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误会冰释

他擦了擦眼睛,没错,确实是那豆腐西施张氏,俏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

自从上次强吻了她之后,她再没有看过他一眼,形同陌路。

她竟然来敲他的门,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让他有些受宠若惊,问:“有事吗?”

张氏飞快地看了他嘴唇上被她咬破的伤口一眼,一言不发,将手里的几块豆腐饼给他递了过去。

甄命苦急忙接过,张氏一言不发地转过身,牵着小毛驴往她的出处走去。

甄命苦有些发愣,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豆腐饼,这是几块用豆腐渣做成的发酵豆饼,闻起来有些像臭豆腐。

这种豆腐饼虽然闻起来不怎么样,吃起来却非常香,是他每次去喝豆浆必点的一样小吃。

看着张氏远去的背影,他突然转身跑回屋里,从屋里拿了一个小竹篮,追上张氏,将篮子递了过去。

张氏一脸不解地望着他,他笑着说:“这是我特别制作的糕点,本想送给你尝尝,可你一直不搭理我,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

张氏低头看了竹篮里金黄色的葡式蛋挞一眼,伸手接了过去,小声说:“谢谢。”

“不客气,对了,我以后还能到你豆腐摊喝豆浆吗?”

张氏轻轻点了点头,牵着小毛驴进了她家的院子里。

甄命苦转身回到家里,关上院子的大门,背靠着大门,看着手中他最喜欢吃的豆腐饼,自言自语道:“怎么突然又肯搭理我了?”

……

炼制合金的期限眼看一天天逼近,合金却连个影都没有,甄命苦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大部分时间都在捣鼓一些旁人看不懂的图纸,烧制玻璃器皿。

肥龙每天按照他的要求,把一些矿石材料送到铁匠铺,什么耐火材料,催化剂,焦炭,浓酸一类的,有些东西肥龙连听都没听过,甄命苦也费事跟他解释,每次肥龙问起找这些材料有什么用,他只是说试验试验。

每天从铁匠铺收工后,甄命苦就去张氏的豆腐摊上喝上一碗豆浆,然后在河堤上睡上一会觉,等张氏收摊的时候,默默跟在她身后,一直送她回去。

张氏也不再去那家五粮王买黄豆了,每隔几天,就会有人偷偷把一袋黄豆放在她的院子门口。

她也会隔天把买黄豆的钱放在门口,有时虽然会少一些,但总会在事后补齐,有拖无欠。

这天晚上,甄命苦刚把一袋黄豆放在张氏住处的院子门口,一个体型硕大的身影从巷子远处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神色焦急地喊:“甄哥,孙郎中让你快过去一趟!”

等他跑到跟前,甄命苦才问:“怎么了?”

肥龙满头大汗,气喘如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月儿妹妹出了什么事,孙郎中急坏了,让你赶紧过去看看!”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时左右,天已经黑了下来,城南到城北起码有十几公里的路程,夜路难行,街上的驿站也早已经关门,想租辆马车已不可能。

甄命苦回过头,看了张氏住处的院子大门一眼,

他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从里面传来张氏好听的声音:“是谁?”

“是我。”

张氏隔着门问:“有什么事吗?”

“不好意思,老板娘,能不能借你的驴车一用,我有点急事,要去城北一趟,需要带些东西过去。”

门打开了,张氏一脸疑惑地看着甄命苦,当她发现甄命苦身边还站着一个体型硕大的胖子时,神色一慌。

甄命苦急忙说:“你不用怕,这是我朋友肥龙,车子我明天早上一定还给你,这里是一两银子,就算是我给你的租金吧。”

他说着,从怀里摸了一两银子出来,递到她面前。

张氏有些犹豫,回头看了她身后的房子一眼,这个时候,宋老头的房间里还是一片漆黑。

甄命苦见状,又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说:“如果你公公问起来,你就说把驴车租出去了,把银子给他,他不会责怪你的。”

张氏闻言,脸上红了一红,像是被人窥破了心事般,低头说:“不要你银子。”

说着,转身走到院子的驴车旁,解了缰绳,把车缓缓牵了出来,把缰绳交到甄命苦手中,小声说:“明天早上卯时我要去开档。”

“你放心,我今天晚上就给你送回来……肥龙,赶紧走了。”甄命苦谢过了她,牵着驴车就要走,肥龙用手碰了碰他,问:“甄哥,你会赶驴车吗?”

“啊?”甄命苦一愣,“赶驴车还要技巧?”

肥龙哭丧着脸:“你没赶过驴车啊,这夜路难走,驴子又犟,你不知道它的脾性,就算不把你搁在半路,估计等到了城北,天都亮了。”

甄命苦再次回过头,朝正在关上院子大门的张氏望去……

……

小驴车以每小时十公里的急速朝城北方向赶去,对于小驴车来说,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

车上载着十几样玻璃制品,玻璃制品里装着透明液体,张氏坐在车上赶着车,驴车的后头,甄命苦坐在车后。

肥龙因为体重超标,小毛驴负荷不起,甄命苦让他留在了城里。

晚上的洛阳街道没什么人,过了宵禁的时间,车子就不能再通过,他们必须在子时以前出城,否则就再也出不去了。

路上不时有城巡骑兵将他们拦下,查问一番,看到车上那些稀奇古怪的玻璃制品,都要让他们停下来,仔细询问,若不是甄命苦一一用银子打点,车子早已被拦截下来。

好不容易出了城,城北外的山路崎岖,驴车难行,张氏也下了车,在前面牵小黑驴慢慢地走,甄命苦则在后面出力推。

一个多小时后,小驴车停在了孙郎中的草庐门外。

这时甄命苦已经是一身汗。

张氏回过头看了甄命苦一眼,说:“你把东西搬下来吧,我要回去了。”

甄命苦急忙说:“谢谢你了,不过你一个人回去我不太放心,要不你先进屋里喝口茶,等我一会,我把东西放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没什么紧要事,一会就跟你一起回去,你看怎么样?”

张氏抬头看了看天,只见天上乌云遮住了月光,来时的路一片漆黑,山谷中还隐约传来野狼的嗥叫。

来时因为知道有甄命苦在身后一直跟着,甄命苦还不时地跟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让她不至于想别的,如今让她一个人摸黑回去,她还真没这个胆量。

她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那你要快一点,过了子时就不能进城了。”

这时,听见门外驴车声音的孙郎中打开了院子大门,从里面走出来,身后跟着双眼通红的环儿,显然是刚大哭过一场。

甄命苦等人迎了上去,甄命苦向孙郎中稍作介绍了一下张氏,孙郎中向三人感谢了一番,便急急忙忙地领着几个人走进了屋里。