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出门遇赌友,贵气来袭

刘武周说完,手中的厚背刀突然脱手,朝甄命苦掷了过来。

刀在空中旋转。

所有人都在望向甄命苦,毫无疑问,若他贸然伸手去接的话,一不小心连手都要被刀给砍断,这精铁打造的厚背刀可是专门用来在战场上砍敌首级的。

甄命苦来尉迟铁匠铺已经有一段时间,铁匠铺的这些匠师大都对他有所了解,知道他不但是个无利不起早,若无好处,绝不与人相争的小狐狸。

果然,甄命苦很巧妙地躲开了。

刀堪堪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利索地落到地上,深深插入了石质地板中。

这一把厚背刀,起码有五十斤的重量。

偏偏甄命苦在躲过之后,还开口赞叹:“刘大哥好臂力!”

刘武周微微皱起眉头,刚才甄命苦躲避的动作,毫厘不差,既不费多余的力气,又起到了避重就轻的效果,此时甄命苦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奸诈小滑头。

他盯着甄命苦看了一会,突然笑了,说:“以前听敬德提起你,总以为有些言过其实,现在看来,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俗话说千金易得,一将难求,矿帮有甄兄弟你加入,相信一定会如虎添翼。”

“刘大哥太抬举我了。”

刘武周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抬不抬举十天后自有分晓。”

甄命苦闻言只是笑了笑,眼睛朝刘武周身后的一名女子望去。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略有些肥胖的女子,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太阳下暴晒太多的原因,肤色是健康的黄铜颜色,脸上带着小雀斑,眉目间与刘武周略有几分相似。

她的背后,背着两把形状古怪的兵器,

刘武周为他介绍说:“这是我妹妹,刘二妹。”

那女子用一种很不屑的目光打量了甄命苦一番,一脸不耐烦地朝刘武周说:“哥,赶紧带他走吧,还不知道能不能炼制出合金呢,跟他用得着说这么多吗,一会我还有事要出去呢。”

柱子站在刘二妹的身边,笑着问:“不知道二妹有什么事,有需要帮忙的吗?只要有用得上我柱子的地方,尽管开口。”

“我有什么事跟你说得着吗?惹人讨厌!”

“二妹,怎么跟柱子兄弟说话的,人家是好心想帮你忙,怎么非但不领人情,还出口伤人啊!柱子兄弟,你别见怪,她这几天在跟我妹夫闹别扭,心情不好,别跟她一般见识。”

“哥!你跟他们说这些干嘛!”

刘武周笑道:“得得得,我不说行了吧,等妹夫回来,你把气撒到他身上,矿帮的兄弟们可犯不着受你这气。”

刘二妹气呼呼地转过身,走到一边独自生起闷气。

甄命苦这才发现她背后背的那古怪武器,竟是两把巨大无比的锯齿剪刀。

尉迟敬德朝柱子使了使眼色,让他少去招惹这刘二妹,接着走到甄命苦身边,说:“命苦兄弟,离赏金榜的时限只有十天了,刘大哥对这事抱有很大的期望,因为炼制合金事关重大,所以炼制合金的地点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高度保密,跟我们去个地方吧,十天后才能回来,你回家准备一下炼制需要的材料,马上就出发。”

甄命苦略微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我需要的材料挺多,有些东西还挺重的,不方便带来,所以都放在家里,能不能派辆和几个人到我家里一趟。”

“柱子,你带几个人,跟命苦兄弟走一趟。”

……

柱子站在甄命苦家的院子里,现在憋了一肚子气。

若不是尉迟敬德吩咐听甄命苦差遣,他早就撒手不干了。

也不知道甄命苦是不是故意在整他,堆在他院子里的东西重倒是不重,但数量却不少,大大小小上百样东西,都是甄命苦说的炼制合金需要用到的材料。

大至水桶那么大,小至拳头那么小,每一件都用稻草包扎密封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里面的是什么。

别人都在帮忙,只有甄命苦以手上有伤干不了重活的理由站在在一旁七手八脚地指挥,一会说这个得轻拿轻放,一会说那个是贵重物品,好不容易将院子里所有能用得上的材料抬上马车,太阳都已经落山了,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地出了门,匆匆朝尉迟敬德约定的地点赶去。

路过张氏的家门口时,宋老头正从院子里出来,见坐在马车后头闭目养神的甄命苦,不由地愣了一下,对这个曾经在豆腐摊上让他出过丑的年轻人,他印象非常深刻。

他认出了这个脸上有疤,曾经在豆腐摊上给他难看的年轻人,几个月前还是一个面黄肌瘦,落魄不堪的乞丐,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不但人胖了一圈,身体也健壮了不少,而且穿着也讲究了,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正发呆间,他身边响起一个男子略带惊喜的声音:“咦,这不是宋老哥吗?”

宋老头这才收回目光,朝那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说话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八字胡,尖脸细眉,穿着讲究的中年男子,坐在一辆豪华的马车里,探出一个头来,脸上满是偶遇熟人的惊喜表情。

宋老头先是愣了一下,很快便认出这人来。

昨晚赌桌上,他与这人同在一桌,对方坐在他的对面,每次对方掷的点数都能让他拿到一手好牌,因为这人的缘故,他昨晚成了那张赌桌上的最大赢家,这人简直就是他的福星。

宋老头笑了,脸上的皱纹全都挤在一起,如同风干的橘子皮似,急忙跑上前,向他作揖问好。

那人脸带笑容,一点也没有富贵之人的骄奢之态,下了车,跟宋老头套起了近乎:“宋老哥昨晚手气可真是不错,不知道今晚还去不去乘胜追击,再赢他一把啊?”

“去的去的!”宋老头连连点头应道。

“既然如此,相请不如偶遇,上车吧,我也正打算吃晚饭就去赌两手碰碰运气,顺路带你一程。”

“如此甚好!”

宋老头欢天喜地上了那男子的车,马车很快远去。

坐在马车后头的甄命苦缓缓睁开眼睛,看了远去的那辆豪华马车一眼,又望了望张氏的家门口,太阳刚下山,张氏似乎还在档口,不由地叹了一口气,摊上这么个好赌的公公,也不知道她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他哪知道,那天晚上若不是因为遇上了他,她现在已经香魂归洛河了。

他转了个身,跟正在赶车的柱子说了声“到了叫我”后,再次眯上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