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山寨机中的战斗机

在研发部员工的眼中,甄命苦肯定是金大发哪个情人小蜜的亲戚什么的,没真材实料的空降兵。

只是,在甄命苦带领两个部门进行研发工作的这三个月时间了,先不论甄命苦胜不胜任这个设计部主任,单单就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研发部车间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翻看厚厚一叠市场调查报告的这股狠劲,他们就自叹不如。

干活能把命搭进去的人,他们不是没遇见过,那样的人通常是老板,给自己干活,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可为别人打工这么卖命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撇开工作能力不说,甄命苦这做事拼命的形象,倒是深入人心。

设计是一种高尚而且高深的职业,需要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才能将好的创意付诸实践,但山寨手机设计跟其他产品设计不太一样,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因为所有手机功能都被列成了清单,设计人员的任务,就是了解具体的某一个使用人群的需求,从众多功能中选取出符合这些人使用习惯的组合,再让芯片制造商生产相应的集成芯片,然后进行流水线封装生产就行了。

要说有技术含量的地方,那就是在开发样机的时候,需要手工装配一台样机出来,测试性能,合格之后,才进行流水线的批量生产。

芯片是现成的,系统是裁剪的,程序是盗版的,人工是廉价的,设计是抄袭的,这就是山寨手机独一无二的优势。

也因为如此,研发部门的人一向看不起设计部的人员,特别是那些设计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手机外型,外加打火机跟手电筒功能的这种烂设计人员,他们发自内心地鄙视和无视。

若不是为了还算丰厚的薪金,他们才不会屈就在这样一个靠抄袭生存的行当里,埋没了自己的才能。

当研发部门的人听说是由一个只有初中毕业文凭的新手来主导这次最新款手机的设计,很多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来参加的。

三个月下来,他们渐渐地改变了原来的一些想法。

他们发现,甄命苦虽然没什么学历,又年纪轻轻,但因为很早就出来参加工作,工作经验比他们丰富得多,再加上是从流水线生产出身,比他们更加熟悉生产工艺和流程,他们懂的他都懂,他们极度缺乏的动手能力,甄命苦更是比他们强上不知多少倍。

更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一个初中毕业生竟然还懂编程,而且还懂开源智能系统的架构剪裁。

每天下班前,甄命苦都会把他们召集到一起,将他的最新设想画成简单明了的流程树,给他们解释一遍,每天都加入新的想法,去除一些冗余或者错误的部分,然后将程序的细节编写工作交待给部门每一个编程人员手中,分工明确,没有一个人是多余的,也没有人能偷懒。

让他们更为惊讶的是,甄命苦的讲解简明扼要,虽然他也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他的每一个问题都直中研发中容易遇到的难点要点,只有他们这些做了多年研发的人才能够理解,甄命苦并不是在不懂装懂,他的每一句话,没有一句是无的放矢,装模作样的废话,让他们这些研发部的人生出一种这货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一个人就能抵得上以前整个设计部门的错觉。

让他们不敢再敷衍这个年轻设计部主任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每次开工作简报会的时候,金大发都会准时地出现在一旁旁听,虽然一句话不说,却像悬在研发部人员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都会出鞘斩人的感觉,让他们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

金发手机厂的员工谁不知道金大发的口头禅除了“老子就是暴发户!”之外,还有一句“我给你三个月的工资,马上给我卷铺盖走人!”

在甄命苦当设计部主任的短短的三个月里,金大发开除了十几个研发人员,而这些人,全都是一些混吃混喝,没有任何真材实料的。

魔鬼训练式的研发设计持续了将近三个个多月,在两个部门加班加点,全力以赴,通力合作下,一款市面上从未出现过的新型山寨手机渐渐有了雏形。

……

今天是进行装配测试的日子。

各种所需的元配件和芯片,都摆放在工作台上,微型电烙铁,示波器,程序烧录机都准备就绪。

所有研发部和设计部的人员都到场了。

金大发倾金山倒肉海般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他们面前,环视了围坐在周围,疲惫不堪,却依然强撑着,一脸兴奋的设计人员,胖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

“各位,辛苦了,你们都知道,我金大发是个赏罚分明的人,这次研发新产品,我已经全权交给了甄命苦,我金大发一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可以告诉大家,这次的项目我投入了厂里将近一半的资金,单单一块手机核心芯片订制,就投入了近三千万,所以这一次的产品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失败,不用我通知你们,自己卷铺盖走人,但是如果成功,我保证让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开上好车,住上洋房!”

掌声热烈地响起。

“下面,就请这款手机的主要设计人员,甄命苦给大家说几句话。”

“金总,你直接宣布开始组装测试不就完了?再说,也不一定成功。”甄命苦在人群里小声嘀咕。

“我踢死你个乌鸦嘴,让你说就说,说几句话你都不会,你以后怎么上大场面?”

甄命苦推辞不过,很无奈地站出来,咳了咳,几十个人大眼瞪小眼地望着他好一会,他才回过头望着金大发,一脸茫然:“金总,你让我说什么好?”

台下的人纷纷笑了起来。

金大发今天心情也似乎格外地好,哈哈笑着:“你小子少给我在这装熊,你是开发人员,当然是跟其他人介绍一下产品总体设计思路了。”

甄命苦回过头看了一眼面前这几十个曾经或多或少参加过研发的员工。

这些一起参与研发的员工脸上挂着兴奋和期待的笑容,这三个月以来的辛苦,这些人都深有体会,最后的几天里,包括研发部门的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过研发车间,通宵达旦,为成就这一台有史以来功能最强大,性能最出众的山寨手机,群策群力,贡献自己所有的激情,这种经历,没有经历过团队合作的人,是体会不到这种成就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