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该扩大地盘了

ps:本日的加更已来,本章为本日正更。小子作为新人,大国能有今天,感谢各位支持。感谢和祝福所有!

在中国的近代民国的短暂发展史之中,孙中山先生亲自主持制定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及据此召集的第一届国会(俗称旧国会),一向被公认为资产阶级共和国的象征。该象征凝聚了不知多少人的血与泪,这其中也包括孙中山先生。

一心为了实现“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孙中山,可以说是为了共和为了民国付出了很多。即使在他被迫让出政权后,也一直为维护约法和国会而进行着坚持不懈的斗争,孙先生的的确确是为了实现共和而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满清政府在他的努力下覆灭了,袁世凯妄想复辟也被赶下了台。

然而贡献归贡献,革命所带来的丰硕果实,也许是太过诱人,它屡屡遭他人窃取。袁世凯一个人走了,反而吸引来了更多的人。

一九一七年五月,遥远的北京。国务总理段祺瑞利用督军团,强势压迫国会接受对德宣战案之际,孙中山就与章太炎、岑春煊、唐绍仪联名致电段祺瑞及参众两院,要求他们遵守约法、尊重国会。

段祺瑞很快就因为强迫国会接受议案一事,相当不甘的被继任总统黎元洪罢职。随后,他便唆使北洋督军叛变独立,以武力胁迫黎元洪解散国会。一心维护革命成果的孙中山,迅速且连续的通电各省,呼吁拥护约法和国会,起兵讨伐北洋群逆。接着七月初,张勋的辫子军就拥护满清皇室复辟,给了孙中山再举维护共和的努力目标,同样给了段祺瑞一个夺权契机。

随后,孙中山便在上海召集在沪陆海军及国民党要人讨论拥护共和、出师讨逆大计。经过研究后决定在南方另行召集国会,组织临时政府,连身处遥远西南的张宇,单单掌握着一省且不到十万人军力的他,或许是因为在护国战争后期的坚决态度而让人认为他是拥护共和的,所以也接到了孙中山的邀请电报。

1917年6月20日,自治区发表通电称:任何人任何政治或军事团体妄想复辟,都是不得人心且注定失败的,而妄图独裁一国之人也必定遭遇灭亡。言下之意其实不过就是反对张勋的复辟,同时也不支持段祺瑞的举措,但也并没有表露自治区一定是站在孙中山这边的。不过这样一个通电也让矛盾的双方都满意,不出兵不干涉对谁都有好处。

其实自治区这么做的原因很是简单,因为隔壁邻居唐继尧和贵州的刘显世俩人可都是站在段祺瑞那边的,如果真要是彻底表明了态度,那自治区将直接遭遇战祸之中,模棱两可的回答即不让自身处于被动地位,也能让自己的处境不至于过于尴尬,毕竟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不泼这盆水人家肯定认为你有问题,可一旦泼的是脏水,那就注定会得罪一方,只能这么叫骂两句让大家都舒服。

当然,其实近代中国发展到现在已经谈不上任何的颜面可言,大家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不过都是挂着光鲜的招牌罢了。更何况,自治区政府从政治、法律、经济、军事、教育等等,从来就是自己动手,和所谓的中央从来没有任何的交集可言不,当然更是一分钱的税款都没上缴过,也一分钱都没问中央要过,大家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所谓的中央内部里出了问题,自然可以叫骂上几句,而有人要推行自己的共和口号,不能说支持也不能说反对,对于目前实力有限的自治区而言,由他们自己去折腾才是最好的对策。

1917年6月28日,孙中山便致电参众两院议员,号召议员南下护法。随后孙中山偕章太炎、朱执信、廖仲恺、陈炯明等率海琛、应瑞舰离沪南下,不久就到达了广州。

在广东各界欢迎会上,孙中山发表演说,指出当今变乱,“实真共和与假共和之争”,认为“假共和之祸尤甚于真复辟”,只有打倒假共和,才能“得真共和之建设”。

最早响应孙中山护法号召的是海军总长程璧光,他于七月四日便发表讨贼檄文,痛斥张勋复辟。孙中山南下护法后,程璧光与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联名通电,提出拥护约法、恢复国会、惩办祸首三项主张,率第一舰队共十艘军舰,于八月五日到达黄埔,同行者有唐绍仪、汪精卫等。

