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接收到一只棕熊妖

田晴晴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只好求助金黄蛇了:它既是神兽,能说人语,相信也能变化多端。

但能不能请得动,田晴晴却没有把握。

田晴晴忧心忡忡地又来到山洞洞口。

“怎么?你奶奶醒过来了反倒愁眉苦脸起来啦?”

见田晴晴站在自己面前半天不语,金黄蛇传音问道。

田晴晴:“不瞒你说,我心里苦闷的很。奶奶醒了,很多问题也接踵而来。首先,她要见给她看病的老中医,我就无法满足她。”

“那你就实话实说呗。在空间里,哪里给她找老中医去?”

田晴晴:“不行。以后家里来人看望,她会说出去的。”

“你真大胆,还叫你的家人来看!”

田晴晴:“我会想办法不让他们知道在哪里,这个我能办到。最难的也是我办不到的,是老中医。现在空间里还没这方面的人才。这不,我向你求救来啦!”

“我能帮你什么?”

田晴晴:“我想让你幻化成老中医,到她面前露露面,说上几句安慰的话就行。耽搁不了你多长时间。”

“我想这可能不大行。你奶奶见了,你家里来了人也要见,我不得经常去给你扮演老中医呀?那,这里的果子谁来保护?”

那声音说到这里,金黄蛇扭头望了望树上的黄金果。

田晴晴一看自己被怀疑了,不由怒火中烧,发誓说道:“我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证:我绝不会趁你为我办事之时偷摘树上的果子,做这种不仁不义之事!

“实话告诉你吧:自从你答应我摘果子的那一刻起,我就把这树看成是我自己的了。我要像保护我的空间一样,保护好这树上的每一颗果子。

“因为以后我还会有亲人进驻到这里,还需要吃这树上的果子,我不会自己绝自己的后路。

“再一个就是,每一个人吃的时候,必须是在寿终之时——也就是你说的回光返照的时刻,提前和错后都不行。这是奇典大神的旨意,我不会因为一个果子,去违背恩人,做出不利于团结的事情来的。”

“嗬,我一句话引起你这么一大篇理论来。其实,我并不是怀疑你,而是怕我离开以后,有妖兽来偷摘。就是你在这里也是白搭,因为你根本就看不到它们。”

田晴晴知道自己误解了,脸色一红。想想也是:自己连妖兽都看不见,是无法保护黄金果的。不由叹了口气说:“这可怎么办?别人不胜任,胜任的又离不开。上哪里找个老中医去?”

“你救的那些动物里就没一个行的?”

田晴晴:“关键是它们都不会人语。需要交流的时候,得让鹦鹉来回翻译。人给人看病,这也太不合情理了吧!”

“说得也是。你看这样行不:我给你逮一只妖兽并制服了它,你把它改造成人的模样,让它以老中医的身份去见你家老太太和家人。妖兽会说人语,有思维能力,你只要给它解释清楚,它就知道怎样说和怎样做了。”

田晴晴闻听一激灵:“空间里放个妖兽,会不会造成混乱?对住进来的人们,还有那些动物们造成威胁?”

“不会的。我看你控制的鬼婴就很好。”

田晴晴:“你说改改?”

“对!她还能帮你很多忙。这个你也能**到那个程度,一旦把它改造成|人,它就会朝着人|性化的方向发展。你在这方面是一个很称职的导师。”

田晴晴脸一红: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意的一做,却受到了它的好评。

看来金黄蛇是“请”不动了。又磨盘压着手,也只好依着它了。好在自己有异能,还有看不见的空灵保护着空间(此时田晴晴已确信空灵的存在了),看出端倪就打杀,金黄蛇也说不出别的来不是。

田晴晴:“可以,只是你得指点着我些,怎样才能把它**的对空间有利,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这个好说。你如果对它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给它设个结界,把它固定在一个地方,不让它到处乱跑也就是了。不过,我不会弄一只很强大的来,刚刚筑基,会说人语也就行了。”

田晴晴点头同意。说道:“你要快些,我什么时候来领呢?”

