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神仙放屁值千金

洛阳城西的一间赌坊。

赌了一夜的宋老头从赌坊里踉踉跄跄都走出来,脸上带着因为通宵一夜而来的疲容,双眼布满了血丝,只是从他的神情看来,却显得格外欢喜。

他的腰间,挂着一包鼓囊囊的钱袋,看那沉甸甸的分量,起码有二三十两重。

昨晚是他这辈子赌运最好的一晚。

押什么中什么,要多少点就有多少点,简直如有神助,二两银子的赌本,如今已经翻了十几番。

若不是年纪大了精神实在有些支持不住,他还想乘着手气好,赢它个满盆满钵,把以前输的全给赢回来。

回来的路上,宋老头整个人仿佛年轻二十岁一般,容光焕发,笑容满面,见人招呼。

洛阳的街头繁华热闹,只要有一技之长,谋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其中颇为兴旺的是帮人算卦。

大街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个算卦的摆上一张桌子,上面摆些黄纸符咒,挂起一道响亮的名号,什么“鬼仙”,“问神”,“捉鬼”,“驱邪”,“定乾坤”……,应有尽有。

这些人一般都识些字,看过周易,懂些卦象,能帮人画符,替人写些书信,偶尔遇上大主顾,一天挣的银子比别人辛辛苦苦干一个月还多,这也是这行当如此兴旺的原因,不过这些人素质参差不齐,鱼目混珠的不少,有些连字都不识,靠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就能把一些无知妇孺哄得心甘情愿掏钱。

平时宋老头路过这些摊档,都会听到一些“印堂发黑,有阴邪缠身”之类危言耸听的话语,只不过他都是充耳不闻,不当回事的。

他都已经六十多了,半个身子入了土,本来就已经是半阴半邪了,哪还惧什么阴邪缠身。

但今天跟跟往常不同,路过其中一个不起眼的摊档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这位兄台,看你祥云罩顶,脚步轻飘如登青云之上,想必是富贵来袭,时来运转,运势比人强,不过可惜啊可惜……”

这句话正好说中宋老头心中的软肋,让他忍不住停下欢快的脚步,转过头朝那算卦的望去。

这个算卦的与别的半仙不同,他既没有摆桌子,也没有卖符咒之类的东西,盘腿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手里拿着几片龟壳做成的算子,不停地摩挲着,嘴里念念有词。

从他深陷的眼眶,看得出他还是一个瞎子,并不是装出来的,脸上写满了岁月流下来的沧桑,头发灰白,骨瘦如柴,倒有一些修道之人的寡淡气质。

宋老头起了一丝好奇,走上前问:“可惜什么?”

那瞎子不紧不慢,用手指了指面前的地板:“坐。”

宋老头依言坐下,刚要说话,那瞎子摆了摆手:“无须多言。”

说着,将手里的那几个龟壳算子递到宋老头的手里,“掷个卦象看看。”

“算得不准可不给钱!”

瞎子淡然道:“老朽算卦从不收钱,世间本苦海,唯渡有缘人。”

宋老头这才放了心,随手掷了三面朝上,两面朝下。

算子扔在地上的声音,出奇的好听,仿佛有奇怪的韵律蕴含在里面。

瞎子仿佛能猜到宋老头心中所想,不等宋老头开口,便滔滔不绝地说起来:“老朽这算子是千年老龟的龟壳所制,能发出宫商角徵羽五种音调,根据不同的音律组合,快慢节奏,呈现万千卦象,每一个人的命理不同非老朽不能解其中奥妙,依刚才你所掷卦象看来,你前半生坎坷艰辛,子嗣单薄,福禄无缘,唯有寿元旺盛,因而长寿对你来说反非福份,如今到了耳顺之年,历尽劫波,换得时来运转一线生机,运势从昨晚已经开启,但这是一个关口,处理好了,从此财路开拓,好运连连,若是处理不好,非但福寿难保,只怕还有血光之灾。”

宋老头大喜道:“老神仙算得果然是准,我从昨天晚上就感觉到了,只是没作细想,如今老神仙一说,果然是如此,难怪我押什么中什么,就算掷个极低的点数,也能赢过别人,老神仙快给我仔细算算!”

瞎子说:“运势这种东西,瞬息万变,正所谓否极泰来,乐极生悲,两者之间往往有个转折的契机,抓得住契机,则一帆风顺,否则,一泻千里,兄台虽一时运势强于人,只是这运势尚未稳固,若不乘胜追击,一旦契机过去了,这辈子怕是再难有这时运了。”

宋老头一惊,急忙说:“还望老神仙指点迷津,若是能让我保住这运势,定少不了老神仙好处。”

瞎子不答,从身旁抽出一棵占卜用的筮草,递到宋老头面前,“将这根筮草撕成三份,选其中一份给我。”

宋老头依言将筮草撕成三根,选了其中一根递给瞎子,瞎子将筮草放在鼻子边嗅了嗅,又用舌尖舔了一下,沉默了半晌,似有为难处,说:“这卦象老夫倒是第一次遇到。”

宋老头脸色一紧:“老神仙可是算出什么来了?”

“让我摸下你的骨。”

宋老头探过脸去,让瞎子在他脸上来回摸了一遍,瞎子边摸边叹道:“难啊,难!”

宋老头已经被他弄得提心吊胆,急忙问:“老神仙请有话直说,是否需要购买一些符咒,如能消灾保福,维持运势,再多银子也不是问题。”

“哼,老朽岂是那些个江湖骗子,骗人钱财,老朽替人算卦,只讲究机缘,若是没有机缘,就算千两黄金,也未必能得老朽一言半句,但若是你我有缘,送上一两句也只是举手之劳,何须用钱财。”

宋老头忙说:“老神仙是世外高人,是我过于俗套了,还请老神仙赠我几句。”

老瞎子捋须说:“人的命运岂会因一张符咒而轻易改变,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只有你自己和你所做的选择,你的命格奇特,是福非福,是祸非祸,福祸无常,全在你一念之间,你今天的果,都是你选择的因,今天你既然遇上了老朽,缘分匪浅,老朽拼损耗修为,送你几句话。”

宋老头见这老瞎子谈吐不凡,不是一般江湖算卦的可比,已经完全信服,急忙说:“老神仙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