轻装上阵,部队在很多时候不能得到有效的火力支援,单纯依靠我们连自己的火力打击,力度是有限的。什么时候该发挥出自己的精准优势,你们自己比我更为清楚!”

一个师不过一万余人,而唐继尧的部队将近有四万人,以一打四的战争历史上不是没有过,但之于人民军第一师而言,这还是头一次。当然第一师并不是害怕什么,倒是由于云南境内恶劣的交通条件和进入夏末秋初不久的怪异天气,让人民军很难发挥出该有的优势。

山高林密道路恶劣,第一师只能放弃机动行军改为徒步向昆明进发,所以该有的重型火炮都留在了出发地,除了携带更多量的迫击炮和几门应急的75毫米野战炮,柳州方面还特意派来不少特等狙击手助战,由此早已实现莫不花的部队摇身一变立马变成了纯山地步兵师。

为此,每一个基层战术部队肯定是都得到了一定的加强的,尤其是连级部队更可能是战争的主要战术部队,不过出于对手的实力考虑,他们只得到加装一门迫击炮、特派一名狙击手的加强。

三个步兵排有九个含正副班长在内的十二人制步兵班,去掉一个只拿半自动狙击步枪的狙击手、拿冲锋枪的正副班长,其余人都装备一八式半自动步枪、四枚破片式杀伤式手榴弹、四个弹匣计100发子弹,且包含正副班长在内还有五人装备了一八式手枪,其中狙击手自然也有一把手枪。由此,三个步兵排共计人数108人。

配有一个火力排,携两个机枪班和一个迫击炮班。一个机枪班装备三挺机枪,每挺机枪配正副各一人,副射手携带大部分子弹以及机枪重要零部件,比如一根备用枪管。一个迫击炮班十二人有三门60毫米迫击炮,正副班长以及一名特派战士分任炮长。由此,火力排人数共计24人。

加上十人的炊事班、六人制的连部,也就是一个正规连的148人,当然加上特派下来的一名狙击手和一个临时来充当炮长的特派战士,刚好够150人,稍微加强的步兵连战斗力足够强劲了,当然从他们的壮大来看,自治区的确是为了这次机遇做足了功夫、下足了本钱。

1917年9月13日,段祺瑞的心腹傅良佐率北洋军到湘后,立即下令免除原同盟会会员、零陵镇守使刘建藩和驻衡阳湘军旅长林修梅的职务,18日,刘、林二人联名通电,宣告“自主”投入到广东军政府一方。

广东军政府将湘督易人,看作是北洋派进军西南广东的信号。10月3日,孙中山正式下令讨伐段祺瑞等民国叛逆。湘省护法军组成以程潜为首的湘南总司令部,粤、湘两省在得到自治区给予大量物资资助后,将才扩编不久的三个军的兵力开赴长沙。

与此同时,段祺瑞也向北洋军下达了讨伐令,傅良佐任命第八师师长王汝贤为湘南司令、第二十师师长范国璋为副司令,分三路讨伐湘南。其实在双方宣战之前两方已经发生交火了,九月下旬北洋军就在衡山七里滩与护法军遭遇,结果北洋军中大部官兵响应护法,北洋军和护法军的第一次交锋以护法军完胜结束,只能说是这场战并没有打响,北洋军主动投诚过来也不能称之为正式交火或者开战。

但是这场“意外”却让护法军取得了一定的战略优势,由此护法军陆续开入湖南,其总司令程潜、谭浩明等人都想指挥湘粤护法联军主力与北洋军决战,一战定乾坤。

1917年10月8日,人民军与唐继尧的滇军于云南马街发生大规模交火,除了装备手拉枪栓式步枪且只装备少量机枪的滇军很快败下阵来,在两个小时不到就丢失阵地溃败。几乎于此同时,第二师也在贵州独山与刘显世的部队展开激战,战斗的结果没有任何悬念。不过驻扎在永州的第三师并没有任何举动,湖南境内已经是战争阴云密布,但明显护法军与北洋军之间的混战还未开始前,人民军不会有任何干涉举措的。

人民军和护法军表现出来的强大攻势,让段祺瑞彻底懵了,究竟谁是进攻方?谁是剿逆的?为了挽回这一颓势,段祺瑞及其心腹徐树铮的策动下,十三个省的督军代表连续召开两次天津会议,强烈要求已有二心的冯国璋讨伐人民军和广东军政府。

护法战争最大规模的混战,很快在段祺瑞的疯狂刺激下提前爆发高潮。十一月,唐继尧亲自指挥其大军主动进攻第一师,而刘显世明显也受到了一定的刺激,只有两万人不到的部队也气势汹汹的向第二师发动了进攻。

