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激怒

张氏本来有些难为情,听到甄命苦这话,越发地窘迫,见他眼中闪过的捉弄眼神,似乎早就知道她说的这事一般,不由地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甄命苦对她的敏锐洞察力早见惯不怪,笑着说:“其实几天前我就遇见林婆和小雀儿了,她们在你家门口守了两天,她们现在很好,在我家里住着,你不用担心。”

张氏愣愣地看了甄命苦一会,接着郑重其事地走到甄命苦面前,“甄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请受小女子一拜。”

“我说你们怎么都喜欢拜来拜去的,能实际点吗?比如给我办个张氏豆浆终身会员,给个八折优惠什么的也比你拜我一百次要强。”甄命苦急忙扶起她,一脸不耐烦地说。

张氏笑了,如同雪莲绽放般明艳动人。

这时杏儿掀开门帘进来,见张氏被甄命苦逗笑的情景,杏眉一皱,几步冲到张氏身边,将她拉了过去,护在身后,朝甄命苦喝道:“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请甄哥哥你自重!”

说着,转过头对张氏告诫说:“张姐姐,他不是好人,别被他给骗了。”

张氏低着头小声说:“我知道。”

甄命苦闻言哭笑不得地瞪了杏儿一眼:“杏儿,你是气我没找个人把你也给骗走吧?”

“不跟你说话,张姐姐,走,你教我磨豆浆!”杏儿朝甄命苦拉着掩嘴娇笑的张氏,出了门。

两人前脚刚走,孙郎中后脚便从门外进来,边笑边摇头:“这丫头一直跟月儿感情好,最近看月儿跟肥龙走得近,觉得月儿疏远了她,一生气,逮谁跟谁过不去,老夫都要躲着她,难得来了个张姑娘陪她说话,生怕她住几天又走了,天天跟张姑娘腻在一起。”

甄命苦一直目送张氏离开房间,这才回过头看着孙郎中,问:“孙老怎么也起得这么早?”

孙郎中看了他一眼,一副还不是因为你的神情,叹道:“老夫一宿没睡,光想着你那句不止万卷书了,鸡鸣就起来进了趟山里采了些药材,回来就看见你带来的那个人偷偷卸下你的马,骑着走了。”

“没事,反正这马车也不是我的。”甄命苦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孙郎中一愣之后笑了,他活这么长时间,见过不少奇人异事,但这种什么事也不放在心上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烦心似的。

“一起吃早饭吧,月儿知道你来了,一早就起来准备饭菜,这会估计已经做好等你了。”

甄命苦笑道:“还真是有些想念月儿的小鸡炖蘑菇了。”

……

“是谁!是谁干的!”

洛阳城南的裴府中传来裴虔通如雷般的咆哮,屋子大厅里,盐帮各分舵的舵主副舵主聚集一堂,全都低垂着头,噤若寒蝉地站在大厅两侧。

洛河分舵被人端掉,裴虔获被人打断了脊椎,至今生死未卜。

裴虔通找了全城最有名的大夫给他弟弟医治,十几个医生在内屋里忙了一个晚上,至今还未从屋里出来。

洛河分舵的舵主已经被盛怒中的裴虔通当场掌毙。

盐帮上下无不知裴虔通就这么一个亲弟弟,平时虽然对这个亲弟弟毫不留脸面,要打要骂都是当着他们的面,可要是裴虔获真的惹出了什么祸,第一个替他弟弟收拾烂摊子的,就是裴虔通他自己,出了名的偏袒护短。

如今裴虔获出了这档子事,只怕全帮上下都难逃罪责。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对盐帮的这些分舵舵主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不少人头上渗出了汗。

裴虔通脸上乌云密布,坐在上首,盯着这些分舵主。

“范舵主,我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报告帮主,属下刚才抓了城隍庙的吕麻子,他说当天来找那豆腐西施的是一个脸上有块疤,年纪不过二十多的年轻男子,身材中等,是个会家子,我让人画了画像,悬下重赏,张贴在洛阳城各处。”

“拿来给我看看!”

那名范舵主从怀里掏出一张画来,递到裴虔通的面前,裴虔通接过一看,立刻将画像撕成了碎片,甩到范舵主的脸上,吼道:“**看这上面画的像个人吗!让那吕麻子给我三天之内找出这个人来,不然让他自己挖好坑等着让人给他填土吧!”

“属下这就去转告他!”范舵主唯唯诺诺地退了下去,如获大赦般,逃也似地出了门。

就在这时,内屋的门打开了,十几个大夫鱼贯而出。

裴虔通急忙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王大夫,我弟弟他怎么样了,能治吗?”

王大夫一脸惋惜摇了摇头:“性命虽无大碍,只是……”

裴虔通神色一紧:“只是什么?”

“只是以后怕是再无法起身直立行走了,他的腰椎被人活活折断,神经受到严重损伤,这辈子只怕要躺在床上度过……啊!”

王大夫还没说完,就被裴虔通一巴掌扇了过去,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摔出门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盐帮帮主一巴掌的威力,竟狂暴如斯。

“一帮庸医!治不好我弟弟,我让你们一个个沉河底!”

那几个郎中早听说过裴虔通的暴戾恶名,他说要将他们沉湖底,那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他们这些无权无势的小大夫,就算是无缘无故失踪了,官府也不会过问,谁不知道盐帮跟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几个人纷纷跪倒在地,磕起头来,其中一人哭着说:“裴帮主,我们虽没有办法,可我知道在洛阳城有一个人,一定可以治好裴二爷的伤势……”

“是谁?快说!”

“他名字叫孙思邈,以前是个御医,只因治死了一个王爷的心爱妃子,被撤了官职,不准他挂牌行医,十几年来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裴帮主若是能找到他,一定可以治好裴二爷的伤!”“孙思邈?”裴虔通眼中精光闪动,回过头对那些盐帮的分舵主说:“你们都听到了,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把那个叫孙思邈的大夫给我找回来!还有,把那豆腐西施给我抓回来,我要亲自拷问!”

————————————————————————

每一百推荐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