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三短三长三短

安重森并没有恼,只唇角勾笑,有些得意地看着柳河,“安安,你放心,只要出了国,爸爸有的是办法保护你。在国外,别人只会尊重你,敬畏你,绝对没有人敢说你一句不好。”

他说的十分笃定,柳河还想从安重森的口中套出更多的消息,可惜还没等她开口,张泽锴就回来了。

刚吃过饭,安重森的电话便响了起来,他起身回房间接电话,声音放的很低,柳河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柳河觉得困倦,便也起身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她并没有急着上床睡觉,而是拿出了安重森给她的手表。

十月九号晚上七点多,她已经被控制在这里快五天了。这么多天,外面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真不知道,彭煜城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

这个时候,家里应该都知道她失踪了吧,不知道他们会急成什么样子。还有王洪彧和金小敏,她们的情况也不知道如何了,若是没有吃的和水,恐怕她们也挨不住啊。

越想,柳河就越是烦躁。

她怕自己烦躁的心情影响到胎儿,长长吐出一口气来,把胸口的郁气疏散出去。

好了一些,她便把表放到桌子上,关灯准备睡觉。

灯关上的一刹那,柳河惊喜地差一点儿叫出声来。

她一手还按在灯的开关上,一手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这块表,竟然是夜光的!

暗黑的夜里。只有这块表,发出幽幽绿光。

在此时的柳河眼里,这绿光,简直比最烈,最火热的阳光还要耀眼。

所有的困倦瞬时消失。她一刻也等不了,急急从袜筒里拿出小勺子,开始在木板上抠弄起来。

小勺子很钝,并不多好用,而且,她怕弄坏手引起安重森的怀疑。这些天也并没有花大量的时间撬木板。

饶是这样,经过这几天的努力,她也有了些收获。

其中一块木板上的钉子已经松动,她再撬一会儿,兴许就能把这根钉子撬出来。

因为有了希望。她做起这件事来也比前几天更加卖力,弄了有一个小时,那根钉子终于被她撬了出来。

她掀起木板,露出一条缝隙。从缝隙里往外看去,外面的灯火稀稀疏疏,可以断定这里并不是市区。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大概是四楼或者是五楼的样子,并不是附近最高的楼层,却也已经不低。

她怕被人发现。并不敢把木板完全撬下来,支撑着看了一会儿,脖子眼睛就累的不行。

放下木板。她走到桌子边拿起手表,再次把灯关上。对着表盘使劲儿喝了一口热气,用袖子细细地擦了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