这倒不算什么,十月末广东潮梅镇守使莫擎宇在段祺瑞的说教下宣告独立,反对护法支持北洋政府。广州革命政府潮梅军和平潮军旋即进剿莫擎宇部,很快就攻克广东汕头、五华等地。福建督军李厚基派汀漳镇守使臧致平,率部支援莫擎宇。广州军政府令援闽粤军总司令陈炯明,立马率部入闽作战。

而为恶劣的情况就是没有再护法军中获得足够地位的龙济光,不知段祺瑞给了他多少好处而很快号令其部队停止不前,并很快整军返回广州,置护法军总司令程潜和军政府大元帅孙中山的命令于不顾。

关键时候人民军第五师不得不从梧州,紧急开赴肇庆准备随时应对龙济光的反叛。驻扎海南的第四师也进入第三级别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渡海直扑广州。面对这样的局势,龙济光部很快停下了脚步,继而宣称部队需要开拔军费和武器装备,否则不会前进一步,更不会前出支援湖南境内即将和段祺瑞决战的护法军。

段祺瑞借龙济光这么一个表演,很快将湖南境内的护法军力量抽掉不少,当广东军政府还与龙济光谈判的时候,他很快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11月3日,段祺瑞命令第三师代师长吴佩孚、第十一师师长李奎元等部向荆(州)襄(阳)地区的湖北军石星川、黎天才部发动进攻,湖北军孤立无援,相继战败。

年末,代理总统、直系首领冯国璋在段祺瑞等威逼下,令援湘军第一、第二路司令曹锟和张怀芝各率所部再度攻湘,随后吴佩孚部向岳阳反攻,一八年年初就占领该地,护法联军被迫向南撤退,但是此时屡屡被人逼迫的冯国璋已经很是恼火,主和之心更加强烈,而且连连战败的护法军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境地,但龙济光迟迟不答应出兵援助前线。

关键时候人民军第三师前出湖南祁东,做出要支援程潜之态势,而关键时候还是靠护法军自己扳回了局势。程潜等联军指挥官鉴于左路施从滨师战斗力较弱,决定以赵恒惕为湘东前线总指挥,率一部兵力在衡阳阻击正面之敌,集中主力歼灭施部。

不久,赵部秘密进抵衡阳东北的霞流市、青山冲地域,次日达成对施部合围态势。双方激战两日,在护法军强大的火力进攻下,北洋军损失惨重,余部向茶陵逃窜。护法军乘胜追击,一月中旬就攻克醴陵等地。

张敬尧、吴佩孚闻讯之后,各调一部兵力驰援。士兵显露疲态的护法联军又接连战败,不断后退,人民军第三师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军事行动。得以援助的护法军在衡阳奋起反击,强有力的打击很快让北洋军接连大败。

而此时龙济光终于被说服,他的两万余人部队总算是慢慢悠悠地动起来了。在以广东督军莫荣新为首的指挥下,汕头的叛军很快被清剿干净,但陈炯明等人的部队却迟迟不愿意开拔向江西、福建出发,虽然不是被段祺瑞所折服,但很明显他知道了什么。

湖南境内的激战正酣时,北洋政府传出了不和谐声音。原因很简单,北洋军在湖南的失败犹如一颗火种,很快让直、皖两系之间的不和谐火药桶点燃了,进一步激化了直皖两系的传统矛盾,这下点燃的恰恰是冯国璋心里堆砌已久的火药包。

直系首领、代总统冯国璋,一直同皖系首领段祺瑞争夺北洋派正统地位,以及北京政府中央大权。护法战争打响后,冯企图借助护法势力削弱皖系,达到目的之后便暗中主和。而段祺瑞则不同,急功近利的他需要让广东、广西两个最不服管教的地方彻底消失,所以在前线作战的部队分属不同派系,消耗掉谁都会被别有用心之人看到另一面去。

所以,冯国璋对皖系利用直系军队打头阵的部署深为不满,正因此,王汝贤、范国璋二将在前线擅自停战撤兵,打乱了皖系夺取湖南的战略部署。但直系何尝不是损失惨重才导致后撤的,不知什么时候就被认为是擅自撤兵了?

