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我的天,你这是要承包多少呀?”

………………

温晓旭有些喜出望外地一笑,说:“我早就有这个想法,我怕你不同意,又怕人们说三道四的,没敢说出来。这样就好了,我和你哥哥在一块儿复习,也能堵堵人们的嘴。”

田晴晴心中暗喜:看来,他真的长大了,成大人了,知道害羞了。那个青涩的动不动就拉着自己手说“甜言蜜语”的小男孩儿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你还得劝劝你哥哥,”温晓旭的脸又红了起来:“他最近和郑惠巧很热乎,我要是上你家去,还得让他塌下心来。要不也是坐不到一块儿。”

田晴晴点点头:“我知道了。这样的话,我先把他劝好以后你再过去。我通知你。”

送走了温晓旭以后,田晴晴心里乱糟糟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温晓旭说的对,社办高中的教学质量确实不怎么样。县里为了提高大学升学率,在八0年建了县重点高中,选拔各社办初中的优秀学生到那里重点培养。

但事实上,所去的大都是县城里的非农业子女和有门子有路子的学生。田晴晴忙于发展空间突破命数去啦,把这个也给忽略了。

事已至此,那就抓住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临阵磨枪吧!

此时正值黄昏,蚂蚱眼儿的时候。看事的人们也都走了。田晴晴来到后院,想看看姥姥姥爷,再给小姨说一声今晚不在这里吃饭了。

现在的田晴晴彻底摆脱了厨房的劳作:西边有范兰悦母子做饭(脑残陈保柱也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东边有郝兰欣。十四岁的薛爱丽、十二岁的薛爱俊和十一岁的田苗苗,也都能帮上手,晚饭一般都是她们放学后做。

为了不让人们等,在哪边吃饭,田晴晴总是说一声。

田晴晴终究没有让郝福剑和郝徐氏住进空间。空间虽好,但与世隔绝。让活着的人长久住进去,总有一种提前离世的感觉。

抹去记忆太残忍,不抹去又得谎话连篇。

两个老太太唠起嗑来,势必提到“老中医”,再把“老表亲”说出来,田晴晴又得费一番口舌。

基于这种种原因,田晴晴决定等两个人寿终之时,再设法送过去。那样,过去看的人待不了一时儿半会儿,何况有自己陪着(没有田晴晴陪着是进不去的),这个秘密也就保住了。

此刻,范兰悦正在郝福剑夫妇屋里大声说着什么。透过玻璃窗见田晴晴走来,忙开门迎出,高兴地回头对郝福剑夫妇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你们的宝贝外孙女儿来啦,有不明白的,你们亲自问她吧!”

田晴晴被闹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有迎合着说:“姥姥姥爷,你们说我什么呢?问吧,我保证有问必答。”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zhongchuannongjiazhonghaotian/51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