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抵押贷款,在此一搏

坐在酒家三楼靠窗的位置,中年男子随口点了十几样菜,每一样都是五两银子以上的,这十几样点下来,几乎是普通人家一家五口一年的伙食,宋老头脸上的神色越发地恭敬起来。

小厮奉上香浓的绿茶,中年男子用来漱了口,背靠在椅子上,神态悠闲地跟宋老头介绍起这家酒楼的菜色来。

宋老头哪来过这种高档的地方,只有连连点头的份,嘴里说着:“哪能吃得了这许多,哪能吃得了这许多,怎么好意思让燕爷您太过破费……”

中年男子笑了:“我以前何尝敢来这种地方,你再看看我现在,吃惯了这里的东西,别的地方东西都入不了口了,哎,人有时候习惯了挥翟,就再也不想回到以前过穷日子的时候了,人生就是一场豪赌,赢的人前人后风头占尽,受人敬重,输的人只能自怨自艾,受尽嘲笑和奚落,我以前落魄的时候,连自己的亲嫂子都看不起自己,将我扫地出门,尝遍了人间疾苦,看透了世态炎凉,这才不惜孤注一掷,把命也赌上,多得老天眷顾,让我有了今天的成就。”

宋老头奉承说:“燕爷豪气干云,一看就是个敢作敢为,能成大事的人,不知道燕爷能不能也带我见识一下你所说的赌局?”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我看人很准的,看你最近手气不错,若是倒霉蛋,我也不屑结交,你若是能参加这赌局的话,一夜把赌本翻上几倍也不是不可能的,当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不过世事难料,进了这赌局之后倾家荡产的人也大有人在,你可得考虑清楚。”

“我考虑清楚了,机会转瞬即逝,难得有贵人提携,我已经是这把年纪了,若是错过机会,只怕要带着遗憾进棺材了。”

“既然宋老哥你已经决定了,我推荐你入场也只是举手之劳,只不过这入场也有条件限制,凡入场者最低赌金不得少于一千两。

本来激动莫名的宋老头闻言脸露难色:“这一千两银子实在是难凑。”

“那就没办法了,入场的最低条件就是一千两。”

宋老头很是殷勤地给这中年男子给倒了一杯酒,说:“燕爷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劳烦替我想想办法,我现在虽然没有一千两,不过要是以这几天的手气,用不了几天,凑够一千两不是问题,若是赢了银子,我一定忘不了燕小哥的好处。”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这没办法,这赌局的入场申请明天就截止了,过了这个时间想要再申请入场,就算你带了一万两银子,也是不会让你进去的,你这几天虽然运气不错,赢了些银子,勉强也算是个福星,只是不知道这运气能维持多久,若是输了,以你目前的状况,可真的要倾家荡产了,到时候你不恨死我才怪。”

“不恨不恨,只要燕爷能带我入场,输赢都是我自己负责,就算输光了也不会怪小哥一丁半点。”

中年男子犹豫了半晌,说:“你这样信心十足,说不定真能大杀四方,你现在能拿出多少现银来?”

宋老头低头算了算,抬头说:“三百两左右。”

“才三百两,太少了,实在帮不了你啊。”

“别、别啊,燕爷,这真是我所有的财产了,连埋在院子里的棺材本都算上才勉强凑上这个数,要是我能凑一千两,我也不能这么求你了不是,你再给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拜托了。”

中年男子一脸愁容,低头想了想,好一会才抬起头说:“这样吧,我好事做到底,你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我给你作中间人,抵押给钱庄,再借七百两。”

宋老头沉默下来,接着咬了咬牙,说:“我有个豆腐摊,不知道能抵押多少银子?”

“豆腐摊?”中年男子失声而笑,“宋老哥,你开玩笑吧,十个豆腐摊也抵不了七百两啊。”

“我那豆腐摊可不是普通的豆腐摊,生意很好的,一天能有三四两银子收入。”

“骗谁啊,卖豆腐能有这么好挣?”

宋老头笑道:“燕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那豆腐摊可跟别人的豆腐摊不同,磨豆浆的是我儿媳妇,豆腐世家的手艺,从小就是个远近闻名的豆腐西施,买豆腐的人大多是冲我这儿媳妇来的,别人的豆腐卖一个铜钱都嫌贵,我儿媳妇卖的豆腐卖五个铜钱都得排队才买得着,有时间你到我那豆腐摊看看,人满为患,全都是有钱的公子哥儿。”

“哦?听你这么一说,你儿媳妇倒是个国色天下的绝色美人啊。”

宋老头得意道:“不是我夸口,就算是百花楼的花仙子,也未必能及得上我这儿媳妇的姿色,只可惜跟我八字相冲,命中犯克夫,命中注定无子,若不是她能帮我赚些零花钱,我早替我那短命的不孝子休了她了。”

中年男子一拍掌:“如此我倒是有个主意,就看你舍不舍得了,要是舍得,别说一千两,就算是两千两,也凑齐一千两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说来听听。”

中年男子凑到宋老头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宋老头脸露犹豫之色:“这……”

“若你觉得没把握赢,我也劝宋老哥你还是别做这种事的好,还是乘早收手,要知道十赌九输,手气再好,也难免有转霉运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小本生意,免得到头来血本无归。”

宋老头这时已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抬头问:“这卖身契到期之前不会被卖给别人吧?”

“这你放心,只要你到期将这卖身契赎回来,付给一些利息,你儿媳妇还是你的摇钱树,只是她的卖身契在钱庄走了一遭而已。”

宋老头咬了咬牙,下了决心,一拍桌子:“好吧!不成功便成仁,我豁出去了!”

……转眼已是十天过去。河风习习,一个乞丐模样的男子,悠闲自在地走在洛河边的河堤上。正是跟尉迟铁匠铺的运矿车离开洛阳后,十天不见踪影的甄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