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离间

“你胡说,泽锴才没有,才没有骗色!”不等张泽楷说话,护|士便急急辩解道:“泽锴是迫不得已才和金小敏接触的,他们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

柳河心里冷笑,果然是物以类聚,怪不得张泽楷会跟着安重森,全都是一路货色。这时候让她知道这些最好不过,她正可以利用这一点,好好离间这对“有情人”。

要知道,小鬼自己先打起来,影响也是会很大的。

“什么都没发生?”柳河嗤笑,“你问问张泽锴,他和金小敏到底发生过什么,他要是敢说自己和金小敏之间清清白白,我就敢一头撞死在墙上!”

“行了行了,你们都别吵了”,被吵的脑仁疼的安重森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现在是什么时候,还为这些小事吵。有什么好吵的,男人要想成大事,总要有些手段,小顾,你也要体谅泽锴。”

安重森最后这一句话,无异于承认了柳河刚才说的那些话。

柳河差一点儿绷不住笑出来,没想到关键时候,安重森还帮了她一把。

她算是看出来了,安重森这个人,太过自大、自负,以为自己的那些理论都是对的,且被人都要听他的。早晚,他都要被这样的自己害死。

他说完,室内果然安静下来,只是张泽锴和小顾的脸色都不大好。

柳河却是不怕安重森,轻哼一声,“张泽锴,你要是我男人。我现在就一刀阉了你!踩着女人达成自己的目的,你简直不是个男人。”

她几句话说的张泽锴面红耳赤,却又顾忌着安重森,不敢对柳河怎么样。

“柳河,你还是少说两句吧”。这时候,一直在边上没有说话的章静怡拉了拉她的衣袖,劝道。

柳河心觉目的达到,也不想多费口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小顾还是气不过。拉着张泽锴去了张泽锴的房间,关上门后,小顾质问的话便从门内传了出来。

安重森头痛的不行,伸手揉了揉眉心。章静怡很有眼色地走到安重森身后,纤纤素手不轻不重地在他的太阳穴处按压起来。

安重森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伸手拉下章静怡的手,就当着柳河的面,一下一下地揉捏起来。

这下改成柳河蹙眉了,真不知道害臊,当着自己的“女儿”调戏“女儿”曾经的同学,这么恶心的事儿也就只有安重森这种人才做得出来。

章静怡似是也觉得不好意思,要抽回自己的手,奈何安重森不仅不放。还一用力,把章静怡拉到他腿上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