而就在此时,唐继尧、刘显世的部队被人民军两个师犹如砍瓜切菜一般没收掉了,之所以称之为没收其意味就是战争并没有导致多少人伤亡,在地下组织的安排煽动下主动投诚的倒是不少,而其魁首自然是被通通格杀了,北京城内的矛盾还没有淡化的时候,第一师和第二师已经分别占据了昆明和贵阳。

两省的主城市掌握之后,后续跟上的政工队伍和人民军预备役部队很快接替了第一师和第二师,军事管制刚一结束便宣布两省独立脱离北京管辖,并入人民自治区政府管辖体系。与此同时,第一师从昆明出发,于通过云南邵通、四川宜宾向四川进攻,而第二师也离开贵阳,经遵义向长江沿岸重要城市之重庆进军。

丢失掉贫瘠的西南两省,即便是包括四川在内的三省一起丢掉都不能让段祺瑞恼火。能让他大动干戈的就是冯国璋在北京政界里的咄咄逼人,尤其是得知冯国璋暗示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陈光远、江苏督军李纯于发表联名通电,主张南北双方罢兵休战,和平解决南北问题,这样一件大事都没让他这个总理得知,几乎让他大动肝火继而想愤然辞去了总理一职。

1918年1月28日,就当第一师和第二师一部一起正式拿下成都、第二师余部牢牢控制住重庆的时候,湖南境内的护法军再次与北洋军发生大规模交火,这次表现得异常完美的是龙济光,生力军的强势加入足以让他有那个实力去折腾一番,北洋军很快就被撵出了湖南败退湖北。

这一事件很快让北京方面彻底“妥协”了,段祺瑞承受不住压力终于辞去了总理一职,而冯国璋做得更过分,段祺瑞刚走便走不远便任命王士珍为国务总理。当然段祺瑞的出走,标志着他所引领的内阁再次倒台,直皖两系正式公开分裂。

2月3日,冯国璋颁布南北停战令,希望双方坐下来用谈判商议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大动兵戈。

停战令颁布之后很快让好不容易和谐下来的护法阵营热闹了,内部立马有了很多种不同的反响。无兵无权的孙中山却意志坚定,始终坚持要继续护法,而前线掌握实际兵权的护法军将领却有不同的看法,军阀割据时代哪一个带兵的没有点私心,其中尤为最甚的还数龙济光,而且他并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

停战令颁布之后,龙济光的部队还在征战不已,但却令人吃惊的是他进攻的方向变为了江西的陈远光部,从长沙直逼武昌。而几乎与此同时沉寂在广东东南一带的陈炯明也不甘寂寞,出兵福建福州。

他们的举措就跟人民军一样,人民军第一师和第二师各自抽调了一定部队前去“支援”陕西境内的护法军,如果不是横卧路中的秦岭让部队的行军速度大减,估计南北停战还未开始的时候他们已经拿下了古都西安。而且第二师拿下了长江重要港口城市重庆之后,自治区派出的轮船可以沿江而上,用庞大的水运运力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物资补给。

二月二十七日,程潜以湘粤联军总司令名义,通令响应冯国璋的停战令,命护法军立刻停战,部队立刻开始“休整”,很明显是对掌握住了湖南这么一个超级粮食产区满足了。广东督军莫荣新本来就不喜欢自己的地盘里盘踞着数支队伍,自治区的第五师很快又撤回梧州之后,广东境内只剩下他的部队,所以他很快也宣布相应停战令。

3月1日,北京方面等到了人民军和龙济光、陈炯明的回答,已经掌握住了陕西、四川、云南、贵州四个省的人民军可谓是收获最大的一方,但土地贫瘠不堪根本不受人重视,但自治区接受停战令的表态也是比较重要的,龙济光占了江西、陈炯明占了福建,各有所得后都表示支持停战令。

对于北洋军各系军阀来说,他们一直在前线打头阵,死伤都是自家兄弟,损失的都是自己的实力,还被段祺瑞冯国璋两个人呼来唤去的,早就已经不想再剪自己衣服为他人做嫁衣了。前线以吴佩孚为首的军阀,很快也通电表示主和。

这样的结局只能让坚定的护法派摇头叹气,一场声势浩大的护法战争结果演变成了各自的地盘争夺战,一场为了民主与法律尊严的奋斗之举,结果变成了疯狂窃取土地、人口资源卑劣行径。

护法不成反而让国内涌现出更多的私立军阀,顿时气得孙中山愤然辞职,离开广州直奔上海。孙中山一走,顿时广东军政府就“树倒猴孙散,墙倒众人推”,非常国会中的政学会分子和国民党稳健派,开始表现出他们墙头草的本质。孙中山离去之后,国-民-党稳健派人士出立马出面,提出改组军政府的主张,提出重新组建军政府以实现南北和平会谈,但莫荣新很快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军阀本质,众人不得不离开广州出走上海。

沆瀣一气的军阀们亲自导演了这场“正义之战”的全部始末,除了中国不少地区的主人发生了变化,让近十万人失去了生命,根本就和护法之前的态势没什么两样。但对于别人感觉是一样,之于自治区而言,地盘扩大之后很多东西可就不一样了。

无论如何,一场混战一场乱。即便是一阵疾风暴雨之后,天空总会出现点好的气象,不再拨云见日的地方肯定有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