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狠下毒手

柱子虽然不懂行,却也知道这刀开跌了,有些不甘,又让那老板开了几刀,依旧是一块废料。

只好又悻悻地挑了块,这次他学精了,也不再挑那些大件的,反而找了块最小的。

依旧是一番讨价还价,这回他也不敢再自作主张说算自己的了,一开,竟然涨了。

哪知甄命苦这时却说了句“勉强能用”,二话不说,让老板给打成粉末,柱子一共挑了将近二十块,才开出两件符合甄命苦要求的货,其他都赔了。

前后总共花了五十多两银子,虽然不是柱子他自己出钱,却也还是忍不住一阵肉痛。

把劣品全部低价处理掉以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柱子扛着两包玉石粉末回到马车旁,刚要问甄命苦还需要些什么材料,突然发现甄命苦神情变得有些古怪,眼神闪烁,像是劫匪发现了肥羊时的眼神。

他顺着甄命苦的视线,朝不远处望去……

只见一辆豪华马车从路旁飞快地驶过,路过他们身边时,车厢的窗户里撩开窗帘的一角来,露出一个满脸戾气的男子脑袋,嘴里“呸”了一声,一口浓痰从车窗里飞了出来。

甄命苦微微一闪,浓痰不正不偏,正好糊在了他身后的柱子脸上。

柱子只是愣了一下,从脸上抹下一看,勃然大怒,一把丢下手里的两袋玉石粉末,气急败坏地朝那飞驰而过的马车追了过去,一边追嘴里一边怒骂。

奈何那马车速度飞快,转眼间消失在了柱子的视野中。

柱子悻悻地回到马车旁,一腔怒火撒在了甄命苦身上。

“你为什么躲开!看清楚那人是谁了没有,让我知道那人是谁,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甄命苦没理会他,自己一人上了车,说:“东西你自己扛回去吧,剩下地改天再教你。”

说完,驾车朝刚才那辆马车消失的方向赶去,留下柱子在那里气急败坏地叫嚷:“混蛋,那是我的车!”

……

那辆豪华马车一直到了城西一条河边,那辆马车才渐渐放慢速度,最后停在了一个码头上。

码头四周是十几间大型仓库。

岸边停靠着几艘大型运输船,还有一艘豪华精致的楼船,楼船上张灯结彩,人声喧哗,酒杯碰撞,猜拳酒令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一脸怒容的裴虔获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上了那楼船上,楼船上的喧哗声立刻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传来裴虔获如雷般的咆哮:“让你们看个女人都看不住,一群饭桶,我养你们这群饭桶有什么用,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我让你们吃,让你们喝!”

从楼船上传来劈里啪啦桌子被人掀翻,杯盘被打破的声音。

“我限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你们一个个自己挖好坑躺着,我会让人给你们填土的!”

“这件事是谁办的?”

“城隍庙的吕麻子。”

“明天带人去把他给我抓了,沉到河里。”

“是。”

“豹子,明天带几个人去洛阳城南监牢一趟,我已经跟那里的陈牢头说好了,他会告诉你们怎么做,这件事关系到整个盐帮的安危,办好了,我可以饶了你们这次。”

“二爷请放心,这事我一定办得妥妥的。”

裴虔获的声音这才稍微变得和缓些:“这次姓戴的被人杀了,下一任还不知道会是谁,你让他们最好留点神,暂时别出货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等风头过去之后再出货,对了,上次从江都那帮人贩子手里抢来的可都是些抢手货,你们别碰她们,等我有时间再慢慢调教。”

“属下明白,那几个美妞都给二爷您留着呢,全都在底下的船舱里,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这里可是咱们的地盘,就算是衙门的人,没有知府大人的手令,也不敢轻易到这艘船上搜查。”

裴虔获心情有所好转:“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属下明白,二爷吃过没,不如一起喝点?”

“喝什么喝,出了姓戴的那件事,我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连出门都得经过我哥同意,说什么怕对方对我不利,我他妈谅他也不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就在裴虔获一脸轻蔑地说出这句话时,从楼船门口传来一句低沉充满嘲弄的声音:

“哦?是吗?”

楼里的人闻言全都脸色大变,倏地站起身来,大喝一声:“谁!”

只听见啪啪啪几声轻微的声响,楼船上的灯突然全都灭了,房间里变得漆黑一片。

紧接着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伴随着肢体被折断的恐怖声音和凄厉的惨叫……

“我的眼睛,啊……”

“我的手!”

“是谁,到底是谁!啊,我……”

声音戛然而止。

仅仅一分钟的时间,穿上便没有了动静,只有液体滴滴答答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声响,那是浓稠的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你就是裴虔获?”

黑暗中,响起一声阴沉的男子声音,如重锤般敲在裴虔获的心上。此时的他被人用一只手掐住脖子,提在半空中,对方的恐怖让他连呼救的心都没了,他的裤裆不知什么时候尿湿了一片,一滴滴地顺着裤管往下滴。

他此时的声音跟他的颤抖的身体一样,抖得厉害:“知、知道我是谁,你还敢对我出手,我若是出、出了什么事,你以为我哥会放过你吗?”

“找的就是你们兄弟。”

“我李家与你有何仇怨?若是有得罪的地方,我改天登门给你赔礼道歉,若是要银子,你尽管开个数来,我哥一定会给你送来。”

“银子我不需要,只要想告诉你一句话,你若以为宋家无人,可以任人欺辱,那你就错了,再敢打宋家的主意,小心你们裴家满门鸡犬不留!”

黑衣人说着,像拎小鸡似的,只是用一只手,抓着肥猪一样的裴虔获腰带,将他拎了起来,接着,重重往膝盖上一挫,只听见一声毛骨悚然的“咔嚓”从裴虔获的腰间传来。

裴虔获发出一声凄厉惨嚎,昏死过去。

黑衣人像扔一堆烂肉般将他扔到楼船的一角,裴虔获在甲板上滚动了好几圈才停下,头重重地撞在桅杆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

楼船上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洛河的河水打在岸边的声音。

一道黑影从楼船上跳下,骑上岸边的一匹骏马,迅速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