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何止万卷

从船舱里出来,甄命苦与那男子在码头分了手。

除了恶心反胃,他一无所获,尽管觉得不妥,却也只能听从那名中年汉子的劝告,将那些女子留在船舱里。

那汉子始终不愿接受甄命苦要带他到孙郎中那里医治伤口的建议,坚持要自己一个人离开。

甄命苦看他去意坚决,只好作罢,蹲在河边大吐特吐了一番,站起身,带着满腔郁卒,准备回去。

刚走几步,便听见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回头一看,见那汉子走没几步,就晕倒在了路旁。

……

城北孙郎中的草庐中。

孙郎中从内屋走出来,在甄命苦身边坐下。

“孙老,他没什么事吧?”

孙郎中点了点头:“幸亏你送来得及时,再加上这几天照你教我的方法提取了一些抗生素,这几天提除了给月儿注射,还剩下一点,不然他照他这伤口的感染程度,这性命可真难保了。”

甄命苦闻言大喜道:“孙老找到快速繁殖青霉菌的办法了吗?”

孙老捋须而笑:“也不是老夫的主意,这还多亏了张老板娘,是她提出用制作腐乳的方法培养你说的那青霉菌,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用,虽然量不多,但却够月儿治病只用了,照这样下去,我想月儿的病不久就能痊愈,对了,我看这人的伤势,似乎是刀兵之伤,幸亏身体健壮,想必是位军爷,可别是逃兵才好,你是在哪遇上他的?”

甄命苦将事情的经过简单是说了一下,孙郎中眉头皱了起来。

“孙老你放心,我看他不像是什么坏人,怕连累我,一直不让我带他来这里医治伤口,结果最终还是支撑不住,晕倒在路边,放着不管的话,性命难保,我想他醒过来后会自己离开的。”

孙郎中脸上有些担忧:“老夫倒不是怕他拖累,只是不太清楚他的底细,你也知道我这里就我一个老头和几个柔弱的女子,肥龙今天进了城采购物品,身边没个照应,若是遇上了歹人,实在难以防范。”

“孙老若是实在放心不过,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在这住一宿,明天等他醒来,我再带他离开吧。”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甄命苦笑着问:“怎么不见月儿妹妹她们?”

“杏儿这个疯丫头,带着张姑娘和月儿她们四处游玩嬉戏了一整天,回来都累得都快动不了了,还要老夫亲自下厨给她们煮饭,几个人洗了澡吃了饭就早早睡下了,要不我喊张姑娘起来?”

甄命苦急忙说:“不用,我也就是问问,让她们睡吧,别打扰她们。”

“你瞧我,都没把你当外人了,来了也没给你倒杯茶。”孙郎中笑着站起身,给甄命苦倒了杯茶。

甄命苦接过来喝了,扭头见孙郎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笑着说:“孙老有什么事就说吧,憋着多辛苦。”

孙郎中愣了一下,苦笑道:“老夫开始还以为你这人不喜言谈,老实无趣之人,相处多了,才发现原来是个口不饶人,狡猾善辩之徒,连老夫也你也不放过。”

甄命苦笑道:“实在不是小子放肆,只是从小跟我叔一起生活,一直都是这样说话,换了别的方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孙老多原谅。”

“老听到你提起你叔,一直想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教出你这样一个鬼灵精怪来。”

“他就是个玩世不恭,为情所困,放着好日子不过,却自找罪受,捐了亿万家财,出过家,当过道士,最后还落得个全身瘫痪的倒霉流浪汉。”

甄命苦笑着说完,话音一转:“孙老想跟我说什么?”

孙郎中显然没想到甄命苦竟然会这样评价他一直挂在嘴边的“叔”,不由地有些意外,但对照起甄命苦平时的说话为人,登时释然,也没再追问,笑着说:“上次你给我的那份关于真菌感染临床研究与治疗,我看里面提到许多古怪的词语,老夫学医几十年,却连听都没听过,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这些医典,能否给老夫看看其他部分?”

“改天我给你送一份过来吧,我要花时间整理一下,因为关系到太多学科,我也是外行,虽然我有很多资料,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要给你哪些。”

孙郎中越发地好奇起来,“莫非你家里藏有万卷书籍?”

“不止万卷。”

甄命苦无意间的一句话,却让孙郎中失眠了一夜。

……

早上醒来时,甄命苦发现身边的那男子已经不见踪影,床上留下一张笔迹豪迈粗狂的字条:

“甄兄弟,请原谅,兄弟我不辞而别,只因带罪在身,不方便久留,借了兄弟的马匹一用,临走时,发现有人鬼鬼祟祟潜伏在草庐周围,擒下一问,才知道兄弟你竟是矿帮的人,对方是一个叫刘二妹的人派来跟踪你的,此人行径可疑,似不怀好意,我看兄弟你涉世不深,依我看,矿帮的人未必将你当成自己人,凡事须小心,切莫轻信于人,来日方长,定有相会之时,到那时,再与兄弟你痛饮千杯!李靖草字。”

“李靖?李靖!”甄命苦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

这时张氏刚好掀开帘子,端着一碗豆浆进来,见他从未有过的夸张表情,登时被吓了一跳,热豆浆洒到了手上。

甄命苦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过来,急忙走上前,从她手中接过豆浆来,看她被烫得通红的纤手,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吧,你等等,我给你找些烫伤药。”

说完,把碗放在桌上,转身在孙郎中的药房里找了瓶药酒,抓着她的手,给她涂上。

张氏缩回了手,红着脸道了谢:“我再去给你倒一碗吧。”

喝着久违的豆浆,甄命苦忍不住赞了一句:“还是张老板娘磨的豆浆味道纯正。”

张氏在一旁静静地等他喝完,才欲言又止地说:“甄、甄公子,我想求你件事。”

甄命苦回头看着她。

张氏吞吞吐吐地说出林婆和小雀儿的事。

“你的意思是让我借你几两银子,然后再帮你跑腿,把银子送上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