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螳螂卵块 无忧中文网

田青青:“捆起来,我和弟弟一人背一小捆。”

田幼秋:“绳呢?我们没带来呀?”

“有办法。”田青青把自己的裤腰带解下来,把裤腰免平,往下一挽,裤子就掉不下来了。

这时农村穿的都是带裤腰的家做裤子,裤腰很长。为了让小孩子煞住腰,有的裤腰都能到胳肢窝里。往下能挽两、三圈。

田幼秋见状,也如法炮制。

两小堆枯树枝被捆起来了。

“哥哥,你背着篓筐,弟弟背着一小捆,赶紧走。你撂下篓筐,再回来接我。我背一小捆,走一段路,再回来背妹妹。倒替着,这样,咱一趟就走了,也丢不了。”田青青吩咐道。

“姐姐,我跟你一块儿走。”田幼春仰着小脸儿说。

田青青:“不行。你走的慢,哥哥回来后,是接你?还是接我呀?你背着干棒(干树枝)赶紧走,跟不上哥哥,就在后面,反正不能跟着我。”

“青青说的对。咱俩先头里走,我回来接她们。”看到了收获,田幼秋显得很高兴。

兄弟两个,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树林。

田青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样,既显得拾的柴禾多,让父母亲高兴。又增强了田幼秋的责任感。

待看不到田幼秋和田幼春的身影后,田青青把那捆树枝收进空间里,只背着田苗苗往回走。当看到回来接应的田幼秋时,才从空间里取出来。

两小捆一篓筐,放在一起,还真显堆儿。田青青高兴的了不得。——这样就可以给父母亲说:烧柴不用他们惦记着了。

快晌午的时候,孩子们都走了。田幼秋迫不及待地让正在做午饭的田青青烧螳螂卵块儿。

田青青把带着螳螂卵块儿的树枝放到灶火里已经烧的很旺的火里烧烤。

不大工夫,灶底就传来一种浓郁的香气,好像是过年有人家炸东西那种香,很诱人。

因为树枝是湿的,待树枝被烧着以后,螳螂卵块儿也就熟了。掉下来的,赶紧用别的树枝夹出来。

“好了,哥哥,大家都过来拿吧。”田青青喊道。

田幼秋也闻到了香气,从场院屋走了出来,拿起一个已经被烧的黑乎乎的螳螂卵块,打开,里面出现一排排被烧的金黄色的虫卵,香气就是从哪里发出来。

田幼秋拿起一个虫卵就扔进了嘴里,一瞬间香味就充斥着口腔,太香了,而且太好吃了!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呢?!“恩,真香啊,好吃!”

田幼春也是同样的表情,好像吃到嘴里的是人间美味。

“青青,你给咱们找到一个好吃的东西。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田幼秋刨根问底儿起来。

“见小叔叔烧来着。那时闻着就挺香。”

田青青早就想好了答案。在奶奶家时,烧火的事几乎全是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田幼秋不待见小叔叔,绝不会去查证落实。

一共是八个螳螂卵块(螳螂产卵很分散,一次找到八个,已经很幸运了),田青青见这兄弟俩吃的高兴,怕被他们抢吃完了,也学着郝兰欣的样子,又分给了田幼秋和田幼春每人一个。

这样,他兄弟俩就每人两个了。她要了一个,给田苗苗和父亲母亲各留了一个(田苗苗此时正在睡觉)。八个螳螂卵块儿就这样被分配完了。

“咱爸爸妈妈会吃这个呀?”田幼秋一副馋相不解地问。

“怎么不吃?你吃着好吃,爸爸妈妈不一样吃着好吃吗?”

前世里父亲因卖血而英年早逝,母亲晚年得食道癌。田青青为了给母亲增加营养,各种菜谱书籍买了一摞,蛋奶肉食山珍海味填满了电冰箱,变着花样的给母亲做着吃,可母亲却是眼看着美食就是咽不下去,在最后的时日里,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

这次自己选择穿越到自己的童年时代,就是为了弥补前世的遗憾,好好孝敬父母,让父母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自从穿越的那一刻起,田青青就奠定了思想基础:从现在开始,尽自己最大可能,帮父母操持家务,分担忧愁,让父母亲尝尽自己所能找到的天下美味!

田达林和郝兰欣下工回来,见场院门口放着一堆干树枝,知道是孩子们捡来的,高兴得了不得。

“没想到大春天里还能捡到干树枝?这下咱家有柴禾烧了。”郝兰欣高兴地说。

“嗯嗯。我再也不刨红荆疙瘩去了。”田达林也兴奋起来。

待父母都洗了手、脸以后,田青青拿出两个烧好的螳螂卵块,在手上捏碎外壳,取出里面金黄色的卵粒,往田达林嘴里放了一撮儿,又往郝兰欣嘴里放了一撮儿,说:“爸爸,妈妈,这是螳螂卵,可好吃了,你们都尝尝。”

夫妇俩吃着大女儿放进嘴里的东西,都一脸的陶醉。郝兰欣一边嚼,一边高兴地说:“嗯,嗯,好吃,真香,比肉都好吃。”

“那你们再吃一些。”田青青说着,又把另一个也捏碎外壳,把卵粒分成两半儿。

“别全给我们,你们也吃。”郝兰欣想躲避,田青青哪里肯放过,一只手扶着她的脑袋,一只手将卵粒送进她的嘴里。然后笑着说:“我们都吃过了,这是给你和爸爸留的。”说着又把手里的另一撮儿送进田达林的嘴里。

螳螂卵块能有多少?何况这本来就是孩子们吃着玩儿的东西。见孩子们还给大人留着,说明孩子们孝顺,心里时刻装着大人,遇见这样的孩子真是福气。夫妻俩的脸上都洋溢出幸福的笑容。

“螳螂卵块没多少,还得上树。你们不要刻意去找,发现了摘来也就是了。等过了麦,我领你们摸知了鬼儿,那个做做也很好吃。”田达林高兴地说。

他见孩子们对野味儿如此感兴趣,不由想起了小时候摸知了鬼儿的情景。这些年日子不顺心,把童真童趣也给忘了。没带着孩子们摸过一次知了鬼儿,没摘过一个螳螂卵块!如今孩子们自己找到了,还留给大人品尝。田达林感到有些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