“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得等它们来偷果子的时候,才能捉住。你家老太太又不是立马要见,让你为难不了。

“这样吧,你这里不是让鹦鹉传达信息嘛,你在山洞口留只,我捉到了就让它给你送信儿去。你是个大忙人,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田晴晴告辞而去,心里却暖煦煦的:看来,金黄蛇也在处处里为自己着想!没想到摘黄金果却摘出个能说话的朋友来,往后有什么疑难之事,给它商量商量,不强过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田晴晴这么一想,心里鼓满了春风,对妖兽也期待起来。

一天以后,田晴晴在山洞口接收到一只战战兢兢的棕熊妖。

这是一只雄性成年棕熊妖,身长大约在一米八左右,胖墩墩的,将其改造成一个体态发福的老中医很合适,田晴晴对它的体型很满意。

田晴晴围着棕熊妖看了一圈,厉声说道:“妖兽,你可知你犯了什么罪孽?”

“我……偷闯你的领地,还想偷摘……神果。”棕熊妖低垂着脑袋,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田晴晴:“既如此,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死,做山洞里金黄蛇的美餐;一条是做我的仆人,老老实实为我效劳。何去何从,立马说来。”

“你……不杀我?”棕熊妖回头望了一眼山洞里的金黄蛇,惊恐地说。

田晴晴:“按着你的行为,当杀无赦!本主慈悲为怀,对每一个闯入我空间的生物,都要给它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臣服于我,我都会善待。”

田晴晴必须这样说,因为她是这个空间的唯一主人,她要让任何来这里的生物都有主仆意识。尤其对方是个妖兽,更应该如此。

棕熊妖:“如果我答应做你的仆人,你是不是就永远不杀我了?”

田晴晴表情和软下来,笑眯眯地说:“只要你忠心耿耿为我效力,我不但不杀你,还要给你安排吃住和工作,让你在这里安身立命。”

棕熊妖连连点头:“只要不杀我,让我在这个空间里生存,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田晴晴:“那好,我收留你。也无需签约,你对上天起个誓言吧!”

田晴晴知道:无论神界还是妖界,修炼者都信奉誓言,只要起了,就会遵守终生。

棕熊妖真的四肢跪地,仰着脑袋说:“我愿意臣服于主人,在这个空间里为主人效力。如有不忠或者怠慢,天打五雷轰!”

田晴晴一看誓言到位,很是高兴,说道:“行了,起来吧,我们去看看你的家去。”

说毕,自己头里走起来。

棕熊妖在后面颠儿颠儿地跟着。

一人一熊妖向东走了有五里来路,来到一个山坳里。

在山坳的正中间位置,有一个用篱笆墙围起来的农家院落。柴门,进门后是一个一百来平米的庭院,上面铺着青石板。

在庭院的东侧,有一棵硕大的金桔树,上面缀满金黄色的桔子。空间里没有阳光照射,如果有的话,树荫能遮住半个庭院。

在金桔树的下面,放着一张汉白玉石桌和四个同样材质的石凳。石桌上放着一个茶盘,里面有茶壶茶碗。

庭院的东侧种着一些花卉,有牡丹、芍药、**和蔷薇三姐妹蔷薇、月季、玫瑰。整个东侧就像一个小花园儿。

西侧则种着一些菜蔬,豆角、黄瓜、西红柿、韭菜、茴香、菠菜、香菜等一些大路菜,这里几乎都有,篱笆墙上还爬满了丝瓜、芸豆、南瓜、冬瓜等一些爬蔓植物,把西侧点缀的就像农家小院。

东、西两边的篱笆墙上,都留有一个木条钉制的栅栏门。

北房是一拉溜五间高大的木屋,格局与农村中最常见的房子一样:中间是三间正房,有堂屋和东、西里间;东、西各挎着一个耳屋。

堂屋里有后门,不过没开着。门前放着一张枣红色八仙桌,桌两旁各放着一张太师椅。桌上放着笔墨纸张,还有一个医生给人号脉的小手枕。

东里间屋里靠北放着一张大双人床,**放有被褥枕头等一应睡眠用品。南边窗台底下放着一对沙发和一个茶几。

西里间屋里的设置与东里间屋基本相同。

东耳屋里有锅灶,盆碗瓢勺一应俱全。

西耳屋里靠墙摆着一遭药架,上面排列着一个个的小抽屉,像极了中药铺里药柜。

看完庭院和房间,田晴晴又领着棕熊妖走进栅栏门外的东跨院。

东跨院里长着很多果树。南方的北方的都有,食用的药用的和食、药兼顾的都有。如苹果、鸭梨、栀子、银杏、山楂、荔枝、芒果、榴莲、椰子、橄榄、树菠萝等,几步一个品种,究竟有多少,连田晴晴也说不上来。

知道棕熊也喜欢吃水果,田晴晴随手摘了一个又大又红的红富士给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