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回家看过年(四)

田达森一家也在堂屋里吃饭。桌上的酒菜已经下去不少,父子三人也都喝的面红耳赤。有的逗孩子,有的说笑,有的扭着脸看电视。看来年夜饭已经接近尾声。

这个时期的年夜饭不像现代,非得熬到十二点。一般家庭都是吃饱喝足后就撤席,然后自由安排,或者看春节晚会,或者休息。

此时家里吃饭的共六个人:田达森、王红梅、田幼胜一家三口,及小儿子田幼利。

田晶晶已出嫁,找了个军人。据说今年去部队过年了,为此王红梅很是自豪了一阵子。

大儿子田幼胜也已经结婚,并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取名田延辉。在大姐田茜茜的影响下,小两口在城里也开了个门市部,卖的也是田晴晴批发部里的货物。

王红梅自己、女儿、儿子都开小卖部,买卖都很红火,美得不行,与田晴晴的关系也是空前的好。对人说起来,没有不夸的时候。

小儿子田幼利今年二十岁,正在读大二,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大学生。

田金河知道有了曾孙,但没见过,今天见了格外高兴,趴在小家伙儿面前看了又看,还不断用手指头捅捅小脸蛋儿,捏捏小胳膊。

只可惜自己是个虚体,什么也感受不到。尴尬地冲着郝福剑笑笑说:“跟摸个活动的画儿一样,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田卢氏见没给自己和老伴儿预备凳子和碗筷,脸上立时刮下霜来,没好气地说:“我算是白疼他们了。一点儿孝心也没有。不看他们了,晴晴,咱上你小姨那里去吧。”

田晴晴用眼神征求了一下逗着曾孙子正高兴的田金河的意见,田金河说:“去吧,一会儿夜深了,孩子该困了。”说着情不自禁地抱了抱曾孙子,不承想抱了个空,逗得郝福剑和郝徐氏笑的“哈哈”滴。

见大家都同意,田晴晴意念一动,一伙儿人又出现在西边范兰悦的家里。

范兰悦一家也是在堂屋里吃饭。一家人围坐在和郝兰欣家一模一样的方圆折叠桌上(是田晴晴一块儿从京城买来的),有说有笑,气氛十分温馨。

饭桌上陈娜娜最活跃了,一会儿给这个布菜,一会儿又给那个调换盘子。因为她挨着小陈顺鑫,还不时喂他一、两口菜。

陈娜娜比田晴晴小一岁,正在读大三,人也很懂事。知道傻哥哥娶个漂亮能干的嫂子实是不容易,也是家门的一大幸事,与改改亲如姐妹,姑嫂两个从来没红过脸儿。

“小皇帝”陈顺鑫也上了饭桌。由于人太小,坐着够不着桌子,在椅子上放了一个小板凳儿。怕他摔下来,用条围巾拦腰捆在椅子靠背上,由改改和陈娜娜一边一个保护着。

此刻他正用小勺吃给他放到面前小布盘里的菜肴,弄的满手满脸都是油。

空间里的凤姐见了小顺鑫,“嘚嘚”“嘚嘚”地叫喊起来,挣着身子非要去找。

田晴晴也是娇惯女儿,又知道外面的人看不见,就随着女儿挣扯,照直走了过去。

不承想这一下可惹了麻烦。

不知道小顺鑫是因为在空间里怀上的,对空间有特殊的感应;还是不满三周岁的孩子眼睛尖,能看见成年人看不见的东西,只见他从小板凳儿上站起来,扎撒着小胳膊“姐姐”“姐姐(叫的是凤姐的名字)”叫起来。一边叫还一边往田晴晴这边挣。

他这一叫,把陈兴国、范兰悦、陈娜娜可吓坏了,以为出了什么邪祟。范兰悦说:“大年下的,他这是叫谁里呢?难道他看见了什么?”

改改非人非鬼非神非魔,又一直在空间里活动,虽然自己不能出入空间,在外面还是能看见空间的。

和对待田苗苗一样,下午田晴晴也跟她说知了此事,所以她也就看见了装作没看见。

见儿子看见了空间里的凤姐,不由把她吓了一跳。心想:小祖宗,你千万别给漏了馅儿。赶忙说:“鑫鑫,哪里有姐姐啊?”又对人们解释道:“他准是想起凤姐来了?”

又哄道:“鑫鑫,别叫了,明天妈妈带你过去找凤姐玩儿。”

小陈顺鑫一看自己被误解了,“妈儿”得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还边叫嚷“姐姐”“姐姐”。

改改一看哄不住,赶紧把他抱起,走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凤姐一看小顺鑫走了,也“妈儿”的一声大哭起来。挣着身子要去屋里找。

外面酒桌子上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范兰悦和陈兴国、陈娜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写满了惊疑。

范兰悦不放心,撂下筷子赶紧追了改改去。

空间里的老人们一时不知所措,都在堂屋里打起磨磨来。

田晴晴一看没法收场了,赶紧把凤姐抱到空间里,解开衣服,用奶|头堵住了女儿的嘴。她的哭声外面虽然听不到,但会让四个老人心神不安。因为田晴晴已经看到他们皱起了眉头。

小孩子对ru 房有着特殊的感情。凤姐吮住了奶|头,果然不哭了。

这样的情况田晴晴也是始料未及,她怎么也想象不到一岁零四个月的小孩子会看见空间里的凤姐。

早知这样,她也就不把凤姐抱出空间堂屋了。看来,对这三个孩子还得注意观察着点儿,别再因小失大。

“小顺鑫看见咱了?看见凤姐儿了?”郝徐氏赶过来问田晴晴。

田晴晴:“可能吧。小孩子眼尖。”

“那我们回去吧,孩子虽然小,不会说,让你小姨她们也是惊慌。大年下的,咱不给她们找别扭。”赶过来的郝福剑说。

田金河和田卢氏此时也来到了空间堂屋。田晴晴便建议道:“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再到城里四叔、小舅、大姑、大姨他们家里看看去吧!”。

田金河摆摆手:“别去了,一看又得好几家子,太晚了孩子到了困的时候了。”

田晴晴:“困了就让她在空间里睡,怕什么呀?”

郝徐氏:“算了吧,看看又怎样?人家该怎样过日子还是怎样过日子。看的好了还高兴,看的不好也是添堵。”

田卢氏:“耽搁的时间太久,你婆婆又磨叨你了。龙弟在家里还不知道怎样闹着要找妈妈呢。”

郝福剑也说不愿去了。

田晴晴见老人们意见一致,只好结束了今晚的“看过年”。把四个老人送到他们的住所,抱着凤姐回到了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