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逗趣

“你确定,他们当中有一个人,说了对我非常不利的话?”彭煜城沉声问道,让聂绍辉给他一个十分确定的答案。

“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聂绍辉一点儿不顾及他的心情,“你看人从来都不准,你那些所谓的兄弟、哥儿们,有几个是真的能掏心掏肺的?”

顿了一下,聂绍辉继续说道:“我不信你之前没有设想过这个可能,若是没有人在背后狠狠的踹你一脚,你现在怎么会这么被动?你相信只一个左锋的言论,就能把你打死吗?”

彭煜城没说话,因为聂绍辉说的对,他设想过申信或者张泽锴,甚至是他们两个人,都在报告中陈述对他不利的言论。

他们当时在场,言辞也更加有说服力。他不怕他们如实报告,因为如实报告,也只是他射杀了危险分子而已。

可若是他们在报告里有意无意地添加了什么设想的言论,那事情,可就不妙了。

从辉扬珠宝出来,彭煜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抬脚去了之前和柳河去过的中心广场。

已经傍晚时分,广场上的人很多,很热闹。他依然一身军装,在人群里显得格外醒目。

还有不少小孩子敬畏的看着他,然后偷偷跑到父母、爷奶身边悄声不知道说些什么。

彭煜城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心情竟是好了不少。

转身回去取车,车马上就要驶到别墅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看到上面的号码,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不过很快便恢复了从容镇定。

他把车子停靠在路边。接起电话。

“什么事啊?我不是告诉过你们,我回家之后,你们没有要紧事别给我打电话吗。”他的声音一如往日,严肃中又有那么一些痞气。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片刻,才试探着问道:“老大,你说实话,你开枪之前。有没有看到小嫂子已经快把那人勒死了?”

这个问题。很重要。

如果看到了,他还毫不犹豫地一枪射杀另外一个危险分子,那这件事。可就很值得领导们寻思一番了。

而彭煜城在自己的报告里,写的是他没看到。

他只写了没看到,并没有写因为没看到,所以猜测柳河箍住的那个人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放心地打死了另外一个人。

因为即便看到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一枪致那个人于死地。他有私心。这一点他从不否认。但是如果换成是别人,犯罪分子的枪口对准的是其他人,他依然会这样选择,因为没有什么。比确保人民群众的安危更重要。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一的风险,他也不能心存侥幸。

“白花,如果是你冲在最前面。会怎么做?”彭煜城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