广东这边折腾得不得了,而北京那边又有大事发生了。

实力强劲的段祺瑞很快打败张勋重新掌握政权,不过同样拒绝恢复约法和国会,还采纳梁启超建议,准备另行召集“临时参议院”,重新制定国会组织法和选举法,选举新国会,以达到他取消国民党议员占优势的旧国会和废除临时约法的目的,继而引起更多旧国会议员的不满,他们响应孙中山择地另开国会的号召,纷纷南下赴粤。至八月中旬,到达广州的国会议员已达一百五十余人。

随即,孙中山在黄埔公园宴请国会议员,商讨召开国会问题。考虑到来粤议员不足法定人数,决定效法法国大革命前夕第三等级代表举行国民议会的先例,召开“国会非常会议”,也就是非常国会,经过一个星期的筹办。

非常国会在九月前正式开幕,八月最后一天通过《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规定中华民国为戡定叛乱、恢复《临时约法》,特组织中华民国军政府。军政府设大元帅一人,元帅三人。《临时约法》的效力完全恢复以前,中华民国之行政权由大元帅行使,大元帅对外代表中华民国,元帅协助大元帅筹商政务。

军政府设外交、内务、财政、陆军、海军、交通六部。为了适应护法戡乱的战争需要,军政府没有采纳《临临时约法》规定的内阁制,而采取中华革命党《革命方略》中提出的党、政、军权合一的大元帅制方案,实行军事、内政、外交合一的元首制,体现了孙中山为首的中华革命党人希望通过护法运动,建立本党单独执政的资产阶级革命政权的意图。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美梦而已,再次剽窃某位伟人的话来说,那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军政府折腾了老半天结果还是在搭空架子,根本没有北京那边来得实际。

军政府成立之后,自治区内立马召开了一场自治政府主要领导人参与的紧急会议,会议以讨论为主,讨论即将席卷整个长江以南的中国打内战,之于自治区而言究竟该何去何从。

“军政府的成立,也就标志着护法运动高潮的到来,也标志着南北对峙局面的形成。段祺瑞很快就会继承袁世凯武力统一中国的衣钵,决心以北洋武力镇压护法力量,挑起第二次南北战争。当然其军事战略非常明显,只有两个重点:一是对湖南用兵以制两广,一是对四川用兵以制滇、黔。”

“但目前看来,估计对四川用兵就不用了,因为云南的唐继尧和贵州的刘显世,俩人是很明显会站在段祺瑞那边的,段祺瑞的战略重点成了一个,那就是借云南、贵州挟制广西,利用自己强大军事武装力量出兵湖南,然后彻底驯服广东。之后在他看来,被合围的广西只有反抗不成被歼灭的结局,或者投入他段祺瑞的怀抱。”

“我这里有一式多份的报告,大家可以看一看!”张雨生亲自为每一位列席会议的要员分发文件,这次闭门会议的等级有点高,高得只剩下老党员和各部正副两级干部,连端茶倒水的工作人员都没有一个。

报告的主要内容就是根据自治区情报局整理出来的一些材料,从回归国内的那一天开始,当初回国视察的先遣队早已慢慢壮大为情报局,借助强大的财力自治区的情报来源一直都非常准确及时,包括应对这场大危机的情报搜集与处理。

广东军政府主要军事力量是以被孙中山说服后的龙济光所领的粤军、程潜为首的湘南军、以程璧光为首的海军、湖北襄郧镇守使和鄂军第九师师长黎天才等组织的“湖北靖国军”、陕西警备军统领郭坚组织“陕西护法军”。

此外在山东、河南、浙江、江苏、安徽、福建、甘肃等地,乃至东北等省区,都有不少的护法军,但他们都规模甚小对军事斗争的影响不大。而段祺瑞方面,除了已经对他暗露忠诚的唐继尧滇军、刘显世的贵州,还有他不少的主力部队。比如傅良佐为讨伐总司令,王汝贤的第八师、范国璋的第二十师等所谓的精锐部队。

