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为报仇嫁人

“就这样过了几年,那母女俩一直都住在我那弟弟的家里,后来谣言渐渐地不攻自破,我那弟弟一直都跟她们分开一个屋子住,相敬如宾,并没有任何有逾礼数的地方,那小女孩也渐渐长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小美人,跟着我那弟弟学做了几年的豆腐,十三岁那年还自己琢磨出了一种新配方,改进了林家豆腐的口味,豆腐坊的生意竟然在一夜之间好了好几倍,我那弟弟干脆就把豆腐坊交给他打理了,那一年前去向她母亲提亲的人,都快踏破他家的门槛了,她母亲都以自己女儿还小的理由拒绝了……”

甄命苦一脸恍然:“难怪我一开始就觉得张老板娘磨制的豆浆跟别家的味道不一样,显得特别鲜美,香浓,原来是豆腐世家的手艺。”

“她的名声传到了隔壁的瓦岗镇,渐渐地有一些流氓地痞在她的豆腐店门口徘徊,有的还走进店里对她动手动脚,幸好我那弟弟也是个犟脾气的人,见有人欺负她,就拿着一根大棍对那些流氓地痞穷追猛打,总算是相安无事,只可惜后来有个姓翟的流氓头子,在瓦岗镇出了名的蛮横霸道,带了一伙歹人强行要将她抢去当什么压寨夫人,我那弟弟誓死护着她,结果被那帮人打了个重伤,那帮人怕事情闹大,总算没有强行把人抢走。”

林婆说到这时,已是一脸气愤:“哪知道这个姓翟的并不死心,跟韦城的县令勾结,诬陷我弟弟逃税抗法,要封了我弟弟那豆腐店,你也知道,那家豆腐店是我弟弟辛辛苦苦一辈子经营起来的,一家人的生活全指这家豆腐店维持着,那姓翟的后来还到他家谈判,说只要将我那侄女嫁给他当压寨夫人,他就可以让那人撤销封令,让他继续经营,我那弟弟哪里肯,他一向把我那侄女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舍不得她受一丁点儿委屈,当场就要跟他拼命,姓翟的恼羞成怒,把他狠狠打了一顿,要不是我那侄女死命拦着,当场就要被那姓翟的打死。”

“瓦岗?”甄命苦停下了筷,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林婆没发觉甄命苦的异样,继续说:“我弟弟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不顾那母女俩的反对,身体还没好就爬起来,到州府衙门状告那姓翟的,结果还没到州府衙门,就被县衙的那些官差给抓了回去,扔进牢里狠狠打了一顿,在牢里关了十几天,放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那母女两将他抬回去几天后,怒急交加的他就咽气了。”

“母女俩将他下葬后,我那侄女披麻戴孝在他墓前跪了三天三夜,回到家后,不顾她母亲的反对,在家门口贴了个告示,说是谁要能将那姓翟的和那草菅人命的县令给绳之于法,她就嫁给那人,不管对方什么年纪,什么身份。”

甄命苦静静地听着,林婆说得兴起,如亲眼所见一般滔滔不绝:“贴出告示后没几天,就有好几个人到瓦岗镇找那姓翟的,结果不是伤就是残,没有一个能把他怎么样,终于在贴出告示一个月之后,有个姓宋的年轻人,说是从洛阳来的军爷,听说了这事之后,二话不说,独自一人闯进那姓翟的营寨里,那姓翟的身边有不少武艺高强的人,那年轻人一人跟他们打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后来那姓宋的年轻人不知道使了什么计策,终于将那姓翟的给绑了,送到衙门……”

林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声音变得有些嘶哑,甄命苦急忙给她递过去一杯茶,她端着喝了,润了润嗓子,继续说起来。

“结果那县令害怕事情揭穿,要将那姓宋的年轻人打入大牢,没想到那姓宋的年轻人亮出了他身份,竟然是本朝开科举以来第一个新科武举人,那县令吓得当场尿了裤子,宋武举人将那县令也一起绑了,送到州府衙门,将两人被判了充军,抓去修运河,那姓翟的后来在被发送充军的途中被他的同伙给救了,我听人说他这几年带着一伙人占山为王,打家劫舍,连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那姓宋的年轻人完成了告示上的要求后,留下了几十两银子作为聘礼之后,把我那侄女给带走了,她走后半年,她母亲就因为想念女儿,伤心过度病倒了,没过几天就撒手西去,这孩子也是性烈之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一个女孩儿家,跋山涉水回到韦城为她母亲办了葬礼,呆在韦城给她母亲守了三年孝,直到一年前那姓宋的年轻人回到韦城将她接走,我听人说,那姓宋的年轻人已经是武状元了,自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

林婆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再次见到她时,年纪轻轻却已经成了寡妇,还摊上这么个死赌烂赌,稍不顺心就对她又打又骂的公公,如今又被歹人掳走,说不定要被卖到什么烟花柳巷里去,受尽那些男人的欺辱,你说说,这老天爷眼睛是不是瞎了?”

甄命苦默默听完,站起身来,说:“林婆,你和小雀儿今天就在这睡吧,我出去一下,今晚可能不回来了,这银子你留着,要是实在没地方去,就在我这里住下也没事,反正这里还有空房间,收拾一下也能住人。”

林婆愕然问:“甄哥儿,天就快要黑了,你上哪去?”

“我出去办点事,张老板娘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想那些人贩子是想将她卖个好价钱,暂时不会伤害她的。”

甄命苦说着,转身进了房间,从枕头下取了那台超世代手机,出了院子大门,朝张氏的家中走去。……

甄命苦走进张氏家的院子,进了她的房间,从一片狼藉的地上拾起她的一件贴身衣物,用鼻子嗅了嗅,上面还残留着张氏身上淡淡的幽香,揣进兜里,接着转身出了张氏家的大门,朝洛阳街的方向走去。

傍晚的洛阳街头人潮汹涌,车水马龙。

他拦了一辆马车,塞给那车夫一两银子,说:“租你这车一天,若是带路带得好,另外再给一两。”

那车夫哪见过这么大的主顾,一个月到头也不不过挣一两多银子,现在只是一天就能拿到二两,怎不欣喜若狂,急忙应道:“洛阳我熟,大官人想要去哪,只须开口就是,小的保证给你带到。”

“带我去洛阳各家赌场逛逛。”

“好嘞!您坐稳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