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唾沫淹田阴氏

【鞠躬感谢好友开心珞巴打赏支持。鞠躬感谢开心珞巴、oxos、狡猾的老鼠、马烦、该挂东南枝诸好友的粉红票!作者捡贝拾珠在此表示衷心感谢!!!顺便和大家打个招呼:拾珠新书,求首订及各种票票!谢谢!】

………………

话说田冬莉见盛菜的人越来越多,赶紧把还在屋里吃糖果嗑瓜子的田阴氏叫出来,如此这般一说,母女二人,一个拿盆儿,一个拿锅屉布,到了厨房里盛了半盆肉菜,拾了一大兜子馒头,也没忘提着羊肉,“蹬蹬蹬”,在众目睽睽下走了

在场的人们那个气呀,一个个恨的咬牙切齿:

“你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碗儿不借,一双筷子不刷,见了东西了,连主家都不说一声,拿起来就用,端起来就走,比她自己家的还其实。”

“剩的东西,能有多少!大家都该着点儿,也不枉主家一片诚意。她可真下的手,一下子盛了半盆子菜,一兜子干粮,全成她家的了!”

“什么东西?”

“人性太刺毛!”

“…………”

人们七嘴八舌地作践起来,有一个妇女却红着脸,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田阴氏的大儿媳妇、田达川的妻子丁翠花。

丁翠花今年三十八岁,是个四个孩子的母亲。再婚。娘家就是田家庄二队。

十年前,丁翠花的丈夫因病去世,婆家穷得叮当响,她便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经常住娘家。那时正是三年困难时期,日子还不如现在,基本上就是靠野菜维持生命。

有一次,丁翠花在地里挖野菜时晕倒了。正好被路过的田达川看见。田达川便把她扶起来,又从附近的土井里提了瓶清水给她喝。然后把她送回家去。

【六十年代初,乌由县一带还没有深井,土井里的水位很浅。人们在地里劳动或者出门时,经常带着一个玻璃瓶,上面拴根细绳,可以随时从井里提水喝。】

从此,两个人便相熟起来。

当时,田达川三十岁,还孑然一身。丁翠花虽然是个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但考虑到自己的家庭条件也不怎么样,母亲在街坊邻居中横竖不讲理,全都没人上门给说媳妇了。再耽搁下去,保不准自己就会打一辈子光棍。考虑再三,便托出媒人,向丁翠花提亲。

丁翠花有意,她的父母亲却极力反对。说:“田达川的母亲口碑不好,你又带着两个孩子,进门后肯定与她过不成一块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zhongchuannongjiazhonghaotian/20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