“广东方面给我们寄予了更高的希望,云南、贵州迟早是要投入段祺瑞怀抱里的,而我们的安危自然是首先受到威胁的,无论我们是否表态支持哪一方,就冲我们自身发展的良好成果而言,足以让两边的邻居羡慕。不过现在广东的龙济光肯定是惦记不上我们这块肥肉了,但唐继尧这人可不得不防!总之,我的意见就是大力援助护法军支持护法作战,另外我们也需要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随时……”

“这个意见我赞成,我们的经过近一年的筹建,我们在云南、贵州、湖南、四川、广东等各地都已经发展出不错的民众基础,当然这些根据地的建立过程或多或少受到很多的压力,最大的压力就是来自于这些军阀的镇压。红红火火的土地革命进行得异常艰苦啊!不少同志都希望我们能及早打破军阀的统治地位,将地下工作转变为光明正……”

第二届党代会让复兴党确立了下一阶段的革命奋斗方针,在自治区内部当然是继续改革建设,加快推进生产力的又好又快发展,稳固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继续保持各项社会建设的稳步进行。当然第一次将革命发展范围扩大,首要目标就是附近几省。

“这次护法作战是一次难得的良机,只要我们准备妥当完全有可能扩大革命力量控制范围,拿下资源富足的云贵川三省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军事上我敢给予保证,就不知道各位能否在后续建设中跟进脚步了?”

张宇的发言很大程度上给予了艰苦革命斗争工作者信息,尤其是列席会议的革命扩大斗争文员会主席杨柯正以巨大的信心,这位在自治区周边几省出生入死好几次的革命领导者,不仅在完美完成张雨生给予的指示同时,还总结出更为实用的革命斗争方案。

“云南、贵州两省都是山高林密道路不畅的省份,在这两个省展开军事斗争武器是其次的,关键是赢得百姓的支持和帮助,有了群众基础我们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当然没有也同样可以取得胜利,但后续工作展开上就会有些难处,毕竟老百姓可是见惯了来去匆匆的匪兵,谁知道我们人民军会不会又是一股抢占地盘的乱兵?当然,有了杨柯正的努力,相信我们的军事斗争工作会顺利的展开和收尾!”

“这么说我们就确定自治区的护法战争期间重点工作了。主要要点是:各项建设稳步进行,各级机关要确保战争期间自治区内的稳定,尤其是重点单位的安全保卫工作。人民军就此开始进行军事动员准备,做好随时应对大规模军事斗争的工作,当然备用军工企业现必须启用备用产能,力争满足自治区有军事行动的同时,也确保欧洲军火订单的定期交付………”张雨生为闭门会议做了最后总结,自此自治区进入了护法战争特别时期。

1917年9月11日,云南的唐继尧和贵州的刘显世正式发表通电支持段祺瑞,痛斥广东军政府的非法性,并表示随时可以出兵辅助段祺瑞剿灭共和逆贼。而与之争锋相对,广东军政府宣布大规模筹军备战准备发动护法战争,同时自治区“赞助”的第一批军用物资正式运抵广州港,到货的不仅是一万杆步枪、二十挺人民军仓库里不知封存多久的马克沁重机枪、还有当初和陆荣廷作战时剩下的山炮、数目不少的弹药。自治区给予军政府军火支持的举措很是直接的告诉世人,自治区人民军是站在护法这边的。

人民军的军事调动动作同样不慢,在一个戏剧性的日子也就是九月十八号,百色的第一师前出兴义市,名曰保护红水河第一二级电站。而河池的第二师也通过铁路公路机动至麻尾(贵州境内),桂林的第三师转至到永州(湖南境内)。人民军纷纷将部队调至实际控制边沿地区,其用意再是明显不过。

“这一次可不同于上回的护法战争,咱们可能是要动真格的了!”

