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你一刀,我一刀

他艰难的从柳河身上爬起来,细细地帮柳河把衣服整理好,还在她耳边沉沉地说了句,“我应该在进书房前把这个该死的手机扔进垃圾桶!”

说完,他在柳河酡红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才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柳河躺在桌子上平复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坐起身来,猛地摇了摇头,心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彭煜城就像发|情的野兽,逮到没人的地方就像做那事儿。她自己也不争气,不过被亲了几口就把持不住,头昏脑涨起来。

必须要想一个办法,让彭煜城能少想点儿这些事情,也要提高自己的体抗力,不能这么轻易地就被他弄迷糊。

还没等她想到办法,彭煜城就接完电话回来了。

“谁打来的电话?”柳河下意识地问道。

“聂绍辉,他找我有事。”彭煜城云淡风轻地说道。

他顺了顺柳河的头发,把她从桌子上抱起来,柳河以为他又要不规矩,刚要推拒,就听他伏在她耳侧缓声说道:“我现在就要出去,你回卧室好好睡一觉吧。”

说完,不由分说地把柳河抱回了卧室,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他才起身离开。

大舅哥可不好对付啊。

聂绍辉约彭煜城在他的办公室见面。彭煜城去的时候,他正在看一份文件,头也没抬,伸出细致修长的手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

彭煜城挑了挑眉,大舅哥这是要给他个下马威啊。虽然心里如是想,他还是乖乖地坐了下来。

聂绍辉不说话,他也便不说话,只百无聊赖地四下打量。目光不小心看到书架上放着的一张发黄的照片。上面的两个小婴孩把他的目光久久的定格在上面。

直到他看得两眼发酸,才转回视线。而此时,聂绍辉已经抬起头,也在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谢谢你”,聂绍辉突然开口,很是出人预料。

不过很快,彭煜城便想到他在说什么了。

眉头先是微微一挑。紧接着便蹙了起来。

“是我应该做的”。彭煜城淡淡的说道,听不出是在夸奖还是在贬损,“你的手伸的可真够远”。

一个商人。连警方、军方的机密都能打听到,彭煜城对聂绍辉的手段更加叹服。

“和安安有关,难道我不应该打听打听?”聂绍辉伸手摘掉眼镜,锐利的目光毫无遮挡地射向彭煜城。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一身戎装,此时却没有像一名军人那般笔挺的坐着。而是慵懒而邪肆地靠坐在椅背上,脸上也是无所谓的表情。

他是真的无所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