一辆六乘六军用越野运输重卡里,两名人民军第一师后勤运输战士闲聊着,部队前出之后不久,上方突然又下来了命令,要在兴义等再建设一座大型后勤仓储基地,而通往该地的铁路一直都在为水电项目服务,所以运输繁重物资的任务便落在了汽车运输兵身上。

“动真格才好啊,上次的护法大战可是让咱们当了看客,两边子弹都上膛了就等着开打,结果袁世凯一发言就鸣金收兵了,不过咱们还倒好,他丫可就一蹬腿归西去了。留下这么一个超级烂摊子,很快便惹出这样一个大麻烦,段祺瑞那个杂毛其实就是他留下来的祸害……”肩上两道细拐的上等兵摩挲着手里的钢枪,虽然火眼金睛是盯着前方,但那嘴巴可就是难以抑制地不停地念叨。

“得了吧,要不是他闹一闹,唐继尧跟着吆喝,咱们能开得到这种纯正的越野重卡吗?不过这家伙得在烂泥巴路上开着才过瘾,这水泥公路上还不怎滴?反正这次注定是要大干的,少不了以后在野战公路上横行,能这么会儿就开上让我们熟悉熟悉,以后运起补给来肯定更能发挥出车的优势来……”

畅销欧洲的重卡在人民军的眼里出现一般都是仓库里,他们平时所用的都是普通卡车,作为汽车兵而言,谁不希望开上更好的车,真正干上一场场大战,好不容易来了机会,自然先谦虚叫骂一番,然后心里暗自的乐个不停,不过嘴巴上依旧是那样的恶臭不饶人。

二十辆重卡一个车队,所有的墨绿色车辆都拉着绿色标准集装箱,闪着应急灯呼呼的向目的地开去。公路上往来不少的黄色涂装民用运输卡车,这些卡车大多都是给那边水电项目运输建设物资的,百色至兴义的双线铁路运能最近是达到了顶峰,所以不少的汽车物流企业得到了单子,这会儿不知不觉倒和军车同行起来了。

“偶滴个神!咱们部队里怎么不用那种拖车,二十二个轮子的超级大拖车,一辆就够咱们好几辆了!”迎面驶来一辆巨无霸,开着巨型军车的二级士官更是嘴上不饶人了,赶紧示意让邻座的战友看看那辆超级巨无霸。

“这东西是运重型设备的,你叫唤个啥!开好你的车,要不是为了让咱们更多时间熟悉车的性能,有那个必要让咱们这种小家伙来拉货吗?自治区有的是物流公司愿意承担物资运输工作。不过看那架势,估计那边第一级梯级电站的进度很快……”

“其实呢,咱们这种仓库里才弄出来的车还就是不一样,而且咱们的长官还是真够节约油料的。磨损适应一番都要拿来运输物资,我估摸着你的配枪多半也是才解封不久的!”二级士官侧目瞄了一眼上等兵的步枪,黑黝黝的身子一看就知道是之前多少次梦幻着装备的对象,一八自动。

连续侧目看了好几眼,二级士官又说道:“这一八式是不错,不过要不是段祺瑞一闹,咱们还真的要一八年才能装备它吧?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量也太少了,不过这也好,上等兵有了好枪,咱士官心里也踏实!”

平直宽敞的水泥公路一直都是汽车喜欢的对象,尤其是这些运输兵们,真希望在泥泞不堪的烂路上折腾的人不多,谁不喜欢在好路上开车,方向盘、刹车、油门都少动,尤其是换挡的次数没有太频繁,司机自然乐得轻松,也才能有空打趣一番解解闷。

“我看你多半是患上了战争恐惧症!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话,多说话只能证明你心里感到很是空虚……”上等兵受不了士官的折腾,终于说话反抗了。“其实我心里也挺没底的,不是害怕自己死,而是怕自己将来打死是不该死的人……狗日的唐继尧什么时候能为咱们老百姓想一想,就不会有这么折腾咱们了!”上等兵骂完后,没等士官反驳便说出了自己沉默的原因。

“战争会很快来临的,也会很快过去的!”士官其实很想说的是但愿自己拉的物资不要被用上,但还是没能说出口。

内战,兄弟同胞互残的战争,有谁希望?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